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20章 不能息事寧人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黃婭沉沉的歎息一聲:“周子瑜沒生命危險,可洛先生太可憐了。”


“怎麽了?”


“我剛剛來的時候,在走廊裏看到洛先生被周子瑜的父親打了,好多人圍觀,我本來想出麵幫忙,可是洛先生看到了人群裏的我,對我搖了搖頭。我知道,他不想讓我出麵,是怕事情越鬧越亂,但我就是看著難受,明明沒有做錯事情的人,為什麽要承擔責任?”


黃婭越說越難過。


溫情問道:“呈殊哥哥怎麽會在那裏的。”


“我不知道,我來的時候,他就在這兒。”


溫情有些擔心:“那……呈殊哥哥現在怎麽樣?還在被周子瑜的爸爸針對嗎?”


“嗯。”


“黃老師,你先別急,我過去找你。”


“別,溫老師,你別過來了,這件事情,你還是別插手了,這種時候,洛先生一定不希望我們參與其中的。”


溫情點頭:“那你打算怎麽辦?”


“我要再等等看,一會兒再做決定。”


“那一會兒你給我打電話。”


“好,”掛了電話,黃婭走到花壇邊坐下。


她在糾結,自己是該去還是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在她身邊坐下。


她轉頭看去,見是洛呈殊,她忙站起身:“洛先生……”


洛呈殊仰頭看著她,對她苦澀的笑了笑。


看到他臉上的淤青,黃婭擔心的問道:“你……”


“我現在挺狼狽的吧。”


黃婭難過:“他們也太欺負人了,怎麽能把人打成這樣。”


“沒事兒,這樣我心裏反倒會好受一點,起碼心裏沒有那麽愧疚了。”


黃婭有幾分著急:“你有什麽好愧疚的,你又沒做錯事情。”


洛呈殊抿唇:“可我耽誤了人家四年的青春這件事兒不假,如果不是跟我在一起,或許她早就結婚了。”


“感情這件事兒,從來都是你情我願,你不能把所有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這對你不公平。”


洛呈殊歎息一聲,沒有說話。


黃婭呼口氣,鬱悶道:“你在這裏等我一下,千萬別離開。”


她說著,排進了門診部,掛了一個便民門診的號,買了點跌打損傷的藥。


回到洛呈殊身邊後,她將藥打開,要幫他消毒傷口。


可他卻往後避了避:“沒事兒。”


她按住他肩膀,又惱火又心疼的道:“怎麽沒事兒,傷口都有了,你還要不要去上班了。”


見她幾乎要哭了,洛呈殊隻好老老實實的坐在原處,由著她幫自己擦藥。


黃婭道:“她父親不知道你們分手了嗎?”


“知道,隻不過,自己的女兒為了別的男人自殺,恐怕也沒哪個父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吧,他打我,也是為了出出心頭的怨氣。”


“他有怨,難道你就沒有嗎?”


洛呈殊看向她:“我是個男人,有些責任,不能都推卸給旁人。”


“你……”黃婭看著這樣的他,深感無奈。


可轉念一想,有責任心,並不是什麽壞事兒啊。


擦完藥,黃婭在他身邊坐下:“你怎麽會來這裏的,她通知你的嗎?”


“醫院通知我的,你呢?你怎麽會來?”


“我今早去學校聽說了她自殺的事情,所以想過來看看。”


她說著垂頭:“我並不想鬧出人命,如果我昨天不要讓你跟我演戲,是不是她就不會……”


看到她眼底也帶愧疚的模樣,洛呈殊想了想,安慰道:“這件事你不必自責,與你無關。”


“可……”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這樣了,”洛呈殊仰頭望向天空:“四次了,她每次自殺,都是在人群裏。真正想死的人,不會這樣,她隻是為了要嚇唬我而已。”


黃婭聽罷,心裏更是憤怒不已。


“所以,即便這樣你也忍了?洛呈殊,她瘋了,你也瘋了嗎?她今天會變成這樣,全都是你縱容的。”


洛呈殊望著她義憤填膺的樣子,倒是不禁一笑。


黃婭別扭道:“你笑什麽呀。”


“你說的對,我是咎由自取。”


“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黃小姐,”洛呈殊叫住她:“你不用覺得說錯了話,會傷害我,其實,有些道理我都懂,但千人千心,生而為人,總有許多無奈。”


黃婭點了點頭。


洛呈殊看著她,又道:“我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近幾年之內,我可能都不會再去談感情,你能喜歡我,我很感激,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跟我保持些距離,因為我不想讓你跟著我受到傷害。”


黃婭看著他,卻沒有說話。


她心裏其實有些難過。


她明知道不是時機,卻為了跟周子瑜賭氣,向他表白。


本來還可以從朋友開始做起的,可現在……


洛呈殊站起身看向她:“時間不早了,你快回去上班吧。”


黃婭也站了起來,剛要說什麽的時候,就聽到身邊傳來一道罵聲。


“我說呢,你著急忙慌的幹什麽來了,原來是在這裏私會情人。”


聽到聲音,兩人轉頭。


見周子瑜的父親抬手揮了過來,洛呈殊忙將黃婭拉到了自己身後。


拳頭重重的落在了洛呈殊的身上。


黃婭喝道:“老先生,你這是幹什麽,你怎麽能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呢。”


“你就是洛呈殊的姘頭吧,我告訴你,我今天不光打他,還要打你呢。”


他邊說著,邊推掖洛呈殊。


沒多會兒,他老伴兒也趕了過來。


洛呈殊回頭對黃婭道:“你快走。”


黃婭氣道:“我不走,我們又沒做什麽虧心事……”


她話都還沒說完,就已經被周子瑜的媽媽連打了幾下。


見狀,洛呈殊上前擋在了黃婭身前:“你們夠了,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我讓你們出氣,你們就占理了吧。”


周子瑜的爸爸也是罵道:“你這個畜生,我女兒都為你自殺了,你倒好,非但沒有自責,還在這裏私會野女人,你瞪著我幹什麽,怎麽,難道你還想打我不成。”


見到周子瑜的父母,黃婭總算是明白,周子瑜為什麽會這樣了。


她回身走了兩步,主動報警。


有些人,就是會得寸進尺,所以,這一次,她不想像洛呈殊一樣息事寧人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