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當鬼偵探那些年第1329章 逃走的原因

時間:2019-09-04作者:語時偵探


“不過,以我現在的修為,在這火牆麵前連逃命都非常困難,更何況是撲滅這火焰,,對現在的我來說,更沒有絲毫可能,若是以我現在的實力便可以做到撲滅那藍色火焰的話,也不會被男子逼到現在這種境地了。”薛少白一臉苦笑的想到。


實際上,雖然薛少白現在已經知道,麵前這火牆真正可怕的地方,恰恰就是那藍色火焰,但是,以薛少白現在的修為,想要抗衡那藍色火焰,簡直是沒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薛少白如今不過隻是區區初級驅魔師的修為,而麵前的男子卻已經是正兒八經的四級驅魔師,兩人實力相差如此巨大,在這種情況下,就算薛少白清楚那男子已經在火牆之中做了手腳,卻也根本不可能撲滅那火牆之中的藍色火焰。


而他既然無法撲滅那火牆之中的藍色火焰,單單以他現在的手段,想要擺平麵前這火牆,乃是沒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想到這裏,便看到薛少白眼中閃過一絲無奈,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


原本以薛少白的修為,想要對付那男子,便沒有絲毫自信能夠成功,如今看到後者施展出來的手段之後更是肯定,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想要擺平眼前男子,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如今男子已經五行真焰的本源之力催動,那火焰的威力立刻便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如今僅僅隻是溫度擴散出來,薛少白便幾乎已經吃不消,在溫度卷動的瞬間,自己身上的衣服便已經化作了灰燼,溫度既然已經恐怖到了如此境地,別說擺平眼前男子,甚至是抗衡,以薛少白現在的修為也根本無能為力。


而在考慮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那男子的對手之後,要說此時的薛少白沒有絲毫膽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老話說得好,狹路相逢勇者勝,在這種時候,若是薛少白不肯拿出自己的魄力來對付眼前男子的話,就算有生還的機會,也絕對不可能從逃過這一劫。


薛少白畢竟也是一個江湖中人,連最起碼的是否能夠活命也不知道的話,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薛少白也知道,雖然那男子現在展現出來的手段很是可怕,但是,自己現在根本就不用和此人拚命,隻需要壓製住此人,等到那青衣女子催動了自己手中的傳送符之後,薛少白便可以根本不用再搭理眼前男子。


想到這裏,薛少白眼中也出現了一絲自信,暗道:“一炷香的時間想必那女人無論如何也能將傳送符催動,我便在這家夥手中堅持一炷香的時間,若是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這女人仍舊無法催動傳送符的話,那就是我該死,但是,若是這女人催動了傳送符的話,那我今天也就不用死在這裏了。”


當然,以薛少白現在的修為來說,就算有真靈氣在體內,在麵對男子如此可怕的敵人的時候,也最多隻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想要堅持更久的時間,對此時不過初級驅魔師境界的薛少白來說,不過是癡人說夢而已。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在這家夥手中堅持足夠的時間,隻要自己能夠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到時候,男子想要再幹掉自己,隻怕根本就不會那麽容易。


想到這裏,薛少白眼中也出現了一絲笑意,暗道:“這家夥想要拿下我,可以說已經機關算盡,但是,此人絕對想不到,眼看我就要死在他手中的時候,居然會從殺降坑外麵殺出一個程咬金,這女人手中有傳送符,隻要這女人能將那傳送符催動,眼前這家夥想要殺掉我根本就沒有絲毫可能。”


“當然,我也不能大意,畢竟此時男子已經動了真格,若是在這種情況下,我還要大意的話,那簡直就和找死沒有任何區別。”薛少白呢喃,很清楚,自己現在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大意,自己一旦大意,到時候,隻怕連怎麽死的也根本不知道。


想到這裏,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神凝重了幾分,哪裏還有絲毫的懈怠?畢竟這是和自己小命有關的事情,若是薛少白不認真一點的話,最後連怎麽死的也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薛少白自然會認真一點。


而且,以薛少白的目光來看,自己也不可能在那男子手下堅持太久的時間,最多也就堅持一炷香的時間罷了,一炷香的時間對一個驅魔師來說,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計,如此一來,薛少白想要在那男子手中堅持下來,自然需要全心全意的留意男子的動向。


而此時的男子,看到薛少白麵色凝重的看向自己,並且也已經將自己體內的真氣催動到極致之後,目光裏劃過了一絲詫異,不過很快便平靜了下來,說道:“小子,我知道你體內有真靈氣,不過,你的真靈氣雖然可怕,但是在我現在這等狀態下,你想要和我抗衡,還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不試試的話,又怎麽知道沒有機會?”薛少白冷笑。


說實話,這男子的自信的也實在是太大了一點,之前薛少白催動真氣的時候,便已經察覺出這男子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傲慢,這一點,除了是因為男子的修為遠超薛少白之外,更重要的是,這家夥是修煉九子連環魔功的存在。


這家夥當年活著的時候,修為便已經無法想象,在中原大地上根本就沒有任何對手,如今雖然他被趕出了中原大地,但是其影響力仍舊沒有絲毫的衰減。


除了薛少白這種剛剛才進入修煉界的人之外,類似青衣女子這種存在,早就已經聽過男子的大名,也知道這家夥當年在中原大地上的可怕戰績,毫不誇張的說,就男子的實力來說,想要在中原大地上縱橫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是因為男子這些年為了修煉自己的九子連環魔功,擔心修煉這道驅魔術會驚動中原大地上的驅魔師宗門,不然的話,男子怎麽可能躲到殺降坑這種鬼地方?


嚴格地說,就殺降坑這種地方,根本就無法和男子的身份媲美,以男子的身份,在任何一個中原的驅魔師宗門之中都可以混得風生水起,畢竟是四級驅魔師,放眼整個中原大地,四級驅魔師也不過隻有上百個而已,至於五級驅魔師,那更是傳說中的存在。


而男子的修為雖然沒有達到恐怖的五級驅魔師境界,但也是遠超無數驅魔師的四級驅魔師境界,以男子的修為,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隻要男子願意,想要在中原帶上翻雲覆雨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即便是男子當年在中原大地上製造了無數的悲劇,但因為男子如今的修為,就算當年曾經在中原大地上殺了一個血流成河,中原大地上的驅魔師也根本不會將男子的行為放在眼裏。


要知道,這個世界畢竟還是以實力為尊的世界,隻要那男子的修為如今中原大地上的驅魔師無法抗衡,就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個驅魔師去找男子的麻煩,不然的話,有膽子去找男子麻煩,那簡直就是找死而已。


是以,男子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若是回到中原大地上的話,絕不會再有人來追殺自己。


不過,就算是男子現在的修為,要說在中原大地上獨步天下也是根本沒有可能的事情,這男子畢竟也隻是一個四級驅魔師而已,中原大地上的五級驅魔師雖然稀少,但也不能說沒有,在這種情況下,男子若是仗著自己四級驅魔師的修為就去胡作非為的話,到時候,隻怕連怎麽死的也不知道。


畢竟以他現在的修為,要是驚動了五級驅魔師,讓五級驅魔師也出手的話,隻怕連怎麽死的也不知道,這一點,男子可以說心知肚明。


是以,雖然男子現在已經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四級驅魔師的境界,但想要男子回到中原大地上胡作非為的話,如今的他仍舊沒有這種膽子。


並且,必須要說的是,男子當年之所以要逃出中原大地,最主要的一個原因便是男子當年已經發現了五級驅魔師的存在,以男子當時的修為根本就沒有辦法和一個五級驅魔師抗衡,正是因為考慮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五級驅魔師的對手,男子才會立刻離開中原大地。


當年來追殺自己的人,修為最高的也不過隻有四級驅魔師的境界而已,若是來一個五級驅魔師,男子怎麽可能安然無恙的進入殺降坑,隻要早就已經死在了那五級驅魔師的手中。


畢竟是五級驅魔師,其修為實力根本就不是男子可以想象的存在,以男子現在的修為,若是和一個五級驅魔師抗衡的話,分分鍾就有可能被後者秒殺。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男子才會一直躲在這個鬼地方,利用此地的怨氣來修煉自己的九子連環魔功。


本來那九子連環魔功便是正兒八經的魔道功法,男子當年掌握這道驅魔術的時候,便驚動了很多正道驅魔師,從他當年開始修煉九子連環魔功,追殺就從沒有停止過,如今自己在麽有把我抗衡那五級驅魔師的情況下,若是回去的話,被一個五級驅魔師找到頭上,隻怕自己最後連怎麽死的也不知道。


那中原大地上的驅魔師,看起來個個都正氣凜凜,別說男子了,任何一個修煉邪道驅魔術的驅魔師,一旦被這些正氣凜凜的驅魔師發現,後者必然就會直接出手對付對方,就算自己的修為不及那修煉邪道驅魔術的驅魔師,也絕對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男子當年也正是因為身份已經曝光,且因為自己在中原大地上製造了太多的血案,導致無數正道驅魔師來圍攻自己,而男子畢竟隻有一個人,麵對無數中原驅魔術的圍攻,男子根本就沒有任何去抗衡。


在這種情況下,男子自然隻有暫時逃入殺降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