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一百零八章 方梅的遠大目標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一百零八章 方梅的遠大目標


方妍確實有想過讓方梅以後走廚師這條路,但是一方麵女廚師本身就少,別說現在,就是放在幾十年以後,好廚師本身也少見。


畢竟做廚師本身很辛苦,整日要在廚房泡著,而中國的各路菜係離不開煎炒油炸,時間長了對皮膚也不好。


“老三,那你想過沒有,以後要往哪一塊發展?”


要是方梅真的對烹飪感興趣,她自然是全力支持,但如果方梅隻是為了謀生而往這塊發展,她反而希望方梅選擇別的路。


方梅這次沉默了一會,最後認真的和她說:“姐姐,其實這個問題前幾天趙姐也問過我,我想了很久到現在還沒定下來,等我再想想好嗎?”


方妍自然是同意的,她說:“這種事確實需要好好想想,不要衝動,當然如果現在暫時定不下來也沒有關係,反正來日方長,你可以慢慢去尋找自己的方向。”


方梅直視她搖頭,說:“姐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過了,我喜歡做飯,我喜歡做飯給人吃,但是我定不下來的事,我要做哪一塊?”


方妍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當然她知道烹飪有中餐西餐,其中還有很多菜係,但是以方梅現在的見識和能力,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姐,其實在趙姐教會我做蛋糕以後,我發現我好像更喜歡做蛋糕?”


做蛋糕?


方妍驚訝,也就是甜點這個分類?這倒是不錯的選擇,可是現在才1979年,國內別說甜點,就是西餐都沒有係統學習的地方,除非……除非出國!


方妍忽然明白點什麽,她想她知道該怎麽安排方梅的未來了。


現在出國困難,但是社會各界有很多象趙靜姝那樣響應祖國號召回國的留學人士,他們大學就有。


這些教授學者家裏都是曾經在國外鍍金過的,雖然回國以後也可以適應國內的飲食文化,但偶爾還是會想要嚐一嚐曾經的味道。


比如說蛋糕?比如說各類的甜品?甚至是冰淇淋?


方妍眼前一亮,她看見了一條致富的道路,這條道路寬而長,最重要的是這條道路至少目前幾年不會有競爭者出現。


“老三,你現在會做幾款蛋糕,趙姐說你的手藝怎麽樣?”


方梅說:“現在隻會做的沒幾款,趙姐她是以前留學的時候因為好玩花了大價錢學的,所以會的款式不少,但是卻都是各類小蛋糕,像上次咱們見過的那種大蛋糕不太會。”


方妍笑了,隻要會小蛋糕大蛋糕還有什麽不會的,不過是放大而已,再說大蛋糕除了生意和一些喜慶活動,平時也沒多少人會整個訂購。


“走吧,我和你一起回去,我要見見許太太。”方妍說著站起來,她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別的心思了,隻想好好把這件事辦好。


趙靜姝正在家裏修剪花草,對於突然來訪的方妍很吃驚。


“方妍來了?晚上留下來吃飯吧,讓小梅親手做幾個家鄉菜,她最近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方梅低下頭不說話,她大概猜到了方妍要做什麽,心裏很興奮。


方妍穩了穩神,她不知道自己的請求對方會不會同意,但是她必須試一試。


“許太太,”她一開口,笑就被趙靜姝糾正。


“什麽許太太,你和小梅一樣叫我趙姐就行,我其實比你們大不了幾歲。”


“趙姐,”方妍改口,心裏感激,趙靜姝的親切讓她又穩定幾分心神。


“我想和您商量個事,關於我妹妹的。”


趙靜姝放下手中的花灑,轉過身疑惑的看方妍,發現她神態無比鄭重以後楞了一下,跟著點了點頭。


“有什麽事進去說吧。”


三個人走到屋內坐下,陳嫂給每個人都上了一杯茶。


方妍深吸一口氣,直接讓方梅跪下。


方梅隻遲疑了一秒鍾,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這一跪,趙靜姝和陳嫂都嚇了一跳。趙靜姝懷著孩子不方便,連忙喊陳嫂過來把方梅扶起來。


方妍卻說:“趙姐,我聽說了你最近在教她做蛋糕的事,既然你教她做蛋糕,你就是她師傅,這一跪,值得。”


趙靜姝連連讓陳嫂先把人扶起來,她說:“這是做什麽,隻不過教著做幾個蛋糕而已,你這太誇張了。”


方妍說:“我知道趙姐的意思,對你來說隻不過舉手之勞,但是對方梅來說,要不是你教她,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接觸到這一塊。”


趙靜姝擺手,說:“那又有什麽,我當時也不過是因為好玩,然後國內沒人會做,我就自己做了,小梅在邊上打著下手,我就教她了。你快讓小梅起來,要不然以後我都不敢教了。”


方妍碰了碰方梅,方梅明白,站起來,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趙靜姝這才鬆了一口氣,拿過茶幾上的蜂蜜水喝了一口,又好氣又好笑,指著方妍說道:“你這個小丫頭,和許靚一樣鬼精鬼精的,你是希望我把會的全部都教給她?”


方妍笑了,一點都不扭捏的點頭。


趙靜姝無奈,放下茶杯,假裝埋怨的看方梅:“小梅,那你呢?你明明知道隻要你提我都會教,你還跟著你姐胡鬧。”


方梅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方妍知道,她的想法成功了。誠然就如趙靜姝剛才說的那樣,其實隻要方梅開口她都會教,但是這個教不是毫無保留的,但現在不一樣。


“還不快叫師傅!”方妍說,隻要趙靜姝認下了,那一定會把自己會的都教給她,甚至碰見自己不會的,也回想辦法去打聽清楚,甚至找人教給她。


也就是說,方梅這一跪,不僅是跪了一個師傅,還是跪了她身後那些會做西餐甜品的人。


趙靜姝果然說:“你這樣一下,我倒是壓力很大。我是業餘愛好學的,不過我能給小梅介紹一個師傅,她是涉外大飯店的西餐甜點師,當初和我一起在國外學習的。我學了一半跑了,他卻是學成歸來。”


方妍這下臉上的笑容徹底放開了,她賭贏了,她就知道她賭贏了!


讓她自己去找,自己去想辦法,根本不可能找的到這樣的人脈!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