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零九章 說服江春秀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零九章 說服江春秀


還有一點就是方鬆讀書跟不上去,時間短還好一點,長了以後江春秀難免說是王允澤的不好。


方妍不希望王允澤因為她而受委屈。


於是在大學最後一場考試結束的第二天,在所有人都高興的出去逛街,順帶準備回家的時候,方妍也主動帶著方鬆去兒童公園。


當然不是就他們兩個人去,所有人都去了,江春秀自然也跟著去了。


想來她也是可憐,在上海呆了近半年時間,這卻是第一次出大學校門,畢竟她人生地不熟不敢亂走不說,也沒有時間。


方妍看著見到哪都很新奇的江春秀,很好奇她是怎麽做到一個人摸來了上海找到了他們學校的,這完全是她沒有料到的事情。


“當時有人幫我的,路上好心人多!”江春秀說道,理由很牽強,方妍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去省城談菌子生意的時候都找不到路,江春秀能靠問路就找來他們學校。


“你問這個幹什麽?反正我來了就行了,你管我那麽多。”


方妍不置可否,她隻是好奇,反正麵前的人是貨真價實的江春秀,這就行了。


方鬆正纏著方展鵬陪他玩,他對問王允澤實在是有些怕,相對來說方展鵬的親和力高很多。


方妍看了一圈,沒看到王允澤,不知道他去了哪。


那次孫柔佳提醒她的事情以後,她確實發現了很多王允澤的不對的地方,但是她也看到了王允澤對她是真心的,這就行了。


兩個人在一起總是多少會有點秘密,這很正常,沒有秘密的兩個人根本沒辦法完全在一起。


就好比她方妍,此生不論到什麽時候,都不會把自己重生的事情說出去。


上輩子她不信佛,不信教,不信因果不信輪回,但是現在不一樣,現在至少她信了因果報應,至少她相信自己付出就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就如她對王允澤,她相信王允澤一定不會辜負她的。


許靚和王薔直接在前麵的草地上鋪好了墊子,招呼著他們走過去。


方妍收回思緒,想起今天出行的主題。


方國棟沒有來,這是方妍的意思,當然方國棟也沒有空,學生放假在即,大四的學生正好在畢業的點上,天天都在垃圾街吃飯聚會,方國棟忙到腳不沾地。


“二嬸,你工作還適應嗎?”


江春秀挑了挑眉。


“累,我說方妍,你們什麽時候讓我去幫忙?我打個下手還是可以的。”


方妍緩緩搖頭:“我們現在一個禮拜就忙一次,那一次的事情你又做不來,所以暫時真沒法讓你來幫忙。”


方妍他們的周刊還是出了名,當然瞞不過一直虎視眈眈的江春秀。


江春秀雖然不知道方妍是怎麽做到的,但是看著方妍風光的樣子就是蠢蠢欲動。


“我可以收錢啊,我幫你收錢,你記賬就行。”


方妍笑了:“這周刊是王允澤的主意,錢和帳是最重要的是,我可做不了主。”


江春秀漲紅著臉:“那……”她想說自己去和王允澤說,又想到了方鬆現在在王允澤手上呢,王允澤倒是未必會直接推卸,但要是胡亂教方鬆怎麽辦?


“那方梅那呢?方梅那不是也有開什麽蛋糕店嗎?我幫忙打下手不行?”


方妍又是緩緩搖頭:“那不行,那儀器我們買來的時候花了五千多塊,不能隨便碰,要是碰壞了賠不起。”


江春秀掙紮:“我不碰,我就負責和麵。”


方妍又說:“那麵粉十塊錢一袋,全進口的,要是麵沒和好浪費了,賠不起。”


反正她就是一句話,手上沒有江春秀能做的活。


江春秀被堵得結結實實,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方妍笑,她知道江春秀有自己的顧慮,她不過怕兩件事情,一件就是方鬆,一件就是方國邦。


“期末考試,方鬆好像進步不大,我看他每天都不是很高興,說是沒人願意和他玩。”


其實已經好很多了,方鬆因為被王允澤拉著每天又是跑又是跳已經瘦下來一點,雖然和同齡人比還是偏胖。


“哼,那還不是欺負他不是本地人,都是狗眼看人低的家夥!”


江春秀感同身受,她被惡心的才叫不少,相比來說方鬆在幼兒園受到的委屈小很多,畢竟方鬆的體形擺在這裏。


但是方妍不會說破:“所以說二嬸你和方鬆還是回去吧,我給那邊學校去過電話了,說是鬆兒要是現在回去,隻要考試過關了,那就不用留級可以繼續讀。”


江春秀剛想說不行,方妍先開口堵住他的嘴。


“鬆兒可是在上海讀過書的人,回去了誰敢小看他?肯定能跟上的,到時候弄不好就是讀書最好的,一定會給二嬸爭氣的。”


江春秀抿嘴,她也是受夠了這邊的日子,就是覺得回去一來麵子上過不去,二來擔心回去方鬆還是得留級,結果被方妍這麽兩句話一說,顧慮倒是沒了一些。


王允澤這時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接過話往下說。


“二嬸,方鬆在這邊,就算我在努力他也是最後一名,還不如回去做第一名呢!”


最後一名多難聽,回去以後全班第一,說出去多榮耀。


這一句話正中江春秀的嚇壞,她不說話也不動作,方妍卻是知道她聽進去了。


江春秀這個人,抓住了軟肋,還是有辦法的。


二叔方國邦要是知道了方鬆在這邊還是倒數第一名,他才不管是因為什麽原因,直接會認為是江春秀的錯。


王允澤把方鬆叫過來,算是解救方展鵬於水火之中。


“鬆兒,你願意回去讀書,還是繼續留在上海?”


方鬆想了想每天放學以後那痛苦的經曆,每天不是打球就是跑步,要不然就是單杠雙杠一大堆,痛苦到他甚至開始懷念上課的時候,不禁打了個哆嗦。


“回去啊!在這呆著有什麽好!還是老家的學校好!”


至少回去以後隻有他揍人的份沒人欺負他的份,還有一點,沒有王允澤。


江春秀心裏最後的抵抗不見了,就此她定下了回老家讀書的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