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十一章 糖栗子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十一章 糖栗子


大哥問起要不要喊那幾個叔伯家,方妍這才反應過來把這事兒給忘了。想了想,還是讓大哥順便喊一聲,他們願意來就來,不願來也不強求。反正她多做點兒飯菜,來了也有吃的。


她倒是希望叔叔們都來,可是一想到那個二嬸江春秀,她就有點頭疼。


方國棟那一輩有四個兄妹,他在家排行老大,底下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三妹。


方妍的三姑前幾年嫁到外省去了,一年也難得回來一次。兩個叔叔哪兒也沒去,在村裏蓋了房子娶了媳婦兒,還都生了孩子。


二叔和幺叔為人勤勤懇懇,待人也和善,幺嬸平時話也不多。唯獨那二嬸斤斤計較,生怕別人占她半分錢的便宜。


尤其方妍上高中後,阿爸方國棟找二叔借了點兒錢,可沒少被二嬸拿話刺兒。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方國棟每次被二嬸指著鼻子明朝暗諷,也隻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吞。


“阿爺和奶奶說他們收拾收拾就過來,二叔和幺叔一家都喊了,幺嬸說晚飯已經做好了,就不來了,二叔一家應該要來吧。”大哥方平去了沒多久便回來了,在灶房門邊探出一個頭進來。


“行吧。”方妍應一聲,又跟著老三方梅忙活去了。


買來的雞一半熬雞湯,另一半被老三方梅炒成辣子雞。


見辣子雞的色澤差不多熟了,方妍湊過去拿起筷子偷偷嚐了一塊,讚不絕口:“三兒,你這廚藝可絕了,以後我有機會開餐館兒,你去給我當主廚。”


“姐,你還想開餐館啊?”方梅眼睛都亮了起來。


從前家裏窮,方梅沒讀什麽書,每天就幹幹農活,本本分分過日子,盼著以後找個老實人嫁了,這一生就這麽算了。但這段時間收菌子賺了不少錢,方梅自然野心也大了,總想跟著方妍再幹點兒什麽大事業。


方妍吧唧了一下嘴巴,放下筷子:“先想想,能賺錢的都想想。”


這幾年先做點小本生意,好好攢點本錢,攢夠本錢她準備去幹一番大事業。


她方妍的人生可不隻是收收菌子而已。


炒好的辣子雞剛一起鍋,張二狗拎著一條魚來了:“方妍,方梅,之前收了你家一壺酒,我阿爸過意不去。這不正巧他去魚塘釣了幾條大魚來嘛?又聽說今天是你阿爺的壽辰,就讓我給你們送一條過來。”


“這哪好意思啊?!二狗哥,您和叔別這麽客氣,以後我們還有好多事得托你們幫忙呢。”方妍趕緊擦了擦手上的油漬,走過去。


“你也別客氣了,一條魚而已,不值幾個錢。”張二狗把手裏的大肥魚往方妍麵前遞了遞。


方妍隻好恭敬不如從命,接下了:“謝謝你了二狗哥,你也幫我和叔說一聲謝謝。”


這條是草魚,方妍拿在手裏掂了掂,起碼有七斤以上。


張二狗離開之後,方妍立刻把魚放在砧板上:“三兒,今晚上人多,咱把這條魚宰了,做個酸湯魚!”


“得嘞!”


老三方梅往火坑裏扔了幾根幹火柴,沒多久又做出一道香噴噴的菜,最後所有的菜全部擺上桌,擺了滿滿的一桌。


與此同時,屋門口的院子裏也傳來一陣吵鬧。


方妍探出頭去,原來是二嬸家小的那個兒子方鬆先來了,看到方誌手裏拿著糖栗子,準備伸手去搶,但是方誌不給。


方鬆年紀比方誌稍長一歲,平時被二嬸嬌慣得無法無天,想要什麽非得得到,得不到就又鬧又搶。


“二姐,鬆哥搶我的糖栗子。”眼看糖栗子快護不住了,方誌趕緊向方妍告狀。


“小弟,咱要懂得分享,分一點給鬆哥好不好?”方妍走過去,摸了摸方誌的頭。


方誌猶豫了一下,最終依依不舍地鬆開了懷裏的牛皮袋,準備聽方妍的,分一點給方鬆。


然而剛一鬆手呢,那方鬆一下子就全部搶了去,一溜煙兒跑遠了。


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一袋糖栗子,眼巴巴看著被人搶了去,方誌哇地一聲就哭了。


方妍無奈,隻好把方誌拉過來,給他擦擦眼淚:“男子漢大丈夫,一點小事咱就不哭了,糖栗子沒了,下次二姐進城的時候給你多買點兒,好嗎?”


方誌哭了兩下,就不哭了,委屈地點了點頭。


方妍又語重心長地和他講道理:“不過啊,你鬆哥那種行為是不對的,你千萬別學他那樣做。以後想要什麽東西,得先征求別人的意見,別人不給也不能硬搶,他現在是還小不懂事,如果長大了還這樣,是要被抓去關起來的。”


“不過就是吃點糖栗子罷了,心眼這麽小呢,還在背後說我家鬆兒長大後要坐牢,你嘴巴怎麽這麽毒呢?”


一聽到這尖酸刻薄的聲音,方妍就頭疼,站起來喊了一聲:“二嬸,你來了?”


說起來,這還是重生之後方妍第一次見二嬸江春秀,和記憶裏的樣子沒有任何差別。頭發用一根黑色頭繩綁起來,皮膚黝黑,臉頰消瘦,顴骨高高地凸起。身穿一件暗紅色的格子衫,一條黑色的粗布褲子。一看,就很不好相處的樣子。


上一世,方妍最怕的就是這個嬸嬸了。主要是因為阿爸為了她的學費,找二叔借了點兒錢,被二嬸知道之後,三天兩頭來要阿爸還錢。


那時候阿爸哪兒有錢還啊?每次還不上,二嬸就跑到家裏拿東西,家裏的鍋啊盆啊都被拿過,有一次二嬸還直接從家裏抱了一隻大肥鵝回家。每次二嬸一來家裏拿東西,母親王慧蘭都要和阿爸大吵一架,說就是因為阿爸沒出息,才會讓她受這種窩囊氣。


不過,這一世方妍早早就賺了錢,讓阿爸把錢還給二叔了,二嬸應該沒有理由再往家裏拿東西了吧?


剛才方妍和方誌講道理的時候,萬萬沒想到會被二嬸聽見。今兒個是阿爺的壽辰,方妍不想鬧得雞飛狗跳的,所以和二嬸說話的時候極為和善。


可是二嬸江春秀不依啊,指著方妍大罵:“臭丫頭,別喊我二嬸!我當不起你這個二嬸!我回娘家一個多星期,回來聽說你們老大家賺錢了,咋的?發財了不得了,我家鬆兒吃你幾個糖栗子,你就要詛咒他坐牢,你還有沒有點兒良心啊?!當初若不是我家老二借你家錢,你家能有今天嗎?怕不是早餓死了!”


江春秀過於激動,說話的時候唾沫星子不停往外飛。


方妍拾起袖子擦了擦臉頰,忍著惡心,笑著說:“二嬸,我沒那個意思,是你誤會了。”


“誤會?你當我耳聾了,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明明白白,你今兒個不給我個說法,我去找老爺子評評理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