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當鬼偵探那些年第1427章 真正的目的

時間:2019-09-04作者:語時偵探


說實話,之前剛剛接觸到空見法師等人的時候,男子真正在意的根本不是眼前的薛少白,畢竟他是第一次接觸薛少白,而且,那個時候的薛少白不顯山不露水,誰也看不出他的深淺,僅僅隻能看到此人的修為而已。 x


而當時的薛少白本身隻是一個區區初級驅魔師,若此人是二級驅魔師,那男子當然要留意幾分,但此人不過隻是剛剛邁入驅魔師的世界之中而已,在這種情況下,怎麽可能被男子放在眼裏?


因為這一點,男子在和空見法師等人交手之後,更多的是將自己的心力放在空見法師等人的身上。


但是,誰知道,這一群人裏,真正棘手的恰恰是眼前這個初級驅魔師。


此人,竟然是修煉了殺氣的存在!


難怪可以在怨氣縱橫的殺降坑裏活這麽久的時間,原來是因為此人體內的殺氣的關係。


一般來說,殺降坑因為怨氣太過濃鬱的關係,一般的驅魔師根本無法在這裏堅持太久的時間,就算是二級驅魔師,在殺降坑裏停留時間太久,被殺氣腐蝕到的話,也隻有死路一條。


如今薛少白僅僅隻是一個初級驅魔師,但在殺降坑裏的活動時間遠遠超過了一個二級驅魔師,這一點,讓男子相信,這家夥之所以可以在殺降坑裏活動這麽久的時間,肯定是因為體內的殺氣。


這家夥體內的殺氣必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擋殺降坑的裏殺氣,甚至可以讓此人無視此地的殺氣,否則的話,這家夥隻怕早就已經死在了殺降坑之中,又怎麽可那個機會接近自己?


當然,雖然已經意識到了薛少白的棘手,但男子仍舊不認為這家夥可以安然無恙的從自己手心裏逃出去。


畢竟自己的修為和境界擺在那裏,若是讓你一個初級驅魔師從自己手裏逃走,這件事若是傳出去,自己將來還怎麽在修煉界立足?不僅中原驅魔師要取笑自己,隻怕天竺的驅魔師也肯定會嘲笑自己。


驅魔師在修煉界之中,為的就是一個麵子,怎麽可能願意自己給人嘲笑?


想到這裏,男子便已經下定決定,絕對不能讓薛少白從自己手裏逃出去,不然的話,將來哪裏還有臉在修煉界混下去?就算是自己煉化了仙人魂魄又怎樣?汙點就是汙點,一旦有汙點,便終身也不可能洗刷幹淨,就算自己將來成長到仍人仰望的地步,這汙點也足以對自己的威名造成影響。


是以,為了不讓自己的威名受到打擊,男子肯定不可能放過薛少白,必然會將自己的手段全部施展出來,將薛少白直接斬殺在自己麵前。


遺憾的是,男子根本不知道,薛少白並不是第一次麵對四級驅魔師,雖然他現在還不能幹掉一個四級驅魔師,但要從此人手中逃走,也並非沒有可能的事。


之前那上官金龍便以為自己可以輕鬆幹掉薛少白,卻不料最終還是讓此人從自己手中逃了出去。


這一點,證明薛少白即便不是四級驅魔師的對手,但要從對方手裏逃走,也是有很大的機會。


當然,此時的男子根本不知道這件事,若是知道這件事的話,隻怕現在已經出手,根本不可能給薛少白喘息的機會,讓這家夥有機會回複自己的真氣,利用恢複起來的這一點真氣從自己手中逃出去。


“小子,說句實話,你的天賦是我這數百年之中,見識的所有驅魔師之中,最高的一個,若是你小子不是來找我的麻煩,而是安安靜靜的修煉,不出百年,你必然可以成為中原大地上雄霸一方的存在。”男子語氣很是認真的說道。


薛少白笑了笑,說道:“我對成為雄霸一方的存在沒有任何興趣,畢竟就算實現這一點,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了。連時間都無法確定,我現在就去期待,豈不是太天真太白癡一點了嗎?”


頓了頓,薛少白接著說道:“況且,你覺得我是專門來找你麻煩的?如果你是這麽想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和你往日無怨,今日無仇,怎麽可能來找你的麻煩?最關鍵的是,你是一個四級驅魔師,若不是因為迫不得已,你覺得我會出現在你麵前?”


男子認真想了想,似乎也是認同了薛少白的話,沉默了片刻之後,說道:“既然你並非是衝著我來,那你怎麽會出現在這山穀之中?你和空見法師的談話我之前已經聽得清清楚楚,難道你以為我會聽錯?小子,告訴我,你想要仙人魂魄做什麽?”


薛少白皺眉,原本以為那男子知道自己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卻沒有料到此人僅僅隻是一知半解而已,根本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要來找這家夥,是因為需要此人手中的仙人魂魄來開啟煉仙陣。


薛少白如今已經得到了空聞法師的傳承,若是不想繼承這傳承的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想要繼承空聞法師的傳承,就必須要提升自己的修為。


自己現在想要提升修為,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真靈氣上麵做文章,隻要自己能夠將真靈氣煉化,雖然未必可以成為和男子平起平坐的存在,但至少可以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二級驅魔師的境界,到時候,便能稍稍繼承一些空聞法師的傳承。


而想要煉化真靈氣,就必須要借助煉仙陣的煉仙之力,不然的話,天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可以煉化他體內的真靈氣。


因為這一點,薛少白才冒出了想要開啟煉仙陣的念頭,而想要開啟煉仙陣,就不得不需要男子手裏的仙人魂魄,因為這一點,薛少白才會出現在這殺降坑之中,希望得到男子手裏的仙人魂魄,讓自己有機會開啟煉仙陣。


當然,這些情況對薛少白來說根本不是秘密,但對男子來說,卻是後者想破腦袋也絕對不可能猜測出來的真相。


而薛少白也根本不打算將這些秘密告訴男子,畢竟他現在和男子還是水火不容的關係,薛少白根本不能保證,男子在知道了這些秘密之後,會不會更想幹掉自己。


畢竟包括上官金龍都很是垂涎真靈氣,這婆羅門男子對真靈氣的理解更深,連上官金龍都想得到的力量,薛少白不相信眼前男子會沒有興趣,而此人一旦對真靈氣有興趣的哈,到時候,施展雷霆手段對付自己的話,自己哪裏還有機會從這家夥手裏逃出去?


薛少白很清楚,自己之前之所以可以從上官金龍的手裏逃出去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因為這家夥沒有施展雷霆手段,在動用各種手段之前,給了薛少白反應的時間和考慮對策的時間。


雖然這時間非常短暫,但是,恰恰是因為這一點短暫的時間讓薛少白能想出各種對策來規避上官金龍的攻擊,若不是因為這一點,薛少白早就已經去見了閻王爺,哪裏會有機會出現在這片山穀之中?


想到這裏,薛少白自然很清楚,眼前男子若是遊刃有餘的和自己動手,自己要從這家夥手中逃出去並非沒有可能,但是,若是這家夥因為真靈氣的關係,打算在短暫時間之中幹掉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從此人手中逃出去根本就不敢有絲毫保證。


意識到這一點,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動,說道:“我要這仙人魂魄自然是有我的用處,你又何必要知道?”


聽到薛少白這番毫無營養的話,男子冷笑一聲,說道:“縱然你不肯告訴我,以為我就猜不到嗎?你小子肯定也是打算煉化這仙人魂魄,隻是你如今的修為太過淺薄,根本沒有機會煉化仙人魂魄。”


薛少白沒有反駁,反正自己並不想告訴此人自己需要仙人魂魄的真正目的,便隨便這家夥去猜測,反正此人無論怎麽猜測,都無濟於事。


想到這裏,便看到薛少白微微一笑,說道:“既然你明白我是為了繼承那仙人魂魄的記憶來的,又何必要多此一問?”


男子說道:“我隻是想要試探你而已,沒想到你小子居然連反駁也沒有,這麽說來,你這家夥肯定不是衝著仙人魂魄的記憶來的。”


薛少白皺眉,聽到男子的話,眼中劃過了一絲詫異,似乎沒想到這家夥居然能大致猜到自己別有用心,想要仙人魂魄,根本不是因為想要繼承仙人魂魄的記憶。


不過,薛少白也知道,此人也僅僅隻是知道自己並非單純衝著那仙人魂魄的記憶而來,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所以想要仙人魂魄,是打算開啟已經關閉數百年的煉仙陣。


想到這裏,便看到薛少白微微一笑,說道:“我想你誤會了,如果我不是衝著仙人魂魄的記憶來的,又怎麽可能鋌而走險來靠近你?你真以為我不知道死字怎麽寫的?”


“小子,你不用想著要晃點我,我也是鬼,你想騙我,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男子冷笑一聲說道,聽到薛少白的話之後,隻覺得這家夥實在是年輕,居然以為自己這麽簡單就會上當受騙,相信他三言兩語沒有任何根絕的借口?


如果以為自己是這麽好騙的人,那也太小看自己了,好歹自己也是當年縱橫天竺的存在,什麽樣的鬼沒有見過?薛少白這番話到底是真是假甚至不需要薛少白自己去說,男子一眼就可以看穿真相。


隨後,便聽到男子的語氣稍微陰冷了幾分,接著說道:“我現在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若是你現在個告訴我,你到底打算用這仙人魂魄幹什麽的話,我說不定在殺你的時候會給你一個痛快,但是,若是你不肯告訴我真相的話,那我就隻有慢慢動手,讓你享受一下被人慢慢幹掉的滋味!”


薛少白皺眉,旋即眼中出現一抹冷笑,說道:“如今你根本無法抽身來對付,又哪裏來的自信可以幹掉我?就因為這金雷蜈?!簡直是笑話,若是被你這幾頭靈蟲就幹掉的話,我薛少白怎麽可能有膽子進入這殺降坑?你真以為我進入殺降坑是來找死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