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92章 你行,你上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溫情一說完,白安泰一張臉都綠了。


“小情,你別不識好歹。”


“我哪裏不識好歹了,我隻是覺得,像陳先生這麽好的男人,介紹給我,那不是害人家嗎,白月在你們手裏是掌上明珠,我卻是賤人。


你說你很欣賞陳先生,可卻把我這樣的人介紹給他,白先生,你確定,你是真的喜歡陳先生?還是說……你是覺得陳先生隻配得上我這樣的賤女人,配不上你的女兒?”


溫情一席話,讓白安泰好一陣尷尬。


一旁,陳裕和看向白安泰。


白安泰道:“裕和呀,你別聽小情胡說八道,這個孩子……是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呢。”


陳裕和皮笑肉不笑的扯開嘴角笑了笑。


一樓角落裏的書房門忽然打開。


白月從裏麵走了出來,氣勢洶洶的走向溫情,“溫情,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我的事兒,憑什麽用你管,爸把陳裕和介紹給你,那是看得起你,你別不識好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你配得上人家嗎?”


“我配不上,但你能呀,你行,你上。”


溫情說著,揚眉,往後退了 一步。


白月生氣的推了溫情一把。


溫情沒想到她會動手,向後踉蹌了一下,摔倒在地。


陳裕和見狀,上前幫忙想要將溫情扶起。


正這時,白南誠回來了。


他推開門的時候,就看到陳裕和要去攙扶溫情的這一幕。


他冷著臉,走上前:“怎麽回事。”


白月伸手指著溫情:“哥,你別管,這個賤女人太不識好歹了,爸爸好心好意的把陳叔叔的侄子介紹給溫情,可她竟然不識好歹,處處讓人下不來台。”


白南誠斜了白安泰一眼,他走到溫情身邊,將溫情攙扶起來。


這才看向陳裕和:“陳先生,今天這事兒,我待我父親向你陪個不是,小情他跟你不合適,你先回去吧。”


“南誠。”白安泰坐在輪椅上,拍了拍輪椅。


陳裕和見狀,對白安泰道:“白叔叔,我看……今天的確有些亂,溫小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忽然間被相親,的確有些不尊重她,這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先處理一下吧。”


他說完,就拎起自己的公文包先走了。


他一走,白安泰就抬手指向溫情:“白情,你這個孽女,你是誠心想氣死我是吧。”


“想氣死你是不假,但我可沒主動來招惹你,是你主動派人把我綁回來的,不是嗎?”


白月跑上來:“爸,這個女人就是不要臉,她看不上陳裕和,還不是因為覺得自己長了一張狐媚子的臉,想要勾引霍家三爺嗎。”


“白月,你閉嘴,”白南誠嗬斥了一聲:“你少把小情跟那個人牽扯到一起。”


“哥,你還幫著她說話,這個女人,把我們所有人都蒙在了鼓裏,你都不知道,她現在還跟霍三爺有往來呢。”


“胡說八道。”


“我今天中午,親眼看到她跟霍三爺一起吃飯了,我還有證據。”她說著,掏出手機打開視頻給白南誠看。


白南誠隻看了一眼視頻,就認出了那個背影的確是溫情的。


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沒有換。


他將白月的手機,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白月跳腳:“你幹嘛要砸我手機。”


白南誠抬眼看向溫情:“小情,你跟哥說,你跟霍庭深之間,還有沒有來往。”


溫情垂眸:“有。”


“為什麽騙我?”


“哥,我不認為,我跟別人正常來往,有什麽不對的。”


白月冷哼一聲:“誰正常往來會沒事兒就摸一下對方的頭?你顯然就是在勾引她,我當時可親眼看到,你對他狐媚的笑了,爸,我媽說的對,老鼠的孩子會打洞,賤人的女人,自然也下……”


“白月你閉嘴!”溫情喝了一聲。


她的視線從白南誠的身上,轉移到了白月的臉上。


“我能勾引霍庭深,是我的本事,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他,我倒不信,你能靠近他半分。”


她說完,望向白安泰:“如果你下次再用這種方式派人找我過來,我會告你綁架,還有,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所以你也沒有資格把我賣給你朋友的侄子,我自己的未來,我自己做主,你,說了不算。”


她說完,轉身就往外走去。


白月跺腳:“爸,你就由著她這麽撒野嗎?”


白安泰轉頭無奈的看向她:“你這孩子,我不是跟你說了嗎,裕和走之前,你不要出來,你怎麽這麽沉不住氣呢。”


“你又不是沒聽到,那個賤人都說了些什麽,她讓你把我嫁給那個陳裕和,她算老幾呀,就敢把我往陳裕和那裏塞,他陳裕和憑什麽敢高攀我?”


白月邊說著,邊咬牙切齒的道:“爸,我越想越不服氣,那個溫情,她隻不過是個賤人生的,她憑什麽去勾搭霍三爺,霍三爺也是她能高攀的嗎?”


“可現在事實是,霍三爺對她有好感。”


白月走到白安泰身邊,伸手握住他的胳膊,撒嬌的道:“爸,我要嫁給霍三爺。”


“什麽東西?你也瘋了是吧。”


“我沒瘋,她溫情可以,我比她更有資格,我才是白家正兒八經的大小姐,她溫情,什麽都不是。”


“現在,霍三爺不知道溫情是咱們白家人,可如果他知道了,你以為,他還會跟溫情走的這麽近嗎?白霍兩家,是永遠都不可能結親的。”


“為什麽不可能,兩家上一輩的恩怨已經有了,如果我們這一代能結親,那說不定,恩怨就可以扯平了啊。


而且,你想想啊,如果我一個白家的女兒,成了霍家的少奶奶,那麽……霍家和白家握手言和,我們是不是最大的贏家?霍庭深誒,他成了咱們白家的女婿啊,爸,你好好想想,這件事兒,真的可行。”


白月這樣一說,白安泰倒是也沉思了片刻。


這件事,如果真的能如月兒所說的這般,倒真的是再好不過。


可就怕……


他搖了搖頭,霍庭深可不是那麽容易對付的人。


想要讓他娶月兒,那大概才是最困難的吧。


“爸,我不管,如果你不幫我的話,我就自己出手了,到時候丟了白家的臉,我可不管。”


“好了,你不許胡鬧,也不許亂來,這件事,容我想想。”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