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45章 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三……三嫂?


她凝眉:“霆仁,我跟霍先生沒有……吭,總之,你以後不許這麽叫了。”


“幹嘛呀,三嫂,你還害羞了啊,反正早晚都是一家人,領了證,你們就算夫妻了,我當然要叫三嫂。”


霍庭深聽了這話,心情不錯。


他揉了揉霍霆仁的頭:“小子,這幾天你要是想出去旅遊,就去佟管家那裏支一張卡,高考結束了,你就好好給自己放一個假吧。”


“那我可以一個人張羅我自己的朋友去旅行嗎?”


“當然,隻要你能保證你的人身安全,畢竟你已經成年了。”


霍霆仁驚訝,三哥這意思是,他終於可以一個人單獨出去旅行了?


天,看來三哥今天心情不錯呀。


他看向溫情,心中竊喜,三嫂真是個福星呀。


還沒嫁進來呢,就已經能造福他了呢。


霍庭深上車:“你進去吧。”


“好的,”他低頭看向溫情:“祝二位今晚夜生活愉快,還有三嫂,加油。”


不等溫情說什麽,霍庭深已經將車門關上。


司機發動車子離開,霍霆仁哼著小曲兒進屋。


車子開出霍家大院兒。


溫情鬱悶的歎口氣,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冷靜冷靜,我得冷靜。


她一個勁兒的默念著這幾個字,生怕自己會原地爆炸。


霍庭深轉頭看向她:“怎麽,不舒服?”


一聽到他的聲音,溫情倒是不能淡定了。


她對司機喊道:“陳師傅,靠邊停一下車行嗎?”


陳師傅以為她不舒服,忙在路邊停車。


溫情轉頭白了他一眼,這才下車。


她走到路邊,雙手圈在唇邊做擴音器,臉對著車來車往的馬路,用力的喊:“啊……”


霍庭深忍了忍笑,她現在應該很想打人吧。


畢竟挖坑埋自己的這種事兒,不是所有人都幹得出來的。


聰明如她,竟然也會這麽容易的就把自己埋掉了,不爽是正常的。


他不下車,就由著她發泄。


發泄完,她拉開駕駛座的門,對陳師傅道:“陳師傅,今天這車,我來開吧。”


“啊?”


陳師傅回頭看向霍庭深。


霍庭深擺了擺手:“你下班吧。”


溫情上車,發動車子,一踩油門就上路了。


她邊開車邊問道:“你打算用那晚上的事兒要挾我多久。”


他抱懷,一臉隨性:“不好說。”


“我有沒得罪你,你幹嘛非要拽著我一個人欺負。”


“誰讓你這麽不小心,非要讓我抓到把柄呢?這可怨不得我。”


她從後視鏡裏快速的看了他一眼:“霍庭深,我現在可是把握著你的生死呢,你立刻跟我保證,保證以後再也不要招惹我了。”


“我要是不同意呢?”


“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要把車開進溝裏去,咱們兩個同歸於盡算了。”


“既然你這麽希望跟我生同衾死同棺,那我就趁了你的心意,黃泉路上,咱們兩個做個伴兒,也不孤單,你說呢?”


“你……”


她簡直是無語了,他怎麽能這麽不要臉呢。


霍庭深從鏡子裏看著她氣鼓鼓的表情,勾唇:“敢威脅我霍庭深的人,你是第一個,溫情,恭喜你,你成功的勾引到我的注意了。”


她不悅:“我並不想勾引你,也沒想過離你太近,過了今天以後,我跟你之間,就真的不會再有任何往來了,所以,霍先生,以後請你……”


聽到霍先生這三個字,他覺得刺耳,直接打斷她。


“以後不要再叫我霍先生,你以為霍先生這三個字是路邊小狗的專用稱呼嗎?竟然對什麽人都能用。”


她無語,他有病吧。


“我就隻這樣稱呼過你和霍二爺。”


“我二哥不是人嗎?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叫一聲霍先生,誰知道你在叫誰。”


溫情無語:“你們都姓霍,為什麽我不能叫他霍先生。”


“總之我說不許就不許,改個稱呼,改一個隻針對我一個人的稱呼,我說過了,我不喜歡被人隨便對待。”


她氣鼓鼓的道,“那以後叫你霍老三,叫你二哥霍先生,這樣可以了吧。”


她被他氣的,已經把剛剛說過以後不會再往來的話給拋到腦後了。


他瞪她,明明說過了,不喜歡被她隨便對待,可她竟然張口就叫霍老……


“你叫一聲試試。”


“霍老三。”溫情沒在怕的好嗎?


他眼神一淩,身子前傾,快速的鑽過正駕駛和副駕駛之間的空隙,矯健的坐到了副駕駛座上,手一拉方向盤。


車子向路邊駛去,她驚嚇,忙踩住了刹車,轉頭喝道:“你瘋啦。”


“怎麽,害怕了?剛剛不是還想跟我一起同歸於盡的嗎?”


“你說要跟我黃泉路上做伴,我不願意,所以我不要跟你一起死了,不行嗎?”


他隨手拉下手刹,看向她:“不願意?”


“沒錯,我不願意。”


“那你敢不敢把剛剛的稱呼,再叫一遍?”


“霍老……唔……”三字還沒說出口,他已經快速一旋身,彈到她身前,吻住了她的唇。


她剛想掙紮,他又熟門熟路的將駕駛座的椅子放倒,順勢壓在了她的身上。


“唔……唔……”她費了半天的力,才終於將臉側開,他的唇順勢落在了她的耳畔。


“霍庭深,你瘋啦,你走開。”


“你不是問我,到底要用那晚上的事情要挾你多久嗎?就在剛剛,我想到了一個可以讓你解脫的好辦法。”


她不信的看向他,端看他的表情,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麽好辦法。


“那晚你撩了我一次,今晚我就強你一次,那麽,那晚的事情,咱們就算扯平,如何?”


“誰……誰強你了,那晚上,我有清醒過,明明是你在上麵,怎麽能算是我強你呢。”


“起碼你撩了我,我不是說過了嗎,男人是不會主動拒絕投懷送抱的漂亮女人的。”


她被他氣的咬牙啟齒:“分明就是你自己立場不夠堅定。”


“即便如此,開始的人,是你,這一點你承認吧。”


她臉微微一紅,大概是她吧。


那天,她實在是喝的太多了,真的記不得了。


“所以,還是你虧欠了我,這是一個最最公平的辦法。”


他說完,看著一臉蒙圈的她,勾唇一笑,低頭再次開始吻她。


她懵了,被他吻的頭暈目眩。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