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304章 掉進了一個叫溫情的大坑裏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第304章 掉進了一個叫溫情的大坑裏


溫情因為怒氣,而不自覺的握緊了手機。


“白成泰,你為什麽非要無限度的刷新惡劣的底線?你毀了別人的人生,還用別人來做要挾,你就不怕會下地獄嗎?”


溫情喝斥完,心裏卻並不覺得解氣。


白成泰道:“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對自己的姐姐趕盡殺絕,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坐了牢,小月的人生就毀了。”


“毀了她人生的人不是我,是你跟白雪,子不教,父之過,你們的驕縱,害了她,為何卻要讓我來為你們買單?不可能,絕不可能,你們早該體會一下,被人在心上紮刀的滋味了。”


“這麽說,你母親的事情,你不管了?那你可別後悔。”


溫情倔強的揚頭:“你敢曝光我母親的事情試試。”


聽到這裏,霍庭深大致明白了什麽。


他上前,將手在溫情身前攤開。


“手機給我。”


溫情看了他一眼,正糾結要不要給他的時候,霍庭深已經自己動手,將手機從她手裏捏出,放到了自己的耳畔。


“白成泰,我不管你手裏握著我嶽母什麽把柄,你隻管去公布好了,但你千萬別後悔,畢竟,我手裏也不是沒有你們白家的把柄的。”


白成泰警惕了幾分:“你這話什麽意思?”


“白南誠的身世,應該會成為你們白家最大的笑話吧,一個生父不詳的白氏集團的總裁,你覺得,會不會對白氏集團造成影響呢?”


白成泰握拳,他沒想到,霍庭深竟然將這件事都調查到了……


“霍總,得饒人處且饒人,小月的事情,能不能請您高抬貴手,如果小月真的被判了刑,媒體和輿論的聲音,也不見得會善待小情,畢竟,是她親手把自己的姐姐送進監獄的,這件事,對小情的名譽也是有損的,您覺得呢?”


“我看重的是她的人,不是她的名聲,她名聲再好,也沒人會給她頒發獎勵,她名聲再差,也是我霍庭深的妻子,我的妻子,我罩了,你就不用在這裏閑操心了,管好你自己的掌上明珠吧。”


他說完,將手機掛斷,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他彎身扯過椅子,在床邊坐下,嚴肅的望向溫情。


溫情凝眉:“你……幹嘛這麽看著我。”


“說吧,之前你堅持非要去白家住,是不是因為他用你母親的事情威脅了你?”


溫情別過臉,沒有回答。


霍庭深起身,捧住她的臉,強迫她看向自己:“說話。”


“是,沒錯。”


“為什麽不告訴我?”


“我為什麽要告訴你?”溫情也是一派坦然:“想當初,我把我的底線掏給你看,可你還不是照樣幫別人踩住了我的底線?”


霍庭深最擔心的就是這個:“所以,你不信任我了,對嗎?”


“如果是你的話,你能相信一個會背叛自己信任的人嗎?”


霍庭深望著她,表情凝重的道:“你這話,讓我太失望了。溫情,我對你好不好,你的心,真的感覺不到嗎?”


看到他失落的表情,溫情心裏有些難過。


“我感受得到,所以……”她咬唇:“所以我才對你敞開了心扉,讓自己的心接受了你,才慢慢的一點點的想要靠近你,才會在知道你背叛了我的時候,像被人萬劍穿了心。”


感受到她的情緒,霍庭深彎身擁抱了她,手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是我錯了,我們不要這樣了好不好?嗯?”


溫情的手微微抬起,想要擁抱他。


可心裏太多的雜念,讓她最終還是將手放下了。


“是我太自負,我不該沒有考慮你的立場,就自作主張的承擔了那件事的責任,讓你難受了這麽久,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糊塗的事情了。”


霍庭深鬆開她,捧著她的臉頰:“所以,你有任何事情,也都不要瞞著我,不要再傻傻的被人欺負了。你要記住,霍庭深是萬能的,不管你遇到任何問題,我都會幫你解決,即便是我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也會想辦法為你擺平,嗯?”


溫情隻是看著他,沒有應聲。


霍庭深又道:“說話呀。”


溫情點了點頭:“嗯。”


看到她的反應,霍庭深竟有些小開心。


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是這種熱臉貼在別人冷屁股上,非但不懂得躲避,還要把人家的屁股給暖熱的類型。


當然,這種執念,大概也就隻對溫情有效吧。


他是什麽時候被這個女人吃的這麽死的?


一直以為,是自己在套路這個女人,卻沒成想,原來自己早就已經先掉進了一個叫溫情的大坑裏。


他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鬆開她:“剛剛我跟白成泰的話,你聽到了吧?現在你可以安心了,為了白氏集團,他是不會公開你母親的事情的。”


想到剛剛他說的話,溫情垂眸一笑。


霍庭深揉她的頭:“笑什麽?說出來,讓我也樂嗬樂嗬。”


溫情一臉惱的道:“我笑自己自詡為聰明,結果卻是蠢的一塌糊塗。”


“哦?”霍庭深感興趣的問道:“怎麽會突然這麽清晰的給自己準確定位的?”


她瞪他:“喂,霍庭深,你別得寸進尺。”


霍庭深爽聲笑了起來:“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你說吧。”


她道:“我明明也知道我哥身世的事情,為什麽白成泰威脅我的時候,我就沒想到要拿這件事兒反擊他呢?”


“所以,你就總結出了結論,自己很笨。”


“不,”溫情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剛剛我的定位有問題,其實歸根究底,是因為,我不是你這種黑心老狐狸、滿心詭計的資本家。”


霍庭深抬手戳了她太陽穴一下:“你也學精了。”


她得意的哼了一聲:“我這叫聰明。”


“你也可以說是近朱者赤,”他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是爺教育的好。”


溫情有幾分無語,“見過自戀的,沒見過拿別人的優秀,往自己臉上貼金的。”


霍庭深不禁笑道:“優秀的霍太太,今天中午,你想吃點什麽?”


“吃什麽不重要,有件事兒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