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70章 真相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霍庭深望著她,一臉無奈:“今天不是個合適的時機。”


“霍庭深,該麵對的問題,不是靠逃避就能解決的,這些道理,其實你都懂,所以,我不想說什麽勸你的話,我隻想知道真相,過分嗎。”


霍庭深站起身,麵帶不悅:“我說了,今天不行,不可以。”


他說完,轉身離開了。


與其說是離開,倒不如說,他是再一次選擇了逃避。


他想著,能拖延一天算一天。


他不想讓她跟自己一樣做這種選擇題,真的太難,太難了。


看著他關上的房門,溫情心裏打了個冷顫。


她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方式回避自己的問題。


還不等反應過來,霍庭深卻又重新推門走了進來。


溫情望著他,他走到床邊,將她擁入懷裏。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將壞情緒發泄給你,是我錯了。”


溫情心裏一陣難過。


高高在上的霍庭深,何時在別人麵前如此低聲下氣過呢。


她抬手,也同樣抱住了他。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可我能感覺到,你現在到底有多煎熬,我心裏很清楚,你的痛苦,全都來自於我。霍庭深,我不想自私的裝聾作啞,其實這些日子,我心裏也並不好過。


明明知道,有些問題早晚都要麵對,可我卻不知道這一天到底是什麽時候到來,這種滋味真的不好受,我不想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有問題,咱們一起麵對,不好嗎?”


霍庭深鬆開她。


兩人對視良久,霍庭深終是歎口氣


“該來的,也躲不掉,”他拉起她的手:“你跟我來吧。”


他下床,將她打橫抱起,再次出門。


他親自開車,將她帶到了二叔位於海邊的別墅。


坐在車裏,溫情有些迷糊的看向他。


“我們……為什麽要來這兒?”


霍庭深看著她,雙眸裏沒有任何的喜悲。


看到他這表情,溫情莫名的有些緊張。


霍庭深下車,繞到她這邊,將車門打開。


溫情下車之前,他用衣服將她包起。


現在還不到十月,天氣依舊炎熱,溫情抗拒道:“熱……”


“那也比被海風吹出病好,聽我的。”


溫情無力抗拒,畢竟他是為她身體著想。


包好後,他將她抱下車,帶進了別墅。


進了院落後,他將她放下。


溫情仰頭看著枝葉依舊繁茂的梧桐樹,又不解的看著他。


“你還沒說,我們為什麽要來這兒呢。”


“你小時候來過這裏,是因為嶽母有這裏的鑰匙,對嗎?”


溫情點頭:“是啊,為什麽要問這個?”


“你先別管,我問,你答就是了。”


溫情想了想,點頭:“好。”


“嶽母真的非常喜歡梧桐花,對不對?”


溫情繼續點頭:“嗯。”


霍庭深又問:“嶽母有說過,為什麽給你取名字叫言言嗎?”


溫情搖頭:“沒有,我也沒問過,這個名字與你要說的事情也有關係?”


霍庭深點頭,他拉著她,走到梧桐樹下的椅子上:“你坐吧。”


溫情聽話的坐下,仰頭看著他。


霍庭深歎口氣:“等我幾分鍾。”


他轉過身,走到一旁,背對著她,重重的呼了幾口氣。


他心裏太過沉悶,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有些事情,一旦說出來……世界將瞬間改變。


他真的不知道溫情到底能不能承受。


他不想改變兩人的關係,永遠不想。


溫情看到他焦躁不安的樣子,心裏擔心不已。


可目前,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隻有等了。


她要等他給她一個答案。


過了足有五分鍾,霍庭深才重新回到了溫情身前。


“我二叔年輕的時候,跟白雨有過一段感情糾葛,但在那之後,他便喜歡上了另一個女人,直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他愛的到底是誰,我是家裏,跟二叔在一起呆的時間最久的人。”


溫情點頭:“這些我知道,你跟我說過的。”


“這房子是我二叔親手設計的,當年,他想把這裏做為婚房,因為他心愛的女人喜歡大海,所以房子建在了海邊,也因為那個女人喜歡梧桐花,所以,這個院子裏才有了這棵梧桐樹的存在。”


溫情望著他,黑色瞳孔左右微微有些晃動。


“這個……我也知道。”


可是說這話的時候,溫情有些沒有底氣。


他問道:“嶽母喜歡大海嗎?”


聽到這問題,溫情心裏莫名有些害怕。


她沒有撒謊,認真的點了點頭:“喜歡。”


霍庭深呼口氣,看到她現在的臉色,他已經有些擔心她了。


“我二叔建好這棟別墅後,的確沒有讓家裏雇傭的阿姨來這裏工作,他讓人挑選了很多鍾點工,可是,他卻從來都沒有將鑰匙交給任何鍾點工。”


溫情凝眉,望著他,沒有說話。


“可是……二叔喜歡的人,手裏是有這裏的鑰匙的。”


溫情驚訝不已的看向他:“你不會是要說……你二叔喜歡的人,是我媽媽吧?”


霍庭深望著她,沒有言語。


溫情不置信的搖頭:“不可能。”


“為什麽不可能?你別忘了,你母親的書裏,有我二叔的照片,她手裏也的確有這裏的鑰匙。”


她堅定的道:“那又如何?興許真的是當時因為什麽事情,所以我媽才無意間得到了鑰匙。”


“那照片呢?你母親書架裏的那些書,很多都是我二叔的。”


溫情凝眉:“我……或許是因為我媽知道我喜歡書,所以從你二叔那裏借來的呢。”


“你三歲的時候,我二叔就不在了,那時候,你能有多喜歡書?溫情,你得麵對現實。”


溫情搖頭:“這才最大的不現實,我媽跟你二叔,他們兩個分明就是兩個世界裏一百杆子也打不著的人,他們怎麽可能會有這種聯係。而且,我媽是白成泰的……”


她正說著,忽然間想起當初白成泰說過的話。


他說,他們之間先背叛彼此的,不是他。


溫情臉色忽然凝重,她緩緩抬頭看向霍庭深:“所以,這就是你避著我的原因?”


霍庭深搖頭:“小情,我二叔親生的女兒,叫言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