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75章 築在心裏的那道牆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看到她如此痛苦,霍庭深想要抬手觸碰她。


可她卻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他望著她,心中生憂。


她築在心裏的那道快要被他攻陷的城牆,又被她自動壘起來了。


溫情搖頭:“別碰我,霍庭深,如果你的在乎隻是如此的話,那我求你,以後都不要再在乎我了。我想要的,不是別人以愛我之名,自作主張的為我決定一切。我想要的是尊重,是把我當成一個人一樣來尊重。”


“溫情,我知道現在說對不起,已經有些晚了,我發誓,我以後都不會再自作主張了,所以……”


溫情搖頭:“別說什麽以後了,我不會把我的未來,放在一個不尊重我的人的手裏。”


霍庭深凝眉:“你這是什麽意思?溫情,你在做什麽打算?你別指望我會跟你分開,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還沒有做任何打算,因為我現在心裏真的很痛苦,我也想試著理解你的行為,可是……”


她垂眸:“我完全理解不了,我現在隻是不想見到你,更不想聽你說任何動搖我的話,我希望你能夠離開這裏,離開我的視線,僅此而已。”


她說完,轉身。


那一瞬,有眼淚從眼角湧出。


她快步進了樓棟,上樓。


霍庭深再次掏出一支煙點燃,這次,他沒有由著香煙自己燃盡,而是吸了兩口。


他心情很是煩躁。


葉晚落這個女人,竟然隨隨便便的就給他惹了這麽大的麻煩。


他到底要怎樣,才能平息這件事情。


抽完煙,他上車,開車離開了樓下。


不過他沒有走遠,而是將車停在了別的地方。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也隻是如此了。


溫情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頂樓。


她想要吹吹涼風,讓自己的腦袋好好的清醒一下。


重新回到家,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放在客廳裏充電的手機信號燈一直在閃爍。


她走過去看了一眼,有三十多通未接來電,全都是白成泰打來的。


白成泰會這麽急迫的給自己打電話,無非就是因為自己的身世曝光,毀了他好男人的形象吧。


她沒有理會,轉身回了房間。


她走到窗邊往樓下看了看。


霍庭深的車,已經不見了。


她心中說不出什麽滋味。


這一晚上,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知道窗外露出了點點光亮,她才緩緩睡去。


清晨,她和童好是被她的手機鈴聲吵醒的。


童好坐起身,揉了揉頭發,睡意惺忪的道:“大清早的,誰呀,這麽擾人清夢。”


溫情下床,“是我手機,我去看看。”


她來到客廳,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依然是白成泰。


童好也跟了出來,睡了一晚,她的頭發都炸了起來。


“姑娘,誰呀,三爺嗎?”


“不是,是白成泰。”


童好忙上前:“他給你打電話幹什麽。”


溫情道:“應該……不會是什麽好事兒。”


“別接了別接了。”


童好將她的電話接過,扔到了一旁。


“咱們早上吃什麽。”


“廚房裏沒菜,得去買,”她說著想了想道:“可我不想出門,我怕……”


她說著,欲言又止。


童好知道,她現在很怕別人的目光,所以道:“我去呀,我最近就愛逛菜市場,你在家裏等著吧,我半個小時就能回來。”


溫情感激道:“好好,謝謝。”


“跟我客氣什麽,行了,我去洗漱,下樓買菜去。”


童好去了洗手間,溫情的手機再次響起。


她選擇視而不見。


童好離開後,溫情一個人在家裏,瞬間又感到了一陣空虛。


她的手機響個不停,溫情知道,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索性,她就將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白成泰的聲音,竟然也出奇的平靜。


“為什麽一直不接電話。”


“你有事嗎?”


“霍三爺發表新聞,是你指使的嗎?”


溫情冷笑:“怎麽,你不是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是我的父親嗎,難道你連讓別人知道的勇氣都沒有嗎?”


“白氏集團本來就已經被帝徽集團搞的一團亂,現在你還讓霍三爺曝光這樣的新聞,今天早上,白氏的股票已經跌停了,做為我白成泰的女兒,你卻這樣跟我作對,你高興了?”


溫情點頭:“是啊,看著白家潰敗,應該沒人會比我更高興了吧。”


“小情,你跟你媽的確不一樣,你比你媽狠。”


溫情了呼口氣:“白成泰,我沒心情跟你閑聊,你想要說什麽,就趕緊說。”


“出來跟我見一麵吧。”


溫情冷聲:“這種時候,跟你的私生女見麵,你就不怕被人拍到後,會更倒黴?”


“我既然讓你出來,自然有必須要見你的理由。”


溫情冷聲:“真是可惜了,我並不想見到你。”


“白情,你今天必須出來,你也該知道了。”


“我說過了,別叫我白情,我姓溫。而且,我沒有任何想要從你那裏知道的事情,我不會去見你。”


“我記得我上次就跟你說過,我跟你媽之間,先背叛彼此的,不是我,而是你母親,可你不信。”


溫情惱火道:“白成泰,你閉嘴,不知道羞辱逝者,是會遭報應的嗎?”


“我就知道,你還是不會相信我,既然如此,你就出來見我,我會把證據給你,讓你心服口服的,隻是,看到證據後,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一件事情。”


溫情諷刺道:“別想利用我,我什麽都不會答應你的。”


白成泰卻是篤定:“不,你會的,你隻能答應我,因為你別無選擇。”


他停了片刻後,又道:“我會把地址發給你,如果你不來,我就把我手裏的證據賣給記者,如此一來,你母親的聲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該怎麽做,你自己衡量。”


白成泰說完,將電話掛斷。


溫情心中憤然。


她不相信母親會做出背叛別人的事情。


接著,白成泰發來了一條短信。


溫情將手機打開,看到裏麵的地址,她握了握拳,回到臥室,換了一身衣服,給童好留了一張紙條後,就出門了。


她倒要看看,白成泰到底是想耍什麽花招。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