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412章 你這個殺人犯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第412章 你這個殺人犯


“你是……霍家老三霍庭深,”白雨凝眉:“怎麽會是你?你怎麽會找到這裏來的。”


霍庭深扯過一把椅子,坐下,翹起了二郎腿,冷漠的望向她。


“你覺得呢?”


白雨緊張了幾分:“是……你派人把我送到這裏來的?”


霍庭深露出邪性的笑容:“錯,是白月給了我機會,把你送到這裏來的。”


“你,”白雨望著他,當年,這個孩子可是親眼看到她害死了天浩的……


“你想幹什麽。”


霍庭深揚眉:“也沒什麽,就是偶然得知你竟然還活著,心裏有些膈應,我不舒服,又怎麽能讓你這個殺人犯痛快呢。”


白雨有些害怕:“你不會是想把我關在這裏一輩子吧。”


霍庭深冷笑:“你說對了。”


“庭深,當年阿姨……”


“閉嘴,外人都得尊稱我一聲霍三爺,你這個殺人犯,哪兒來的膽子,竟然敢直呼我的名諱?”


“霍三爺,當年我跟你二叔之間的恩怨,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也是一時衝動,才……”


“我隻看到了結果,我二叔死了,你卻還活著,他是一個那麽好的人,卻被你徹底給毀了,白雨,你是如何舔著臉活到今天的?晚上做夢,你就從沒有夢到過我二叔嗎?”


聽到這話,白雨蒼老的臉上滿是淚水:“怎麽可能沒夢到過,我每晚都會夢到他,每每都是冷汗淋漓的被嚇醒,我是活著,可我這二十年,生不如死,我看不到外麵的世界,感受不到親人的溫暖,我像是一個吃飯的機器,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吃飯,睡覺,做噩夢,霍三爺,活著的人,有的時候比死去的人更痛苦。”


霍庭深眼神一淩,站起身,走上前一把拎住了白雨的衣領,惡狠狠的道:“那你怎麽不去死,你知不知道,你毀掉的,不是我二叔一個人的命,還有他愛著的家人,愛人,和孩子,你這個毒婦簡直就是罪大惡極。”


白雨閉目,無法正視霍庭深滿帶憤怒的雙眸。


霍庭深將她拎起後,又鬆開了手,他嫌髒。


白雨跌坐在地,甚至都不敢站起。


霍庭深居高臨下的望著趴在地上的女人:“你給我聽好了,白雨,你的餘生,就將在這裏度過,我要讓你時時刻刻念起你的罪過,終日惶恐不得安寧,我要讓你一語成讖,讓你真的明白,什麽叫活著卻比死了更痛苦,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家人,分崩離析,等著瞧吧。”


他說完,轉身就要走。


白雨爬上前,抓住了霍庭深的褲腳。


“霍三爺,求你,別動我的兒子。”


霍庭深冷笑:“你覺得,你有這份資格求我嗎?”


他抬腳,甩開她的手,大步離開。


院長關上門後,跟他一起出來。


霍庭深冷聲道:“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來探望這個女人,我每個月,隻會給她支付最低標準的住院金額,所以,每天隻給她提供兩餐,且飲食不必太過豐盛。”


院長一一應下後,霍庭深昂首挺胸的離開。


白雨,既然你用詐死來逃避自己的罪責,那我就讓你,真正的嚐試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就是二叔給你的報應。


霍庭深沒有再回公司,直接就來到了家裏。


他進門的時候,霍霍在爬行墊上睡著了,溫情則坐在他身旁看書。


見他回來了,溫情驚訝了幾分:“今天怎麽這麽早。”


才四點。


“工作完成了,難道還要在公司耗時間嗎?回來陪陪老婆孩子不好嗎?”


溫情指了指霍霍:“可你家孩子睡了,爬累了,自己睡著了。”


“老婆也得陪。”


溫情舉了舉手中的書:“我在學習呀。”


“你這意思是,我還沒有你手中那本書重要?”


溫情歎口氣。


霍庭深又道:“怎麽不回答呢,它重要還是我重要。”


“都重要,你是要陪我一起生活的人,它是我前進路上的糧食。”


“哼,話倒是說的好聽,也沒見你放下書來陪我。”


溫情將書放到了一旁:“這樣行了吧?”


霍庭深得意一笑。


看起來似乎很滿意溫情選擇了他。


他走到她身畔坐下後,順勢躺在了霍霍身邊。


溫情看著他的表情,問道:“你今天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了嗎?”


“你最近倒是變的有眼力界了。”


溫情努嘴:“看來我看的沒錯,怎麽了嗎?”


霍庭深看向她:“我的表情很明顯嗎?”


“倒也不是,就是……感覺吧,”她聳肩。


霍庭深坐起身,對她道:“我剛剛去見了白雨。”


溫情轉身,專注的看向他,卻什麽也沒問。


霍庭深又道:“她說她這二十年,活的生不如死,嗬,可笑嗎?”


溫情雙腿屈起,手臂放在了膝蓋上。


“其實,如果我是她,我倒寧可坦然點兒,去接受該有的懲罰,也好過這一生像是老鼠一樣,躲著生活。”


霍庭深眼眸中帶著厭惡的道:“這種人,就不配有什麽好下場。”


溫情想到什麽似的又道:“你沒對她做什麽吧?”


“那種老女人,不配讓我親自動手收拾她,不過,她也休想好過,她不是喜歡苟且偷生嗎,我就讓她苟且到死。”


“你到底把她送到哪兒了啊。”


霍庭深抬手揉了揉她的頭:“保密。”


有些事情,不告訴她不是想瞞著她,隻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心裏最黑暗的那一麵,僅此而已。


溫情點了點頭,她了解霍庭深。


他既然說不會要那個女人的命,就一定不會。


白月母女在酒店耗了三天後,酒店經理親自登門,婉轉的勸兩人退房,換別家酒店住。


聽出了經理的驅趕之意,白月那沒用的自尊心又跳出來作祟。


她推了經理一把:“怎麽,你也看不起我,怕我交不起你的房費不成,你這個窮鬼,看清楚了,我可是白月。”


經理平靜的道:“既然如此,請白小姐現在立刻補交上今天的房費,如果您不補的話,那我隻能讓人請白小姐和白夫人離開了,屆時,難看的隻怕是你們。”


聽到這話,白月惱火的抬手就摑了對方一巴掌。


“你算老幾,也敢看不起我。”


經理淡定的掏出手機,撥打了110報警電話……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