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一百二十六章 提前轉係成功!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一百二十六章 提前轉係成功!


方妍被這稱呼驚了一下,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學霸,她隻是比別人更努力一點而已。


“陶助教,你別那麽說,我受不起。”陶助教三個字,直接將拉遠了兩個人的關係。


像他們這樣的,如果師生關係融洽,會直接叫老師。


陶玉平楞了一下,苦笑著搖了搖頭,一邊領著方妍往前,一邊說:“我盯著你一個學期了,所以自問對你很熟悉,如果給你造成困擾,我很抱歉。”


方妍瞬間渾身冰涼,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但是她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陶玉平又繼續往下說。


“別誤會,是係裏讓我觀察你的,畢竟你要轉係,係裏就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合適。”


方妍身上已經起了一半的雞皮疙瘩緩緩消失,方妍心放下來一點,在陶玉平的邀請下在沙發上坐下來。


陶玉平去屋內推出來一個輪椅,上麵坐著的是於頤鳴於老。


於老的腿腳不是很方便,所以日常坐輪椅,但是上課的時候,他卻喜歡站著上,用他的話說,更有激情。


方妍連忙站起來朝著於老鞠躬行禮,於老抬手讓她不要客氣:“小方啊,我聽說了你的事,你很聰明啊!”


方妍汗顏。


“我給你出了一套試卷,你現在做,當著我的麵做做看,怎麽樣?”


方妍盯著於老看,於老笑嗬嗬的又說:“我明年就要退居二線了,決定退居二線之前做好事,把你的轉係手續給辦了,所以讓你比別人早一點參加考試。”


方妍驚訝不已,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原本說她的轉係申請是在大一結束的時候才會考慮,現在……現在才一個學期!


她立馬站起來,對著於老一鞠躬,於老擺擺手,讓陶玉平把試卷拿出來。


陶玉平允諾,將原本放在茶幾下麵,有一張白紙覆蓋的試卷抽出來,又給了方妍一支筆,讓她去到餐桌上寫。


方妍謝過,做好提筆,做了一個深呼吸一口,迅速的投入到考試的熱情中去。


陶玉平手裏拿著計時器,見狀摁了一下。


試卷是完全手工的,字體剛勁有力,顯然寫字的人年紀不大,又或者正當壯年,所以每一個字都可以入木三分。


方妍推斷是套陶玉平寫的,然後又讓於老看過。


她集中精神,拋棄所有雜念,全神貫注的投入到的答題中去。


兩個小時以後,方妍放下筆的同時,嘴裏念念有詞。


陶玉平拿過試卷,掃了一眼方妍,嘴角輕抿,點了點頭,將試卷遞給於老。


於老早幾年前就已經不自己看試卷了,今天竟然親自批改方妍的試卷,讓她受寵若驚。


“嗯,答得不錯,作為一個沒有底子,也沒有係統學習的人來說,這個試卷已經答得很不錯了!”


方妍吊在半空中的心往下落了一半,隨後又掛在那裏。


“不過小問題還是很多,有些地方概念模糊不清,回頭讓於平好好的給你講解一下。”


方妍還在等最關鍵的那句話。


“明天我會把我的意見反饋給係裏,隻要係裏沒有別的意見,我想下個學校你就可以轉係到法學來了!”


方妍興奮的差點跳起來,她等了那麽久的說法終於有了,這讓她非常高興!


“謝謝,謝謝於老,謝謝陶助教!謝謝!”


於老笑嗬嗬的,對著陶玉平擺手,陶玉平點頭,先推著於老回了房間,隨後出來對著方妍擺手。


“走吧,我送你出門。”


方妍連忙應下,因為得到了好消息,她對待陶玉平的態度也不由得好了很多,而陶玉平顯然有話要和她說,不但送她出了門,順帶送她下了樓。


“你為什麽想要轉學來法學係,其實像你這樣的人才,不管讀什麽係都可以,法學反而是相對比較差的選擇。”


方妍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原來是這樣,我說這是為什麽,畢竟這條路太難走,不會是你最好的選擇。”


陶玉平說到這裏。忽然轉而用俄語和方妍交談,方妍楞了一下,也瞬間跟著切換成俄語模式。


好在她平時和方展鵬試過這樣一秒鍾切換的遊戲,而陶玉平問的也不是什麽刁鑽的問題,方妍磕磕碰碰能夠答出來。


“很好!”最後陶玉平忽然又切回中文說道,“俄語說的也不錯,於老果然沒看錯,你不管學哪一門都可以有自己的發展,學法學反而可惜了。”


方妍笑笑不接話,對著陶玉平告辭,陶玉平對她點頭示意,沒想到這時候,不遠處走過來一個女人,她的高跟鞋就那麽踩在路上,踩出清脆的聲音,方妍下意識的提高警惕,發現是柯恩淑。


柯恩淑雖然也是教授,但是她卻不住在這一幢,反而住在另外一片教授樓中——和她的父母一起。


方妍連忙對著柯恩淑打招呼,柯恩淑看著她沒有說話,眼底閃過一絲白光。


方妍被看的尷尬,就差落荒而逃,邊走邊對自己的表現很好奇,不懂自己到底這是跑什麽。


回到寢室許靚已經等她等到百無聊賴,看見她終於回來,拉著她就往外走。


今天是結算的日子。


“你再不來我就要去找人了,怎麽那麽久啊!”許靚嘟囔著嘴說道。


方妍也沒想到會要那麽久,她怎麽都猜不到自己竟然是被叫去做試卷的啊!


“走吧,趕緊先走,這邊都快來不及了!”許靚一把抓過已經做好的賬本就往外衝。


兩個人趕到約定好的地點,方展鵬已經等的不耐煩,直接找人原地打起了那籃球。


“你們倆要再不來,我就回去了!”方展鵬雖然那麽說,但是笑容卻依舊燦爛,所有的埋怨就在嘴上而已。


“呸,你要敢回去,就不給你發錢!”許靚哼聲說道,示意周圍四散的人員走過來。


今天主要結算的是筆記的錢,因為涉及到學生會的人,所以發錢的時候大家一起。


方妍和方展鵬站在外圍,他們兩個人幾乎後期沒有再參與過這件事,沒有說話的身份。


“你去於老那怎麽樣?是不是有什麽好消息告訴?”


方妍挑眉看過去,方展鵬消息知道的挺快?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