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91章 夫唱婦隨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不過,”他開口。


溫情看向他,不過什麽?


“如果你能勸服他,讓他畢業後,去國外深造兩年,那我可以考慮改變現在的決定,允許他在國外讀大學。”


溫情驚訝:“真的假的?”


“不然你覺得,我會閑著沒事兒耍你玩兒?”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沒想到你會讓步。”


霍庭深看著她寵溺一笑:“既然明知道你設下了美人計,我還來自投羅網,那就證明,這件事兒,是可以轉圜的,倒是你這個幫忙勸人的,太不稱職了。”


溫情看著他,眯眼一笑:“因為你是個好哥哥,由不得我亂來啊。”


“我倒是希望你對我亂來。”


溫情臉上染上紅暈,又不正經。


“我會讓他去北城師範大學,以後,你這個做三嫂的,就好好看著他吧,畢竟長嫂如母。”


她驚訝的看向他。


那小子如果成了她的學生,那不是……太太太麻煩了嗎?


她擦了擦嘴:“這麽多大學,為什麽非要選我們學校。”


“因為這是北城最好的大學,再者,你在這裏上班,我放心。”


“算了算了,你還是立場堅定的把他送出國去,我舉雙手支持你。”


“這就想跟我夫唱婦隨了?”


溫情剜了他一眼。


霍庭深看著她,笑了起來。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溫情側身躲了躲,哼了一聲。


霍庭深望著她,麵露寵溺。


不遠處,坐在角落裏的白月,偷偷的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從剛剛,溫情跟霍家四少爺進來的時候,她就看到他們了。


幸好,當時溫情沒有環顧周圍,所以並沒有看到她的存在。


本以為,溫情是在勾搭霍家四爺。


可沒想到,過了沒多久,霍庭深就來了。


大哥還在家裏跟父母說,溫情已經跟霍家斷絕了往來。


她倒要回去讓他看看,他們到底哪裏斷絕往來了。


如果爸知道了這件事兒,隻怕不會輕饒了這個賤人的女兒吧。


她撇嘴,望著溫情的背影。


“溫情,你這樣的女人,憑什麽站在霍三爺的身邊,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


下午回到培訓班,上課前,溫情給霍霆仁打了一通電話,將霍庭深的條件告訴了他。


至於他最終怎麽選擇,由著霍庭深自己定。


本以為霍霆仁肯定是要考慮考慮的,沒想到,他竟然一口答應了。


她心裏納悶,這小子不是不願意去國外讀書的嗎。


現在怎麽倒是這麽痛快的答應了?


難不成,他打算用什麽迂回戰術?四年後再勸霍庭深?


她搖了搖頭,不管了。


四年後,她絕對絕對不會再管他了。


晚上,從培訓班下課,她坐公交車回家。


才從公交站走到小區門口,就看到有兩個黑衣人走向自己。


她站定,看向他們身後那輛熟悉的車,心裏莫名的煩躁。


其中一人上前道:“白小姐,白老爺請您回家去敘舊。”


反正,即便她不上車,對方也會拖她上車的。


索性,她就一臉淡定的,直接跟他們上了車。


被送到白家,她下車,走了進去。


白雪和白南誠都不在。


整個客廳裏,隻有白安泰和一個年輕男人坐在沙發上聊天。


見溫情回來,白安泰臉上難得的掛著笑意:“小情回來啦。”


溫情表情凝重:“你要是有客人,我就先回去了。”


“不用,你過來坐吧,我介紹你們認識,這位是我一位老朋友的侄子,叫陳裕和,現在在他叔叔的公司裏做財務主管。裕和呀,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白情。”


陳裕和一看到溫情,眼睛就像像是被黏住了一樣。


看到陳裕和的表現,白安泰很是滿意。


他知道,自己的女兒這點兒吸引力還是有的。


陳裕和起身,走向溫情,對她伸出手:“白小姐,我聽白叔叔提起過你很多次,很高興能認識你。”


溫情警惕的看著對方,往後退了一步。


陳裕和尷尬的將手放下,笑了笑:“白小姐,一起坐一下吧。”


“陳先生,更正一下,我不姓白,我姓溫,還有……”


她看向白安泰,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就是他上次說的,要給自己介紹的男人吧。


“認識我可不是什麽好事兒。”


陳裕和嗬嗬一笑,“白小姐還挺喜歡開玩笑的。”


溫情冷聲:“陳先生是聽不懂人話嗎?我說了,我姓溫。”


陳裕和尷尬了一下。


白安泰不悅道:“白情,你怎麽說話呢,裕和第一次來家裏做客,你不許任性。裕和呀,你別介意啊,小情這個孩子,有點兒任性,以後你跟她多接觸一下,就會知道她的脾氣了。”


陳裕和笑了笑:“白……小情的個性鮮明,這是好事兒。”


溫情忍住心中的怒火:“陳先生,直呼第一次見麵的女人名諱,不合適吧。”


陳裕和又是一陣尷尬:“抱歉,我是跟著白叔叔一起……”


“請叫我一聲溫小姐。”


她說著,繞過陳裕和,走到了沙發邊坐下,翹起二郎腿,自然的拿起了一個蘋果啃了起來。


白安泰瞪了溫情一眼,對陳裕和道:“裕和,來,過來坐。”


陳裕和將臉上的尷尬甩開,笑著走了過去。


美人兒嗎,性格都是比較難纏的。


之前白叔叔說,他這個親戚家的女兒,漂亮的很,沒想到,竟然這麽驚為天人。


他實在不是一般的滿意,而是太滿意了。


“溫小姐,我聽白叔叔說,你在大學裏做老師,你是教什麽的呀。”


“我是在學校裏,不過不是做教師,一個本科生,能做什麽呢,我是在學校裏打雜的。”


白安泰咬牙又剜了溫情一眼,就知道這個臭丫頭不會乖乖的配合。


“小情,你不能總像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說話不要太衝。”


“那請問白先生,你今天找我過來的目的是什麽?”


“我是想著,你年紀不小了,正好,小陳呢,也是個有為的好青年,所以我想介紹你們年輕人認識一下。”


“嗬,相親呀。”溫情視線在陳裕和身上轉了一圈。


陳裕和被她看的有些別扭。


溫情道:“嗯,這麽一看,陳先生的確不錯呢,長得好,條件也好,我覺得,白先生應該把陳先生先介紹給你的女兒才對,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