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19章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霍庭深想也不想的道:“知道你像‘媽’一樣的嫂子會不高興,就別說了。”


溫情轉頭瞪了他一眼。


這男人說話不寒磣她能死嗎。


霍霆仁嫌棄的看了夫妻倆一眼。


“你們兩個真夠了,我還在呢,能不踩著我打情罵俏嗎。”


溫情也是氣道:“這是打情罵俏嗎,我這是單方麵的被打呢。”


霍庭深這會兒刺撓了這兩人,心裏可算是痛快了。


他寵溺的看向溫情道:“我打誰也不會舍得打你的,放心。”


溫情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問霍霆仁:“你來都來了,想說什麽,就趕緊說吧。”


“這不是還有二十多天就過年了嗎,二哥今天找我過去,問我家裏今年怎麽安排的,還問我……”他看向溫情,欲言又止。


霍庭深冷著臉道:“說。”


“問我三嫂今年會不會在家裏過。”


“我老婆不在家裏過年,難不成去大街上過?”


溫情表情尷尬了幾分。


霍霆仁也忙點頭道:“就是啊,我也是這個意思,一家人,本來就要在一起過年嗎,對吧三嫂。”


溫情沉默了片刻後道:“我可以回避一下的,正好我也沒做好心理準備。”


霍庭深睨著她:“過年需要做什麽心理準備,不過就是跟平時一樣,該吃吃該喝喝,僅此而已。”


溫情看向他,他應該知道她想回避什麽的。


霍庭深又道:“不想搭理的人,你可以不用在意,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所以別多想。”


霍霆仁點頭道:“要是你覺得我三哥一個人分量不夠,我也可以勉為其難的當個電燈泡,陪你們一起跨年。”


霍庭深想也不想的道:“我若分量不夠,你就更沒用了。”


“嗬,”霍霆仁站起身:“我算是知道了,我簡直就是來找刺激的,佟管家,你也別準備碗筷了,我走,走還不行嗎。”


他邊往外走邊道:“那我可就跟二哥回話了啊,今年過年還跟往年一樣。”


溫情對著他喊道:“喂,吃完飯再走。”


“不吃了,我怕我三哥咬我。”


他人已經離開了玄關,溫情搖了搖頭,對霍庭深道:“你們家怎麽會生出霆仁這種活潑開朗的孩子?”


“因為他年紀小,未經世事,所以他的人生裏,任何事情都比較順遂。”


他說完,想到什麽似的又道:“怎麽,你喜歡這種性格的?”


溫情瞪他:“別找事兒。”


“我就是好奇,你喜歡嗎?”


“喜歡啊。”


他冷著臉,似乎不高興了。


溫情聳肩:“你不高興也沒用,人人都喜歡靠近美好,人和事皆如此,霆仁是個美好的孩子,我為什麽要不喜歡?”


“那我在你眼裏,是怎樣的性格?”


溫情想了想,認真的總結道:“腹黑,狡詐……”


“夠了,”霍庭深剛拿起的筷子重新又放下,看向她。


她無辜道:“我還沒說完呢。”


“我不聽了。”


“不行,必須要聽,”她繼續道:“還心機深沉,但卻善良也溫暖。”


霍庭深原本沾染著怒氣的麵龐,此刻倒是瞬間緩和了。


“哼,你別以為後麵說幾句好話,我就會消氣。”


“是你要聽我對你的評價的,你這個人,本來就很複雜啊,誠如你自己所說,霆仁是未經世事,所以才簡單又明朗。而你是經曆過太多,明白了這世界的世故,所以才會把自己淬煉成了這個社會上的佼佼者。但不管別人眼中的你如何,我眼中的你,都是善良又溫暖的,這不是哄你的,是我的真心話。”


霍庭深唇角勾起:“吃飯吧。”


溫情拿起筷子,吃了兩口,轉頭又看向他道:“我過年的時候,不想留在這裏。”


“你怕見到誰?我二哥?還是葉晚落?”


“都有,不過我不是怕,是不想見,”溫情呼口氣:“你二哥討厭我,我又剛跟葉晚落鬧的不愉快,過年的時候再見麵的話,隻怕會在節日裏,讓大家都不愉快。”


“我倒是覺得,你沒有必要躲,我是你男人,這裏是你的家,你躲得了今年,躲得過明年嗎?霍庭馳就是霍家的二爺,葉晚落就是他的妻子,這一點我們都沒法兒改變,所以我們隻能坦然去麵對。再說,該沒臉見對方的不是你,是他們。”


聽他這麽說,溫情垂眸笑了笑。


霍庭深給她夾菜:“笑什麽?”


“對於你的評價,我還得再加一點。”


“要不是好聽的,就不必說了,影響心情。”


“應該算……好聽的吧,你還很護犢子。”


霍庭深得意:“嗯,我這是言而有信,我早就說過了,我的女人,我罩著。我罩的人,誰都動搖不了,所以在我身邊,你就放寬心陪著我就足夠了。”


溫情小聲問道:“那你以前,也說過要罩著葉晚落嗎?”


他斜她一眼:“我為什麽要說罩著她的話?我看你是不氣我難受。”


溫情笑了笑,他剛剛不是也氣她了嗎。


像媽一樣的嫂子……哼。


第二天早上,溫情來到學校門口,發現周子瑜竟然沒來。


可是學校門口,卻有一灘血跡。


她一進辦公室,就聽李蓓蓓在跟尹老師八卦這事兒。


“門衛說,當時那血濺的老高,兩個學生去幫她捂傷口都沒捂住呢,特別嚇人。”


溫情放下包,問道:“李老師,你說什麽呢?”


“溫老師,你沒聽說嗎,昨天在門口鬧事兒的那個女的,在咱們學校門口割腕了。”


溫情驚訝:“啊?什麽時候?”


“就昨天晚上啊,”李老師道:“咱們學校的門衛報的警,叫的救護車。”


溫情心情莫名沉重,這個周子瑜到底是想幹嘛,為了折磨呈殊哥哥,她是連命都不要了嗎?


“這事兒黃老師知道嗎?”


“她剛剛來了,聽說這事兒後,她又直接離開了。”


溫情掏出手機,撥打黃婭的電話。


接通後,她問道:“黃老師,你去哪兒了?”


“我在醫院。”


“你去看周子瑜了?”


黃婭歎口氣:“嗯。”


“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好,怎麽了,是周子瑜她……”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