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十四章 謠言止於智者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十四章 謠言止於智者


調解的事兒定在第二天一早。


方妍早早地就去了,還給委員會遞交了材料,材料清清楚楚地寫了事情的經過,以及自己的訴求。


這得虧前世生意上的官司打多了,有經驗了,所以她知道正常流程要怎麽走。


調解的大堂裏有一張破舊的大長桌,也不知道從哪兒收來的二手貨,但圓桌周圍的椅子坐個三十個人沒問題。


調解委員會上的委員們都到齊了,阿爸方國棟和阿爺方長德也都來了,以及方妍請來見證的那些村民們和王允澤一家人也都到了現場。


不一會兒,何月鳳也畏畏縮縮地進了大堂,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著。她一進來,所有人都盯著她。


有人還竊竊私語:“這何月鳳啥時候回來的啊?”


“前兩天就回來了, 一回來天天窩在屋裏沒怎麽出門,所以你不知道。”


“進了城就是不一樣啊,打扮得洋氣啊。也不知道她瞧不瞧得上我二哥家大的那兒子,兩人還挺般配的。”


“我看得了吧,聽說人家在城裏有個有錢的男朋友,能瞧得上你二哥家大兒子嗎?”


“哎……”


大堂裏有人在竊竊私語,有人在打瞌睡。方國棟第一次上調解會,還是因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兒,坐在位置上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方妍身邊有一個空位,是專門給李文珍大嬸留著的,隻是這個位置遲遲空著。


“那李文珍啥時候到啊?我還等著回家挖紅薯呢,該不會咱在這兒等一早上,她都不來吧?”有人忍不住問。


方妍悠悠地從自己身後拿出一大疊紙,上麵全是昨晚自己做的大字報:“反正我放過話了,她要是不肯來,我就把她做的那些事兒做成大字報貼咱村的宣傳欄上。現在都快中午了, 她再不來,我隻好履行我的諾言了。”


“你等一下!我媽她會來!”何月鳳一看,直接急眼兒了,趕緊站起來製止方妍。


所有人都看向何月鳳。


“她到底什麽時候來呢?不過就是個調解嘛,要是她沒冤枉方妍,有什麽好怕的啊?”好多人已經不耐煩了。


“我媽說了,她會來。”何月鳳畏畏縮縮地看了方妍一眼,留下一句話,又急忙坐下了。


這個時候,大堂門推開了,李大嬸從外麵進來,訕笑著說:“我這不是來了嘛?家裏農活多,都我一個人幹,不像你們那麽清閑。”


“誰家農活不多啊?要不是因為你到處亂說別人閑話,我們今天也不會被請到這兒來,你這個當事人還不慌不忙的!”


一看大家對她怨言頗深,李大嬸也不敢說話了,趕緊找了位置坐下。瞧著所有的位置都沒了,隻有方妍旁邊有一個空位,她又不情不願地坐過去。


“好了,所有人都到齊了,我們今天的調解開始了哈。”調解委員會的委員長發言,大堂裏安靜下來。


委員長把把方妍遞交的材料讀了一遍,然後總結:“總的來說,就是方妍說前兩天夜裏,她一個人從衛生院回家,正好碰見王允澤,王允澤見夜深了,就順路送了她一截。結果李文珍看見了,第二天到處傳言方妍和王允澤晚上不清不楚,甚至還傳出方妍已經懷了王允澤孩子這種荒唐的話,嚴重損害了方妍的名聲。方妍要求李文珍書麵道歉,並且賠償損失。”


“李文珍,你有什麽想說的嗎?”委員長麵色嚴肅地看向李文珍。


“賠償損失?我又沒欠她家的錢,為什麽要賠償她損失?”李文珍一聽要賠錢,臉色立馬黑了下來。


在場的其他村民也一臉懵,紛紛竊竊私語:“咋還需要賠錢呢?”


委員長耐心解釋:“並不是隻要欠錢才需要賠錢的哈,我給大家說明一下,平時你打到別人,要賠償醫藥費。如果你做了傷害他人人身權益的事兒,導致別人精神上遭受痛苦,也是要賠償精神損失的。”


“胡扯!我什麽時候說過她懷了王允澤的種?可別誣陷我!”李文珍不肯承認。


“不是你說的是誰說的?你咋還不認了你?”大堂裏紅琴嬸一聽,就不依了,“昨兒早上你遇著我的時候,你並不是這麽給我說的嗎?”


“是啊是啊,昨天你也是這麽給我說的。”其他人跟著附和。


大家都說聽見李文珍這麽說了,李文珍隻能瞪著眼睛說:“我當時說的是可能懷了王允澤的種,我可沒說一定,你們非要信我有什麽辦法?”


“你這人咋還誤導人呢?”紅琴嬸生氣地說。


大堂裏開始吵起來。


委員長趕緊拍了拍桌子,讓現場安靜下來:“好了好了,別吵了!李文珍,即便你沒有說一定有這回事,可是您自己都不確定的事兒,拿出去給外人說,那不是傳謠嗎?”


李文珍見自個兒不占理,左右看了看,大家都不相信她,又說,“我說說又怎麽了?方妍大晚上和王允澤不清不楚勾勾搭搭,懷上孩子是很有可能的嘛,還不能讓人說了!”


“到處說人閑話,你還有理了你!”方長德氣得不輕,站起來要打人的架勢。


方妍趕緊拉住他:“阿爺,你別氣,咱不是有委員會在調解嘛?”


說完,她又心平氣和地站起來,說:“李大嬸,你說那天夜裏你看見我和王允澤勾勾搭搭不清不楚,今兒個王允澤一家人也在場,你倒說說我們倆幹什麽了?”


李文珍大嬸翻了個白眼:“一男一女大半夜的在外麵,還能幹什麽?”


“我們還真不知道我們倆幹了什麽,你可說說,到底幹了什麽?”方妍緊緊逼問,不存在的事兒,她倒要看看李文珍能編出什麽花樣兒來。


畢竟自己不占理,這麽多人看著李文珍,她一時氣勢有些弱,想了想,她說:“夜裏太黑,我沒看清楚,但我看你倆挨得近的很呢,誰知道你們在幹什麽。”


紅琴嬸一聽,又不樂意了,指著她問:“你那天可不是這麽跟我們說的,你說你親眼看見他倆光著膀子抱在一起,咋現在又成沒看清楚了?”


這話一出,方妍臉立刻紅了,趕緊轉頭看向王允澤,發現對方也因為羞惱地抬頭看天花板。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