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一百零七章 為她打架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一百零七章 為她打架


方妍並不拒絕大大方方的說出來,反正她身正不怕影子斜。


許靚驚訝的說:“天哪,你們……為什麽那麽多長舌婦啊!”


方妍糾正她的話:“不是長舌婦,就是特別敏感。所以我今早已經特意避開他了,是他拉著我要和我說話,不信你們可以去問方展鵬。”


最後一句話方妍純屬無奈,許靚的眼睛裏卻忽然閃過一絲光芒,她撞了撞王薔,一左一右把喬娜拉回床邊坐下。


方妍借機逃脫了。


她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周圍三三兩兩有男生女生經過,她忽然笑了起來,沒想到她進到大學碰見的第一個困難,竟然是這樣的。


她前世一直都沒有談過戀愛,今世到現在也是,她想將來若是她和王允澤之間真的沒有將來,她應該還是會孤獨一生吧。


她籲了一口氣,將心中最後的一點不快發泄出來,隨後準備找個自習教室自習。


就在這時候,忽然周圍的人都跑動起來,她下意識的也跟著跑了幾步,聽見有人來說:“那邊有人打架!”


打架!


方妍詫異,跟著跑上去,在大學裏打架可是很嚴重的一件事情,很有可能會背處分的!


她疾步跑到地方,已經很多人圍了一個圈,她擠進去一看,竟然兩個人她都認識!


方展鵬和宋弦!


兩個人已經分開了,每個人都掛了彩,不過看的出來不是很嚴重,還好。


方妍心裏咯噔了一下,希望自己的猜想不是真的。


周圍同學一看已經打完了,頓時全部作鳥獸散,隻留下當事人三個,站在原地誰都沒有動一下。


方展鵬先看見方妍,先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隨後朝著她走過來。


方妍看過去,口水裏麵帶著血絲,不過不多,應該沒有內傷。


“走吧!”方展鵬粗暴的拉過她的手,直接就往一邊走。


方妍大吃一驚,直接甩開,站在原地。


方展鵬反應過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說:“走吧,陪我去一趟醫務室。”


方妍咬著牙,臉色有些發紅,她從來沒有被人牽過手,這是第一次。


她跟在方展鵬的後麵,去到醫務室,讓校醫檢查傷口,校醫說:“不嚴重,都打在哪了?”


方展鵬在身上指了三個位置,說:“三拳,我打了他四拳,不吃虧。”


校醫冷笑:“你還沾沾自喜了,也還好你們散場的早,要是等老師衝過去了,你們兩個誰的處分都跑不了!”


方妍連忙說:“醫生,你幫忙保密好不好?他們隻是一時間衝動了,並不是真的想動手!”


方展鵬想開口阻止她,校醫已經先一步回答:“那不行,我這得有醫療記錄的,不過要是沒人來問,我就不說。”


方妍大急,方展鵬忍不住拉了他一下,說:“沒事,方妍,這是小事!”


方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要去求校醫,校醫直接東西一收,走出治療室門一關,把方妍滿肚子的話就堵在肚子裏。


房間裏一時間安靜的可怕,方妍一肚子氣,轉過來看著方展鵬。


“為什麽動手?”


方展鵬一臉無所謂說:“他來找我,說讓我離你遠一點,我解釋了他不聽,我們就打起來了!”


方妍猜也是這樣,她覺得頭疼,她剛剛在寢室和喬娜解釋清楚,這邊又出了事,這下又說不清了。


方展鵬從診斷床上下來,活動了一下手腳,看著方妍說:“放心吧,和你沒關係,就算學校查起來,我也不會說的,他也不會。”


方妍到這時候,隻好把喬娜和宋弦正在談戀愛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談戀愛這種事,雖然學校沒有明文規定禁止,但是也不算默許,尤其是因此引發鬥毆的話,一定會嚴懲的。


“這有什麽,我在俄羅斯讀小學的時候,更火爆的場麵都見過。”


空閑的時候,方展鵬總是喜歡和方妍說一些自己小時候在俄羅斯的所見所聞,他是初中的時候回的國,所以說話做事上和普通人格格不入,比如說在火車上就敢直接拿出方便麵給人吃,這種事一般人就不舍的。


“走吧,大小姐,今天的進度落下不少了。”


這件事最後不了了之,宋弦沒有再來找過方妍,喬娜也沒有和他分手,但是方妍知道,這隻是表麵的平靜,她和喬娜的梁子,還是結下了。


好在她很忙,每天忙著學習,沒有時間去在意這些事情。


而方梅這段時間在趙靜姝家裏做的也不錯,就連臉色都好看了許多。


抽了一天周末,方妍轉了好幾路車去找方梅,趙靜姝特意放了方梅出門,兩個人在南京路見的麵。


來上海半年了,這還是方妍第一次來南京路,雖然前世她在南京路已經走過無數遍,但現在再走還是很有感慨。


不過意外的是,方梅卻沒有露出一點驚訝或者膽怯,反而很大方的和她在南京路上漫步。


“趙姐每次出來的時候都會帶上我,說帶我出來見識見識,南京路來過幾次,幫她一起選給孩子的東西。”


方梅解釋說道,拉著方妍在路邊坐下來。


方妍一邊看著街上穿著花花綠綠走來走去的人,一邊心裏品味著方梅剛才的這句話。


趙靜姝竟然願意帶她出來見識,說明方梅在她家生活的確實不錯,這是一份情,以後要回報的。


事實上要不是趙靜姝願意“收留”方梅,她真的沒有把握自己能夠給方梅找到比現在更好的工作。


她太忙了,而且在上海舉目無親,不會冒險讓方梅過來吃苦的。


“老三,許太太對你好嗎?”


方梅點頭,說:“姐,你還記得暑假的時候,你帶我去省城買的那個叫做蛋糕的東西嗎?”


方妍點頭,當時的方梅很膽小,見到什麽都要尖叫一聲,和現在的落落大方完全不是一個樣子。


“我現在正在學做蛋糕。”方梅說道,甜甜一笑,笑容裏是滿足和感激,“是趙姐教的,她教我做西餐。”


西餐?方妍驚訝不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