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538章 你跟霍庭深感情的終結

時間:2020-02-27作者:無盡夏


第538章 你跟霍庭深感情的終結


溫情按照葉晚落的指示,打車,開車,繞了沒多久,就來到了一家服裝廠後麵的廢棄倉庫。


倉庫經久失修,看起來很是破敗。


溫情將車停好後,四下裏看了看。


明明是大白天,可此時站在這裏,因為陽光照不到,她竟也覺得冷颼颼的。


她慢慢的走到倉庫門口。


門並沒有關嚴實。


她推門走了進去。


倉庫裏麵很淩亂,還有很多幾米高的格子鐵架淩亂的擺在裏麵。


她四下裏看了看,警惕的道:“葉晚落,出來。”


過了足有一分鍾,頭頂處才傳來陰冷的聲音。


“上來。”


因為不確定這裏到底有幾個人,溫情小心翼翼的走過去。


腳下的鐵皮台階,發出吱吱的響聲,讓溫情心裏更覺得害怕。


穿過用鐵皮架子架起的二層空間後,她終於推開了天台的門。


此刻天台上的太陽很烈,風也很大。


溫情一上來就看到了坐在木頭椅子上的葉晚落。


而她身後十幾米外,霍懷恩被用繩子結結實實的綁著,嘴裏還塞著很大一團布條,身下還有不少血漬。


而且,她額頭也有傷口,那樣子看起來,格外的狼狽。


看到這一幕,溫情惱火:“葉晚落,懷恩才十幾歲,你怎麽下得去手。”


“我也不想,可是這個丫頭,對著我張牙舞爪的罵我是殺人犯,我不收拾她,難道讓她來對付我?”


“你本來就是殺人犯,”溫情說著,就往霍懷恩所在的地方跑去。


葉晚落起身擋住溫情喝道:“站住。”


溫情停住腳步,“你剛剛說的,讓我拿我的命,換她的,現在我來了,你也該言而有信。”


葉晚落哈哈大笑道:“溫情,都是女人,你呢,就不要再在我的麵前表演你的天真了,就算我放了她,你以為,她現在還有力氣逃離這裏?還是你覺得,我會放任你帶著她一起離開?你也不想想,你可能帶著一個受傷的人,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嗎?”


溫情握拳,言而無信。


她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


她四下裏環顧,唯一讓她感到意外的是,葉晚落竟然沒有幫手。


她眼神一淩:“葉晚落,你怕不是忘了吧,我跟你打起來,你不見得會贏了我。”


“嗬,溫情,你不會真以為,我會一點兒準備都沒有吧。”


葉晚落彎身,拉起了地上的繩子。


溫情盯著葉晚落:“這是什麽?”


“隻要我用力一拉,咱們兩個的小姑子,就會從天台邊緣滾下去,雖然不高,可是她就算不死大概也會殘掉的,嘖嘖,可惜了,她還這麽年輕。”


溫情後退了一步,不敢再上前。


“你的心可真夠狠的。”


葉晚落冷笑:“比起霍家人,我真的不算什麽。”


她說著,重新在椅子上坐下,視線望向了不遠處。


“如果可以,誰會不想做一個好人呢,在謀殺霍庭南之前,我也從未做過傷害別人的壞事兒,”葉晚落聲音不大。


“曾經,我也出生在條件優渥的家庭裏,從我記事開始,別人就都讚美我是小公主,那時候,我也是世界上最驕傲的人。可是後來,我家道中落,一切都變了。


在學校裏,我的同學們挖苦我,嘲笑我,把本就落魄的我,變成了受氣包。就連那些大人也都世故,將我當成了出氣筒,把我推進了黑暗中。可他們似乎都忘了,曾經我家輝煌的時候,那群人像是哈巴狗一樣的黏在我身邊,討好我,諂媚我。


後來,我逼不得已,被送到了法國,我以為情況會有所好轉,可是卻並沒有。在那裏,我過的,依然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這個世界都對我充滿了惡意。”


溫情看著葉晚落正在回憶著什麽的視線,忽然就變的陰鷙。


葉晚落回眸,望向溫情。


“嗬,可再苦再難,我都忍下來了。因為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平凡。那天,在帝徽集團工作的舅舅告訴我,霍庭深要來法國出差,還給了我一份他在法國的行程表。拿著那份行程表,我計劃了良久,終於自導自演了一出引君入甕的好戲。”


聽到這裏,溫情不禁皺眉:“所以,庭深猜的沒錯,你從一開始,就是主動設計他,引誘他的?”


“是我設計他的,如果不設計,我這樣的人,跟他之間,怎麽可能會有產生交集的那一天,可是,即便我設計他,卻從未傷害過他。我隻是一直都在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對他好,我想讓他感受到我的好,也能夠像我愛他一樣的那麽愛我,而我,也真的做到了。”


葉晚落緩緩垂眸,臉上露出了一抹嬌羞,可隨即這份嬌羞就被收斂起來。


“可是,霍庭馳出現了,他對我示好,他動搖我的心,他竟然要挖自己親弟弟的牆角。最可恨的還是那個霍庭南,就因為他不喜歡我,就用他自己的方式來折磨我,他憑什麽?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為了我的愛情,付出了多少努力。”


“愛情?”溫情打斷了葉晚落的話,諷刺道:“你怎麽敢說,你對霍庭深的感情是愛情,葉晚落,你也一把年紀了,卻連什麽是愛情都不明白嗎?真是可憐至極。”


葉晚落惡狠狠的瞪向溫情:“你胡說,我懂。”


“你如果真的懂,就該知道,你根本就不愛霍庭深,有附加條件的感情,怎麽能算是愛?”


葉晚落諷刺的看著溫情冷笑:“溫情,別在我麵前裝,我就不信,你愛霍庭深,單純的隻是愛。”


溫情堅定而有力的道:“我是。”


“笑話,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你跟霍庭深都不能算認識,就爬上了他的床,你還敢說,你不帶任何私心?嗬,不過,如果我是你,我想,我大概也說得出這種風涼話。畢竟,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成王敗寇。在感情上,你的確贏了我。”


葉晚落說著,重新又站了起來:“不過溫情,我也隻會讓你贏到這裏,今天,就將成為你跟霍庭深感情的終結,我要讓霍庭深知道,背叛我的下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