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十二章 評理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十二章 評理


方妍那個悔啊,剛才說話的時候明明沒見著二嬸啊,怎麽一番話就被她聽了去了?


其實她完全沒有詛咒方鬆的意思,隻是想給自家小弟提個醒,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而且她說的話也是有依據的,上一世二叔二嬸先後過世之後,方鬆沒有生存能力,成天遊手好閑,盡幹些偷雞摸狗的事兒,最後被派出所抓去關起來,還是方誌給他打的官司呢。


正愁著要怎麽向二嬸解釋,讓她消消氣,阿爺方長德和奶奶一並來了,隔老遠的就聽到阿爺中氣十足地說:“要找我評什麽理啊?”


二嬸江春秀立刻先聲奪人,轉頭看向方長德:“鬆兒他阿爺,你來評評理,我家鬆兒不過是吃方誌那小子幾顆糖栗子,方妍這臭丫頭就詛咒我家鬆兒長大要坐牢,哪能這麽惡毒啊?!”


說著說著,還委屈得抽泣起來。


方長德蹙著眉頭走過來,看向方妍:“妍妍,你來說說,怎麽回事?”


方妍歎了一口氣,實打實地說了前因後果,連對方誌講道理的那番話,也沒有隱瞞地說了出來。


“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那麽說話。今兒個是阿爺的壽辰,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就別鬧不愉快了。二嬸您大人有大量,別和我計較了。鬆兒要是喜歡吃糖栗子,下次我進省城多給他帶點兒就是。”


方妍不想在阿爺過生辰的時候和二嬸吵起來,所以一直在服軟。二嬸見她服軟,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一副自己占理的樣子。


然而,方長德卻黑著臉,生氣地說:“我看妍妍說得沒錯,人家不給就硬搶,長大了不是要抓去坐牢是什麽?給我把那臭小子叫來,你家兩口子不好好教,今天我幫你們管教管教!免得以後給我老方家丟人!”


二嬸江春秀一下子愣住了,本來她覺得自己還占理的,怎麽老爺子還護著方妍來了?


“還愣著幹什麽?把那小子給我叫來!”


雖然分家了,但老爺子方長德在家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板著臉一吼,江春秀再委屈也不敢不從。


過了一會兒,方鬆被喊過來了,畏畏縮縮地不敢靠前。方長德一見他就十分生氣,找了一根棍子就準備去打他。


二嬸江春秀一看,立馬急眼了,想去拉方長德卻沒拉住,索性抱著方鬆坐在地上哭:“鬆兒他阿爺,你還講不講理了?她方妍當初沒錢讀書,還是我家老二借的錢,現在她家賺錢了就翻臉不認人了?不過吃了幾顆糖栗子而已,方妍詛咒我家鬆兒長大坐牢,現在你還拿那麽粗的棍子打他,他那麽小怎麽經得住打啊?!”


“你給我起開!你非要護著他,打到大人我可不管!”方長德被氣急了。


這麽大好的日子,方妍實在不想鬧成這樣,趕緊過去勸勸方長德:“阿爺,算了,今天這麽熱鬧的日子,別鬧得不開心。再鬧下去,鄰居們都要看笑話呢。”


勸了一番之後,阿爺方長德的氣消了些,把棍子扔到一邊。可又覺得不能輕易這麽算了,對著方鬆吼道:“你搶的糖栗子呢?拿來還給小誌!搶弟弟的東西,還要不要點兒臉了?”


方妍本想說不用還了,他愛吃就吃去吧,哪個小孩子不貪這點零食?更何況在這貧困的山村裏,家家戶戶的孩子們想吃點糖都不容易,看到好東西自然嘴饞。然而,還沒開口呢,方鬆就說:“那糖栗子已經吃完了,沒了。”


方妍詫異,那麽一大袋子糖栗子,才一會兒的功夫就沒了?怎麽可能?


心裏這麽想,嘴上卻說:“吃完了就算了吧,小孩子之間的事,不值得咱們這麽計較。阿爺,晚上的飯菜都做好了,咱們先去供供祖宗,一會兒準備開飯了。”


說著趕緊示意奶奶把阿爺領進屋去。


阿爺和奶奶進了屋之後,方妍又趕緊去和二嬸賠不是。雖說二嬸江春秀是潑辣了些,但二叔確實在自家有困難的時候幫助過她家,看在二叔的麵子上,隻要二嬸不太過分,方妍都願意好好和她相處。


“二嬸,今天這事兒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你看我這裏也沒什麽好東西,正好今兒個去省城的時候看見一條絲巾好看,特別配您的氣質,就特意買來送您了。您就別和我這個晚輩置氣了,好嗎?”方妍從兜裏拿出一塊新買的絲巾。


其實這塊絲巾方妍是買給自己的,但這份上了,如果能拿來讓家裏安寧些,也未嚐不可。


二嬸江春秀一看這粉粉的絲巾,立刻露出心動的神色,一把搶過去,嘴裏卻佯裝不滿地嚷嚷著:“一塊破絲巾就想收買我,想得美!不過既然是給我的,我就勉強收下了。”


拿過去比劃了幾下,又不知道怎麽用,納悶地問,“這玩意兒怎麽戴啊?”


“來,我教你。”方妍剛伸手過去,準備幫江春秀戴。


江春秀生怕方妍反悔似的,趕緊捂著絲巾:“我不要你幫我,我自個兒會戴。”


方妍笑了笑:“這個其實特別簡單,拿在脖子上係個蝴蝶結就可以了。”說完起身回了屋,跟著家裏人一起去供祖宗去了。


供祖宗的時候要在飯桌上擺滿十二個碗,六個碗裝點白麵饅頭,六個碗裏倒點兒酒。晚輩們還要跪在地上燒紙磕頭,讓老祖宗保佑自己能考上大學,家家戶戶都是這樣。


不過跪了這麽多年,好些家連小學都沒讀完,記憶裏上一世村裏就方妍一個考上大學的。王允澤的成績一直也不差,不知為什麽,上一世卻聽說他高考落榜了,沒考上。


想到這裏,方妍還挺為他惋惜的。


供完祖宗後,就開飯了。二叔和阿爸他們都上桌了,母親王慧蘭更是早早就坐上了桌,就隻剩下二嬸沒來。


“你們先坐著,我去喊二嬸一聲。”方妍就怕二嬸因為之前的事和自己慪氣不願意來,想著親自去喊她來。


誰料,剛走到門口,二嬸就高高興興地牽著方鬆進來了:“不用喊了,我這不是來了嗎?妍妍眼光真好,送我這條絲巾,鄰裏都說好看。”


方妍的視線投過去,看到她那脖子上的絲巾上,還不小心殘留了一顆糖栗子殼兒,瞬間替她覺得尷尬。


方鬆適才還說糖栗子被吃完了,這會卻在二嬸的絲巾上見著殼兒,不會很奇怪麽?


不過這些都不是什麽事兒,重點是母親王慧蘭聽見那絲巾是方妍送給二嬸江春秀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