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38章 所謂妻子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第338章 所謂妻子


溫情沒想到,她會先對自己的工作下手。


“我為什麽要辭掉我引以為傲的工作?”


葉晚落笑了笑:“是,一個女人,有一份工作,而且還是在大學做老師的工作,對於平凡的人來說,的確是挺好的。可是,溫小姐,你不是什麽普通的女人,你是霍庭深的女人,是帝徽集團的少奶奶。


對普通人來說很好的工作,對於帝徽集團的少奶奶來說,卻是完全拿不出手的很雞肋的工作,別人不會因為庭深的妻子是個大學老師,就誇讚他眼光好。”


對於這種說法,溫情有些嗤之以鼻:“我倒是從來不知道,在二嫂眼裏,工作還分高低貴賤。所以,二嫂是覺得,我若辭了職,別人就會因為我沒有工作,在家裏做白吃白喝的女人,而誇讚庭深眼光好?二嫂,你這是什麽邏輯?”


“帝徽集團的少奶奶,是不需要工作的,你隻要站在庭深的背後,幫他把家裏操持好就可以了。”


“家裏的一切,佟管家都安排的井井有序的,我即便在家裏,也幫不上什麽忙。若真的辭了職,我恐怕也就隻能像是二嫂一樣,每天自哀自怨,與社會脫節,過著怨婦一樣的生活了。”


葉晚落搖頭苦笑:“我知道,或許溫小姐看不起我沒有工作,可在這樣的家庭裏,需要的恰恰就是這種安分的少奶奶,佟管家再能幹,他終究不是庭深的妻子呀。溫小姐,庭深需要的是一個妻子,不是一個床伴。”


嗬,床伴……


溫情揚眉,語氣裏帶著幾分挑釁:“那敢問二嫂,你覺得妻子的職責是什麽?”


葉晚落自認為理解已經很深刻了,揚著下巴道:“妻子,是需要站在丈夫身邊,無時無刻給予關懷和照顧,讓他能夠在需要的時候,觸手可得,在忙了一天之後,能安心回家的人。”


溫情搖頭,諷刺的笑了。


她倒是說的很好,可似乎卻做的不怎麽樣。


不然,她一個已婚婦女,也不會一天到晚隻把目光放在別人的老公身上。


看到她的反應,葉晚落心中有些不高興的道:“你是不是……不認可我的話呀。”


“我隻是覺得,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二嫂認可的所謂的妻子的職責,與我的認知並不同,”她坦然道:“在我眼裏,妻子是可以跟丈夫攜手,一起快樂,一起悲傷,一起經曆好或不好的事情的,一起進步的人,而不是一個……變相的保姆。


你說的那些事情,保姆也好,管家也好全都能做的比我更好,可是妻子卻是獨一無二,沒人能夠替代的。丈夫需要的妻子,為什麽不能是一個床伴呢?在我看來,夫妻就是合法的床伴,隻有在這方麵契合了,生活才能和諧。”


溫情的話,讓葉晚落不禁眉心深擰。


她沒想到,溫情竟會說出這麽惡心的話。


倒是小瞧她了。


“庭深知道,溫小姐的思想這麽大膽奔放嗎?”


“這算什麽?霍庭深不光嘴上比我奔放,也對這件事兒身體力行,再說,我懂的這些,還不都是霍庭深教我的?他可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葉晚落的手,微微緊了幾分,這個女人有什麽資格炫耀這些,如果不是當年自己的讓步,她溫情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擁有這份幸福。


“或許在這方便,溫小姐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但在工作方麵,我還是認為,我才是對的。”


溫情不屑一顧:“我做不了被困在籠子裏的金絲雀,這個籠子再好,也得有能理解我的同類。霍庭深懂我,所以,他不會因為我的工作就嫌棄我,甚至於讓我辭職,他更加不希望我做一個廢人。


我知道,我的工作在二嫂眼裏是上不了台麵的,我也明白,我的這點收入,還不如佟管家的十分之一,可是,這份工作是我熱愛的,也是我的夢想,所以,我不會辭職。


即便結了婚,我也有資格,為了我自己的夢想而奮鬥,而努力,我不認為,在家裏做一個閑人,才能成為最合格的霍三夫人。二嫂,人各有誌,這件事兒,勉強不得,還請你以後,不要再說了,畢竟……你的想法,代替不了我。”


“如果我想看著你與這個家越來越遠,我當然也可以選擇沉默,可我不想這樣,我知道,現在的你是庭深快樂的源泉,所以我才會勸你的,我會說這些,也是為你好。”


又是為她好,溫情心中不禁嘲諷的想,這個葉晚落,莫不會以為自己是個菩薩吧。


可她離菩薩實在差太多好嗎?她總把為別人好的話掛在嘴上,卻做著沒人認可的,甚至於讓人有些討厭的事情,典型的就是個多事的八婆。


“我跟霍庭深自己的人生,我們自己負責,就不勞二嫂費心了。”


見溫情不為所動,葉晚落又道:“庭馳以前就不止一次的說過,特別討厭你在外麵拋頭露麵,你現在深得庭深的心,所以庭馳或許不會說什麽。


可若有一天,你們的愛情也慢慢趨於平淡的時候,庭深一麵受著外麵花花世界的吸引,一麵聽著庭馳的執念,開始責怪你的拋頭露麵,你還會覺得今天你的選擇是正確的嗎?”


葉晚落望著溫情,她就不信,這世界上有挑唆不斷的關係。


更加不相信這個溫情能夠真的完全不受她束縛。


“不會有那麽一天的,”溫情自信的望向她,“葉小姐會說出這番話,就已經證明,你不了解霍庭深。我相信他的為人,他愛的時候光明磊落,不愛的時候,也會坦坦蕩蕩的說出來,而不是像你所說的那般,用聲東擊西的方式,傷害曾經愛過的人。”


葉晚落不禁嘲諷的看著她身上的衣服。


“你身上的這套衣服,是當季時裝周上的新款,就連領尖兒鑲嵌的鑽石都是真的,售價是人民幣七十萬。這得用你十幾年不吃不喝的工資才能換到,即便如此,你還有底氣說出剛剛那番話嗎?”


聽到這話,溫情都有些嚇到了。


她這是把七十萬,就這麽隨隨意意的穿在了身上?


葉晚落趁她恍惚的時候又道:“溫小姐,恕我直言,你真的沒有做好成為庭深妻子的準備。如果你一直以這種狀態留在庭深身邊的話,你們的未來,必不會長久。”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