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423章 是二爺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第423章 是二爺


佟管家道:“好的,三爺,三夫人,當初給你們做鑒定的那個工作人員,在我們拿到鑒定結果後的第三天就離職了,離職原因是,他們要舉家去泰國定居。”


霍庭深麵帶狐疑:“這麽巧合?”


“這的確是有些容易讓人產生懷疑,所以,我就通過關係,調查了他以及他親人的所有資料,結果發現了他妻子的銀行賬戶中,在我們取結果的那天,莫名其妙的多了二百萬的轉賬。”


霍庭深揚眉:“二百萬?對於他們來說,應該不是一筆小數目吧。”


“是的。”


“調查過這筆錢的來源了嗎?”


“這筆錢……”佟管家擔憂的看了霍庭深一眼,才又繼續道:“來自於二爺的賬戶。”


“二哥?”霍庭深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他眼神中染上了一抹戾氣。


二哥怎麽會知道自己做親子鑒定的事情,難道霆仁說漏了嘴?


又或者是……他派人監視自己了?


二哥修改了結果,就為了拆散他跟溫情?


明知道他這段時間到底有多麽的痛苦,可二哥竟然還能做出這麽殘忍的事情。


兄弟情……嗬,都是狗屁。


他聲音冷凝著對溫情道:“小情,你進屋去,我出去一趟。”


溫情拉住了他的手腕,看向霍庭深道:“我知道你要去幹嘛,可你得先冷靜下來。”


霍庭深惱火道:“這種時候,你覺得我還能冷靜的了嗎?那是我的親哥哥,可他卻因為自己的目的,差點毀了我。”


“那你去能做什麽?”溫情聲音也高了幾分:“那是你的親哥哥,你能拿他如何?”


霍庭深握著她的手,表情凝重道:“我不好過,他也別想痛快,就算是親兄弟,也要明算賬。”


他說完,看向佟管家:“照顧好溫情,我去去就來。”


佟管家恭敬的道:“是,三爺。”


霍庭深轉身離開。


溫情無奈的轉頭望向佟管家。


佟管家寬慰道:“三夫人,三爺心中的怒火,誰都無法平息,所以不管誰都攔不住他的,與其擔心,您還不如進屋去休息。”


溫情歎口氣,也是無可奈何。


霍庭深出發後,在路上給霍霆仁打了一通電話。


他問霍霆仁,有沒有在霍庭馳麵前說過他跟溫情的事兒。


霍霆仁信誓旦旦的道:“當然沒有,你說這件事兒不能讓除了我們四個之外的第五人知道,所以我一直都守口如瓶的呀,怎麽三哥,是二哥問過些什麽?”


“既然沒有,你就不必管了。”


他將電話掛斷,車子在霍庭馳家的別墅門口停下。


他走進去的時候,葉晚落正抱著孩子在院落裏哄睡。


聽到門鈴聲,她直接就走到門口問道:“誰呀。”


隔著鐵門,霍庭深滿心怒火的道:“開門。”


聽出霍庭深的聲音,她立刻開門:“庭深,你怎麽來這裏了。”


霍庭深沒有理會她,直接走進去,推開了玄關的門,進屋。


葉晚落見他來勢洶洶,便也跟著進去。


霍庭深看到了正在客廳裏看書的霍庭馳,冷聲道:“所有人都出去。”


霍庭馳放下了手中的書,看向他。


見阿姨們離開,霍庭深回頭看向葉晚落:“你不是人嗎?出去。”


“庭深,你……”


“讓你出去。”


見霍庭深發了脾氣,葉晚落倒也不敢多問什麽了,直接轉身離開。。


霍庭深走到霍庭馳的輪椅前,一把拎住了霍庭馳的衣領。


霍庭馳喝道:“你這是做什麽。”


“你說呢?”


“霍庭深,我可是你的二哥,你對兄長的尊重之心呢?”


“你也有臉說自己是我的二哥?”他用力將霍庭馳按在了輪椅後背上,雙眸危險的眯起:“你配嗎?”


霍庭馳喝道:“你發的什麽瘋。”


霍庭深眼神中帶著戾氣:“你明知道我有多愛溫情,竟然還敢對我拿出去的親子鑒定結果動手腳,霍庭馳,你到底安的什麽心。”


他說著,麵孔都猙獰了幾分。


霍庭馳望向他,知道他既然會來找自己,必然是有了什麽證據。


本打算利用這個機會,讓他們永遠分開的,沒成想竟然失敗了。


“我安的什麽心,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嗎?”霍庭馳臉上帶著理所當然:“白成泰的女兒,不配做霍家的女主人,我一心想把她趕出霍家,既然被我發現了機會,當然要多加利用,隻可惜呀,我沒想到她看到結果後,明知道自己是你的堂妹,還要留在你身邊,簡直就是厚顏無恥。”


聽到這裏,霍庭深抬手,狠狠的在霍庭馳的臉上揮了一拳。


這一拳力道很重,霍庭馳嘴角當即就有了血跡。


他抬手抹掉了血跡,嗬斥道:“你瘋了嗎,竟然為了一個女人,毆打自己的親哥哥,在我們霍家,何時有了這樣的傳統。”


“那麽你明知道我之前是為什麽引起的疾病,卻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倒是來說說,霍家又什麽時候,有了親兄長害自己親弟弟的傳統?”


霍庭馳絲毫不認為這件事是自己錯了,“長痛不如短痛,我說過,我是為了你好。”


霍庭深再次抬手揮了他一拳。


霍庭馳咬牙,怒目瞪向他:“霍庭深。”


“霍庭馳你給我閉嘴,去你的為我好,你連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你還能為誰好?說到底,你不過就是自私自利的想要控製別人的人生。”


他繞到輪椅的後麵,強勢的將霍庭馳推到了鏡子麵前。


他看著鏡子裏的霍庭馳,眼神中帶著戾氣:“霍庭馳,如果你真的不懂得什麽叫自不量力,那你就好好的對著鏡子看清楚,你現在這副樣子,連路都走不了,有什麽資格管我?”


他說著,又轉身繞到輪前,雙手按住了輪椅兩側。


“我敬你的時候,你是我二哥,我若不敬你,那你就什麽都不是。我已經成家立業了,你幹預了我的人生,那你也別想好過,我寧可不要你這個哥哥,也不會讓溫情離開我,別太拿你自己當回事兒。”


他說完,一用力將他的輪椅推倒。


霍庭馳坐在地上掙紮著,想要爬起身都很費力。


他怒斥道:“霍庭深,你真是瘋了,不識好歹。”


“總也好過你不顧兄弟之情,是你傷害我在先的,那你也別怪我對你無情無義。”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