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21章 回到最初的時候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中午溫情才接到了黃婭的電話。


知道她在警察局,溫情一下班就立刻讓老陳將她送了過去。


找到黃婭和洛呈殊的時候,周子瑜的父親還在對洛呈殊和黃婭罵罵咧咧。


黃婭走到溫情身前道:“溫老師,我不是不讓你過來的嗎,我這邊馬上就要結束了,沒事兒的。”


“我不是不放心嗎,”她走到正在跟那對老夫妻周旋的洛呈殊身邊,“呈殊哥哥。”


看到溫情,周父更是惱火了:“好你個洛呈殊,本事不小呀,勾搭一個還不夠,竟然還有第二個,警察同誌,你應該把這種濫情的混小子抓起來槍斃才對。”


“周叔叔,你別亂說,這是我的一個妹妹,她已經結婚了。”


“你騙誰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家裏沒有妹妹嗎?結婚了的女人你都不放過,你還要不要臉。”


溫情看向警察道:“我叫溫情,要控告這位先生損毀我的名譽,至於證據,你們這裏的監控應該都記錄下來了吧,如果有什麽問題,我會讓帝徽集團的律師團隊代表我出麵的。”


“好的,霍夫人。”


見警察都對溫情恭恭敬敬的,周父想起了周子瑜說過的,洛呈殊認識帝徽集團的總裁和他的女朋友這事兒。


他心虛,忙又指著黃婭道:“就算她不是,但這個女人總是的,你濫情的事兒,我就沒有誣陷你。”


溫情跟他理論道:“你女兒已經跟呈殊哥哥分手了,他們不是情侶關係了,難道呈殊哥哥就不能再交女朋友了嗎?”


“胡說,你有證據嗎?我女兒說了,她跟洛呈殊根本就沒分手,他們還是情侶。”


洛呈殊重重的歎息一聲,他也是真的受夠了這無端的指責。


他掏出手機,找到了之前跟周子瑜的聊天記錄,交給了警察。


“警察同誌,這是我跟周子瑜的聊天記錄,分手是周子瑜提的,我挽留過,可是周子瑜表現的很堅決,後麵還有很多,是她在我們分手後,時常威脅我發的信息。”


警察接過看完後,望向周父:“你這女兒,罵起人來還真夠毒的。”


周父轉頭,剜了洛呈殊一眼。


一直覺得洛呈殊老實巴交的,沒想到竟然還留著這樣的心眼兒。


一番調查後,洛呈殊、黃婭和溫情就先離開了警察局。


而周父和周母則因為打人,被暫時關押。


出了警察局後,溫情看著洛呈殊的臉,無奈道:“呈殊哥哥,你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樣你會被吃死的。”


洛呈殊拍了拍她肩膀:“我明白,今天連累你們了,你們也早點兒回去吧。”


黃婭對溫情道:“溫老師,我最後還有幾句話想跟洛先生單獨說。”


溫情點頭:“那我去車裏等你。”


她離開後,黃婭站在洛呈殊身前,仰頭看著他的臉道:“我叫黃婭,家裏除了我爸媽之外,還有一個妹妹,我媽已經退休了,我爸再有兩年也退休,我妹現在在國外上學,以後也會留在那裏工作。我爸媽性格很好,感情也好,他們是我們小區裏公認的模範夫妻,也是我學習的榜樣。”


洛呈殊不解的望著她,不知道她為什麽說這些。


黃婭倒是對他伸出手:“重新認識一下,以後就算我們真的做不成男女朋友,也能成為關係不錯的朋友。”


洛呈殊對她笑了笑,點頭,跟她握手。


黃婭鬆開他:“朋友,以後不要再對傷害你的人心慈手軟了。”


“好。”


“那我先走了。”


黃婭對他擺了擺手,去了溫情車上。


車子駛遠,溫情笑眯眯的問道:“你們倆說什麽悄悄話了,我看你們還握手了呢。”


“我就是跟他重新介紹了一下我自己,還說希望跟他成為朋友。”


“朋友?”


黃婭對溫情點頭:“我之前有些太急了,沒有考慮他的立場,他現在的確不適合談論感情,所以,我打算回到最初的時候,跟他從朋友關係重新開始。”


溫情對她豎起大拇指。


黃婭歎氣:“就是不知道,他這段時間還會不會被周子瑜給牽製了。”


“我覺得……應該不會了。”


“為什麽?”


“其實他手裏一直有分手記錄,可是之前他卻沒有拿出來,這是不是說明,那時候,他可能還對周子瑜心存善念。但剛剛,他卻將這些交給了警察,我覺得,他是真的被逼急了,所以想要開始維護自己了。


而且,周子瑜的父母已經毆打了他,還被關進了警察局,現在就算周子瑜有心和好,可他們之間的鴻溝卻是已經無法再填平了,有些傷痕,存在就是存在,這些道理,呈殊哥哥總會懂的。”


聽溫情這樣分析,黃婭倒也覺得有道理。


不管她未來能不能跟洛呈殊走到一起。


她都是希望洛呈殊能夠幸福的。


接下來的幾天,周子瑜因為住院的緣故,沒有再來學校鬧。


黃婭每天都會給洛呈殊發信息。


溫情也是通過黃老師才知道,在警察局事件之後,洛呈殊便再也沒有去醫院探望過周子瑜了。


用洛呈殊的話來說,就是他已經沒有立場,也沒有理由再做這件事兒了。


期末考試過後,學生們都陸續離校了。


溫情順利的將班裏的所有學生都送走之後,也終於可以放假了。


中午,她跟辦公室裏三位老師一起吃了今年最後一頓員工餐後,就各自回了家。


她洗漱了一下,本來打算睡個午覺的,可是手機卻響了起來。


見是洛呈殊的母親打來的,她立刻熱情洋溢的接聽。


“喂,阿姨。”


“小情,”電話那頭,卻傳來洛家阿姨委屈的哭聲:“阿姨想問你件事兒。”


“阿姨你怎麽了?”


“呈殊他是不是又談戀愛了?”


“啊?不能吧,”呈殊哥哥可是剛拒絕了黃老師呢:“阿姨,你怎麽會這麽問呀,是發生什麽事兒了嗎?”


“周子瑜的爸媽找上門來了,說你呈殊哥是因為在外麵有人了,才非要跟周子瑜分手,導致周子瑜自殺的。可我自己養的兒子什麽品性,我還是了解的,我不信他能幹出這種事兒。”


溫情是真火了。


這周家人就沒一個正常的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