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425章 溫情,戲不錯嗎

時間:2020-02-27作者:無盡夏


第425章 溫情,戲不錯嗎


佟管家應道:“記得的,他是老二爺的好兄弟,也是二爺樂隊裏的吉他手,當年去霍家做過很多次客。”


霍庭深點頭:“對,就是他,你現在有他的消息嗎?”


“老二爺走後,樂隊解散了,他們也沒再跟咱們霍家往來過,所以消息也早就斷掉了。”


“那你派人去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下落。”


佟管家沒有問霍庭深的目的,隻是有些擔心的道:“三爺,已經沒了音信近二十年的人,找起來恐怕如大海撈針,會有些難度。”


霍庭深倒也不急,淡定的道:“時間很充分,慢慢找,總能找到的,需要什麽,讓少康配合你。”


“好的三爺。”


“那你先回去吧,晚上再過來送餐就好。”


“是。”


佟管家出門後,溫情有些好奇的看向霍庭深道:“二叔以前還組建過樂隊呀?”


“嗬,”霍庭深淡定一笑:“二叔這個人,天生反骨,在那個年代,做盡了霍家不允許做的事情,當年也著實讓我爸頭疼不已。”


“我倒是覺得,是你們霍家的規矩太多,二叔做的,都是自己喜歡的事情,人活著,本來就該做自己喜歡的事兒才幸福。”


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霍庭深倒是不禁笑道:“現在你倒是覺得二叔好了?”


溫情納悶道:“我什麽時候說過二叔不好了。”


“沒說過嗎?”霍庭深湊近她,調侃道:“二叔的墳你都打算挖了,還算好嗎?”


“我哪有?”溫情一臉驚訝的看向他:“你可別為了逗我就亂說話。”


霍庭深看著她,嗤聲一笑。


也就隻有跟這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會如此由衷的感到快樂了。


“喂,你還笑,我說真的呢。”


霍庭深點頭:“行行行,是我瞎說,我錯了,行了吧?吃飯,我餓了。”


他轉身走向餐桌邊。


溫情在心中想,挖二叔墳?


這話……怎麽聽起來,倒真有些耳熟呢?


吃飯的時候,霍庭深的手機響了。


他接起後,一如既往冷清的道:“怎麽了?”


那頭傳來霍霆仁的聲音:“三哥,剛剛二嫂給我打電話,說你把二哥給打了?”


霍庭深冷聲道:“怎麽,你要為他報仇?”


霍霆仁訕笑了兩聲:“三哥你這話說的,好像我為二哥報仇能打得過你似的。”


霍庭深吃了一口菜:“那你打電話來廢話什麽?找我確認我是不是真的打人了?”


“怎麽會,二嫂是想讓我幫她告訴你一聲,二哥最近身體不是特別好,讓你不要太衝動,還說希望我們兄弟能夠和睦。”


“那你也告訴她,少多管閑事。”


霍庭深想到了今天霍庭馳病歪歪的臉色,眉心也是緊了幾分。


難道他真是生病了?


不過他隨即又冷哼道:“難道霍庭馳的身體不好,全世界的人就都要讓著他?”


“三哥,你別吼我呀,好好的,你打人也不對,你怎麽忽然間,也這麽不讓人省心了。”


“霍霆仁?”霍庭深聲音不禁提高了幾個分貝。


霍霆仁嘿嘿一笑:“好好好,三哥,我知道了,我不該教育你,我錯了還不行嗎。”


霍庭深看了對麵的溫情一眼,沉聲道:“正好你打來電話,告訴你一聲,記住了,溫情不是你的堂姐。”


“啊?”霍霆仁聽懵了:“三哥你什麽意思?”


霍庭深將關於親子鑒定的大烏龍告訴了霍霆仁。


霍霆仁聽後,激動大喊道:“真的嗎?三哥,這事兒不會假吧?那三嫂以後就還是我名正言順的三嫂了唄?”


“當然沒假,所以以後,不要跟你三嫂勾肩搭背的,注意分寸。”


餐桌對麵,溫情瞪了他一眼,這男人。


霍庭深看到溫情的反應,倒是得意的勾起了唇角。


霍霆仁一副認命的口吻道:“反正我已經被你們過河拆橋拆習慣了,也沒什麽了,不過三哥,真的太恭喜你們了,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呀,你要請客。”


霍庭深揚眉:“我不光會請客,還要給你們發紅包。”


“三哥威武。”


霍庭深道:“那你現在還覺得,我不應該打二哥嗎?”


霍霆仁凝眉道:“該打,太該打了,二哥是不是瘋了,他自己過的不好,也見不得自己的親兄弟好嗎?如果我是你,也不會饒了他的。”


“行了吧,少貧嘴影響我的食欲。”


他說完,掛斷了電話。


溫情問道:“怎麽,你二哥找霆仁了?”


“葉晚落多管閑事,找到了霆仁,別管她了,吃飯吧。”


溫情聳了聳肩,沒有繼續追問。


吃過飯後,溫情本打算睡個午覺的。


可霍庭深這種人,又怎麽會讓她睡清閑了呢。


因為上午她在會所門口踢他的那一腳,他堅持咬定,她身體好的很。


所以最終結果就是,她一下午,就被他按在了床上……


他倒是樂此不疲的,可她累呀。


第二天早上起床後,她堅決不肯再留在二叔別墅裏了。


真實的理由,自然是自己真的伺候不了這頭餓狼。


但她說的比較婉轉,她說,她想霍霍了。


還說的一臉真誠。


霍庭深道:“不過才分開兩天,也不至於吧。”


“怎麽不至於呀,要不人家都說,男人就是沒心,隻顧自己快活。”


她佯裝委屈兮兮的樣子道:“做了媽的人,誰還能跟孩子分開這麽久呀。”


看她委屈兮兮的樣子,霍庭深微微彎身,臉湊到她的麵前。


溫情緊張了幾分:“幹……幹嘛呀。”


“溫情,戲不錯嗎。”


“誰演戲了,我真想孩子了。”


霍庭深點頭:“那你掉兩滴眼淚,我就帶你回去。”


溫情一聽,抬手就開始拍打他。


“討厭的家夥,你竟然真讓我哭,你不知道會讓女人哭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嗎。”


霍庭深被打了,卻是開心的不得了。


他將她扯到懷裏束縛住後,低頭看著她道:“行,帶你回去,不過你可別以為,回去了你就解放了,我可沒那麽容易打發。”


他說著,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走吧。”


溫情心想,回了家,他總不能這麽沒白天黑夜的折騰她了吧。


她的老腰……不,是小腰真的受不了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