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83章 我改變主意了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佟管家嗬斥道:“我們三夫人正在休息,請你立刻離開。”


可對方似乎並不把佟管家放在眼裏,繼續喊道:“二小姐,二小姐……”


溫情對著門口,聲音不大不小,卻足可以讓對方聽到:“她若有事兒,讓她自己上來找我,我不是可以讓她隨意差遣的丫鬟,沒事兒的話,別擾我休息。”


聽到這話,白家的傭人阿姨隻能下樓。


沒多會兒,門口再次傳來聲音。


這次,是白月跟佟管家的吵鬧聲。


佟管家沒說什麽,隻是阻止她進入溫情的房間。


倒是白月,潑皮一般的辱罵著佟管家。


“你不過就是一條霍家的狗,在我的地盤裏,裝什麽洋蒜,滾開。”


佟管家嗬斥道:“白小姐,你可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難道不明白做人不該擅闖她人房間的道理嗎?”


“什麽她人房間,這是我家,我家,我讓你滾。”


此時,房間裏的溫情,已經從裏麵將門打開。


白月手指著溫情,大罵道:“賤人,你好大的派頭呀,你是不是真以為,我不敢上來撕你?”


佟管家見她手指著溫情,抬手就握住了白月的手腕,向後一掰。


白月吃痛的大喊:“啊,啊,好痛,救命呀,要殺人了。”


佟管家將她推到一旁:“白小姐,請你注意你的言行舉止,你可以辱罵我,但我們三夫人不是你能辱罵的人。”


白月看向佟管家,氣道:“你這是故意傷害。”


佟管家冷笑:“那你就去告我,到時候,我會要求白家出示證據,白小姐應該也不想被大眾看到,你是如何在自己家裏撒潑,欺負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的吧?要知道,你父親請我們三夫人回來,可是為了幫你們白氏度危機的。”


溫情第一次發現,佟管家原來這麽厲害。


她走到門口,表情裏帶著一絲冷漠。


“白月,聽著,這位是佟管家,是三爺派來保護我的,以後,你要是想跟我說什麽話,可以,但必須立在三米開外。三米,是我家三爺訂的安全距離,隻要超過這個距離,後果自負。”


白月咬牙切齒的道:“有三爺給你撐腰了不起嗎?你不用在這裏炫耀。”


“炫耀?我還真不屑,這在我跟三爺的生活中,隻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哪裏需要炫耀,倒是你,你到底是有多缺愛,才會把這定義為炫耀?還是說……從來沒有男人對你這樣好過?


嗬,那還真是可悲,我還以為,整過容之後的白家大小姐,應該挺受男人青睞的,沒想到呀,竟還是這麽淒淒涼涼的,現在看出來,有一個漂亮的媽把自己生的天生麗質,有多重要了吧。”


“溫情,你找死,”白月剛對溫情伸出手,又很快縮了回來。


她看了佟管家一眼,怒道:“這裏是白家,你立刻讓這個老東西給我滾。”


溫情挑釁冷笑:“那你隻怕要找你爸爸商量了,要知道,這件事兒,可是你爸親自跟三爺談的,我是無所謂,但佟管家呢,是聽命於三爺的,沒有三爺的命令,佟管家絕不會離開這兒的。”


“你……”白月因為怒氣,而渾身發抖。


片刻後,她側身,靠在了牆上,臉色慘白。


她是剛從醫院裏拔了輸液器回來的。


“溫情我告訴你,你不要以為,住進了白家,你就真的是白家人了,我們白家的財產,你一分也別想拿到,白家不是我爸的,是我外公的。”


溫情並不在意白月現在已經變成了什麽樣子。


她隻是悠然的點頭:“嗯,這你倒是提醒我了,我來之前還真沒想過,要從白家分一杯羹,一來,我現在的身份地位,並不缺錢,二來,我也嫌白家的錢髒。


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就算這錢再髒,也好過讓你這種人間敗類給揮霍掉,我拿它投投公益,蓋蓋學校,救助一下貧困家庭,似乎更有意義。所以呀,見凡是父親名下的財產,我都要分。”


“溫情……”白月的身體搖搖欲墜,一副馬上就要暈倒的樣子。


可即便這樣,她也還是沒忘記指著溫情發脾氣。


溫情冷聲:“我要是你,現在絕不會以卵擊石,興許你求求我,我還就大發慈悲的不要這點兒錢了呢。”


“你妄想。”


“那就算了,反正你求我,我也不見得會對你善良,這樣才是對你們白家人的以牙還牙,畢竟,我可沒有忘記當年你們是怎麽對待我們母女的。”


溫情說著,邪魅的勾起了唇角:“你還有別的事情嗎?大姐?”


“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好,我等著,”她聳肩,一副老娘壓根兒沒把你放在眼裏的樣子。


她剛要關門,就看到白南誠走上樓來。


一看到白南誠,白月就倚靠著牆,滑倒在地。


見狀,白南誠忙上前,將白月抱起:“小月,你怎麽了。”


“哥……我好恨這個女人,我恨死她了,你快幫我把她趕走吧。”


白南誠抬眸看了溫情一眼,低頭對白月道:“我送你回醫院。”


“我不要去醫院,如果你們送我去醫院,我就死給你們看。”


白南誠不悅道:“別鬧。”


白月手指向溫情:“我不是在鬧,這是我的家,我要留在這裏,我要看著這個女人,我絕不會讓她在白家作威作福的。”


白南誠看向溫情。


溫情想到了霍庭深的話,猶豫了一下後,後退一步,回了房間,將門關上。


白南誠將白月抱起:“好了,你現在需要休息,我送你回房間。”


這下子,白月倒是不再叫喊了。


白南誠下樓,看了一眼正在別墅外草坪上爭吵的父母,隨即對阿姨道:“找醫生來給白月輸液。”


“是,少爺。”


白南誠仰頭望了望樓上,歎口氣。


這個家,真的亂了,全亂了。


他重新回到樓上,佟管家還坐在溫情的房門口。


他道:“我可以跟我妹妹單獨說幾句話嗎?”


佟管家回身敲了敲門:“三夫人,白南誠總裁有話想跟您說,您現在時間方便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