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三十三章 再會王慧蘭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再會王慧蘭


白雨到時候應該快生了,確實不好亂動。


方妍應下,和王允澤一起整理,這時候樓下傳來一陣喧嘩聲,兩個人對視一眼,知道今天的正主來了。


她和王允澤下樓,首先看見的人讓她直接愣住,竟然是王慧蘭。


王慧蘭自從和方國棟離婚以後,就再也沒有回到過這個家,這時候正上下打量著周圍。


方妍暑假回來的時候也是這樣,這短短一年時間,家裏很多地方都變了,尤其是王慧蘭離開以後,家裏不再像過去那樣日子就算賺再多錢日子也過的緊巴巴的,方平還給家裏弄回來一台收音機。


王慧蘭準確的把手伸到收音機上麵去,方妍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想幹嘛,上前一步,直接攔在前麵。


“媽,你怎麽回來了?”方妍問道,幾不可查的把王慧蘭的手拍了一下。


王慧蘭縮回手,上上下下看著方妍。


方妍的氣色比以前更好了,在上海讀大學的日子雖然忙碌,但也讓她從內到外的氣質什麽的全部都變了。


“又長漂亮了,和王允澤在一起了?”王慧蘭看了一眼方妍身後跟著下樓的王允澤,微微一笑。


村長正坐在一邊沒說話,王慧蘭雖然和方國棟離婚,但也是家裏人,方家內部的事,他不好插嘴。


王允澤也後退一步,方妍不叫他的話,他也不插嘴,沒必要讓方妍為難。


當然對於兩個人的關係,他早就不存在不承認這一說,可就是因為承認,所以才更要注意照顧到方妍的情緒。


王慧蘭看著方妍的同時,方妍也正靜靜的看著王慧蘭。


上輩子王慧蘭遠嫁以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她,聽說她嫁的不太好,日子過的也就那樣,但是這次顯然情況要好很多,看看王慧蘭的打扮就知道了。


白雨暑假的時候提起來過,王慧蘭好像是嫁給了一個山西的煤老板,但是是悄悄嫁的那一種,所以就算是王義倫和屠彩蘭都不知道。


悄悄嫁?那就很有可能是二奶。


方妍皺著眉頭,也就隻有可能是做二奶,王義倫和屠彩蘭才會放過這個女兒,要不然知道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一個煤老板,早就纏上去了。


方妍算是已經摸出來王家的脾氣,要麵子,也要錢,當然最重要的是兒子。


隻要這三點條件符合,他什麽事都會做。


這一次王慧蘭之所以會回來,大概就是因為最重要的兒子要沒命了,但是這種情況下,王慧蘭就算回來了也不應該來這裏,應該想辦法上訴才對?


方妍這麽一想,氣勢上首先弱下來,她想先搞清楚王慧蘭回來的原因。


“我記得上次你問我那幾樣東西是哪裏來的?”王慧蘭倒是也不遲疑,直接就開口。


方妍想起當時的衣服和金飾,就是那些東西讓王傑和陳放的事情暴露的。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了。”


王慧蘭卻不同意,忽然上前一步抓住方妍的手:“當時我什麽都沒說,因為我還想給你們方家留點麵子,但是我當時就後悔,我要是那時候就一口咬定,這些東西是方平的,你說方平現在會怎麽樣?”


方妍一時間愣住,沒注意到王慧蘭抓著她的手腕,王允澤原本在後麵,見狀上前一步,直接把兩個人拉開。


“有話說話,不要動手動腳!”王允澤說。


王慧蘭輕笑,她的嘴上塗著最時興的大紅色的口紅,身上是旗袍,將她的身材展現的玲瓏盡致。


其實單從身材上來看,怎麽都不能把王慧蘭和生過四個孩子的婦女聯係在一起,但是也正常,畢竟她這些年來,幾乎從來不用做家務。


王慧蘭連個眼神都不願意給王允澤,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村長,村長直接就不敢動,不知道這裏麵是要發生什麽。


方妍摸了摸自己被掐疼的手腕,將王允澤往後推了一步,到現在她要是還沒反應過來就是她傻。


“你想把方平拉下水?那可是你兒子!”


王慧蘭以前說好聽是重男輕女,認為方妍和方梅是賠錢貨,但是反過來看,她其實對兩個兒子也沒有好臉色。


可現在不僅僅是沒有好臉色,王慧蘭甚至直接威脅她,說要把方平拖下水!


“是我兒子又怎麽樣,又不跟我姓王!反正我話放在這裏,要是我弟弟王傑有什麽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讓你們方家好過。他現在還有上訴機會,要是上訴不成功,我就讓他改口供,說這件事方平也有參與!”


方妍氣的渾身發抖,世界上怎麽會有這樣的母親,為了自己的弟弟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


“我……”方妍說不出話,穩定了一下情緒才往下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麽世界上會有你這樣做娘的人,這件事上訴能不能成功,我怎麽可以確定?你當我是誰?我是神?”


王慧蘭冷哼一聲:“你不是神,但是我知道你和上次來審查的那個沈磊的妹妹是好朋友,你讓她去和她哥哥說,就說讓她在上麵說說好話,上訴成功發回再審。”


她認識沈磊的妹妹?方妍想不起來怎麽一回事。


王慧蘭又說:“你少裝蒜了,你會不知道?她妹妹進的你們大學,還是你接的人。”


她接的人,方妍一想,忽然反應過來,沈磊,沈晨,是這麽回事。


可是,就算她認識沈晨,她也不會去找沈晨幫這個忙,不說兩個人關係還不熟,就說這件事能不能上訴,又或者說上訴能不能被接受,本身就有自己的製度。


“沈磊隻不過是個審查員,他能做主?你不信你問問村長,當初沈磊是怎麽說自己的。”


被點名的村長急忙站出來點頭說:“是這樣,沈磊說他隻是一個調查記錄員,數據記錄好以後往上反饋,具體怎麽樣還是上麵說的算。”


王慧蘭冷笑:“我差點還信了你們兩個,我就和你們說,這個事情我是查清楚才來的,沈磊來之前,事情本身有回轉的餘地,就是沈磊在報告裏麵把事情往嚴重了寫,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