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484章 結果如何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第484章 結果如何


溫情回到家,陪霍霍玩兒了沒多會兒,霍庭深就回來了。


他走到溫情身邊,去抱霍霍。


溫情道:“這麽早就回來了?”


“早?我還嫌晚呢,這群煩人的家夥,耽誤了我陪老婆孩子的時間。”


聽他這麽說,溫情別提多開心了。


“我也沒閑著,今晚去跟好好一起吃飯了。”


霍庭深看向她:“你比我忙,天天忙著雨露均沾呢。”


溫情倒是覺得無語至極:“得了吧你,你以為我願意去啊。”


“我看你倒是很願意,”以她的個性,她要是不願意,誰能逼她?


哼,得了便宜還賣乖。


溫情正經道:“跟好好吃飯,我當然是樂意的,可今天出門的時候,不是碰到霆仁了嗎,霆仁不願意一個人吃飯,也非得跟我一起去,然後這一頓飯吃的,我就聽那兩個人在一旁打嘴仗,真的是頭疼的很。”


霍庭深扯了扯唇角。


溫情又道:“我之前是不是就說了,這倆人是上輩子的冤家,真的一點兒也不假。”


霍庭深扯起唇角淺笑。


溫情碰了他一下:“你笑什麽呀。”


“我倒不覺得,他們是冤家。”


“啊?”


霍庭深抱著霍霍站起身,憑他對霍霆仁的了解,這小子有問題。


“要不要一起去給霍霍洗澡?”


溫情點了點頭,兩人一起帶著霍霍上樓去了浴室。


霍霍在水裏玩兒的很開心,溫情坐在一旁問道:“懷恩回來了嗎?”


“沒。”


“你今天……到底為什麽對懷恩那樣呀?”


霍庭深冷著臉:“因為她蠢,真心對她好的,她棄之如敝履,對她虛驚假意的,她卻視若珍寶,蠢貨。”


溫情恍然,原來是因為自己呀。


她道:“其實,在二嫂出事之前,我跟懷恩的關係已經緩解了不少。”


“行了,她的事兒,你不用說了,我心中有數。”


溫情嘟嘴:“對自己的親妹妹,別太苛刻,既然你覺得她蠢,那你點撥點撥她不就好了?”


霍庭深望向她:“我發現,你對霍懷恩是最寬容的。”


“胡說,我分明是對你寬容,因為懷恩是你的妹妹呀。”


霍庭深不禁勾唇,單手摟住了她的肩膀。


給霍霍洗完澡後,溫情就抱著孩子回了房間去哄睡了。


霍庭深下樓,給佟管家打了電話。


沒多會兒,佟管家就進了客廳:“三爺。”


霍庭深轉身進了書房。


佟管家隨後也跟了進來。


霍庭深淡定的坐下,看向他:“說吧,調查的如何了。”


“二爺去親子鑒定中心,的確是為了做親子鑒定的,會修改您跟夫人的鑒定結果,也是因為正巧遇上了。”


霍庭深揚起眉心:“二哥的鑒定結果如何?”


“他跟知廉少爺,親子關係不成立。”


霍庭深握拳,臉色都凝重了許多。


他站起身,對佟管家道:“我已經給霆仁打過電話,讓他去將二哥的別墅收回,明天你去醫院通知葉晚落,讓她盡快找房子,等她出院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霍家以及之前的別墅,我們霍家,不歡迎她。”


佟管家恭敬的道:“三爺,我有三個擔心。”


“說吧。”


“二夫人還沒有確定是不是真的有抑鬱症,如果她真的是,我們這樣把她趕出去,萬一她再……”


霍庭深凝眉:“第二個擔心呢?”


“對外,沒人知道知廉少爺不是二爺的孩子,輿論一定會一邊倒的認為您不顧兄弟情義的。”


霍庭深眼神冷凝。


佟管家繼續道:“再者,四小姐那邊,我們隻怕也說不過去。”


霍庭深冷哼道:“她的意見不必采納。”


“可之前兩點,也很難辦,除非,我們將這件事兒公開,這樣一來,就算二夫人出點什麽事情,或者輿論說了什麽,我們也都不會太過被動。隻是……這樣一來,對已逝的二爺,似乎有些不太好。”


霍庭深走到窗邊,抱懷沉思了良久。


佟管家立在身後,一動未動。


良久後,霍庭深才道:“你不必去見葉晚落了,明天一早,你去鑒定中心,想辦法讓他們再出示一份鑒定結果,送到我公司來,我有用。”


總之,葉晚落這個女人,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留在霍家了。


這簡直就是對霍家的侮辱。


第二天清晨,童好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間。


她坐起身後,第一件事兒就是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還好,都在。


她納悶不已,昨晚不是在霍霆仁的酒吧喝酒來著嗎。


難道又喝醉了?


這裏是哪兒呢?


她下床,來到了門口。


看到走廊裏的裝潢風格,她瞬間就鬆了口氣,還是在霍霆仁的酒吧。


還好還好。


酒吧的工作人員上前來,“童小姐,您醒啦。”


“你好,霆仁呢?”


“老板昨晚把您送進房間後,就先走了,他囑咐我們,不要去吵您,讓您今早吃過早飯後再離開。”


童好不禁一笑,這小子,還挺體貼的嗎。


她沒吃早飯,跟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後,就先離開了。


上車後,她給霍霆仁打電話,不過,霍霆仁並沒有接。


想來這個時間,他應該去學校了吧。


今天不是開學的日子嗎。


她將手機放回包裏,發動車子離開。


晌午的時候,霍庭深自己來到了醫院。


見到他,葉晚落的表情都亮了幾分。


她坐起身,看著霍庭深,聲音柔和的道:“庭深,你來啦。”


霍庭深冷漠的望著她。


葉晚落看到他的表情,心裏微涼,不過卻還是問道:“這個時間,你怎麽會過來的,是……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霍庭深毫無表情的問道:“說說吧,你自殺的理由是什麽。”


葉晚落愧疚:“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這段時間,覺得壓力很大,也不知道為什麽總愛胡思亂想,總覺得活著沒意思,所以就一時衝動……”


她說的,麵上表情也淒苦了幾分。


霍庭深冷笑:“哼,藏了那麽大一個秘密,你當然會壓力大,你不光壓力大,膽子也很大,葉晚落,我可真是低估你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