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68章 白南誠的身份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回到霍家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


今晚的書是看不成了,溫情洗完澡出來,見霍庭深出去了。


她納悶的一個人先上了床。


沒多會兒,霍庭深回來了,手裏還拿著一個牛皮紙袋。


他在床邊坐下,問道:“知道我手裏拿的是什麽嗎?”


溫情納悶道:“什麽?”


“你忘了我今天說過,晚上要給你看什麽了?”


溫情這才想起來,雙手一拍:“對哦,我都把這事兒給忘掉了。”


她在他麵前攤開手。


霍庭深將牛皮紙袋放到了身後:“先叫聲老公吧。”


“你又來了。”


“這聲老公,是為了給你提前壓驚的,你確定不叫?”


溫情哼了一聲,躺下:“其實我也不是那麽好奇。”


“這裏麵的東西,會顛覆你三觀的。”


溫情想了想,坐起身,看向他,皮笑肉不笑的道:“老公,給我看看唄。”


好吧,她承認,她還是有些好奇的。


畢竟一直以來,她都不明白,白南誠到底為什麽要對她這麽好。


從前不是這樣的。


霍庭深抬手揉了揉她的頭,將文件交給了她。


溫情接過,爽快的將文件袋打開。


看到裏麵的內容時,溫情的表情都僵住了。


霍庭深往前湊去:“所以,剛剛那聲老公,有沒有壓住你的驚訝。”


“怎麽可能,”她抬眼看向霍庭深,臉色凝重。


“你是不是搞錯了,白成泰對我哥那麽好,他怎麽可能不是白成泰的兒子。”


“事實如此,”霍庭深坐正了幾分:“接受白南誠是白成泰能夠入贅進白家的條件,不然你以為白家那個老頭兒,是腦袋進水了,竟然會敢把自己的產業交給一個外人嗎?”


溫情的目光再次落向那份文件。


所以,哥……他其實是白家二小姐白雨年輕時不懂事兒,生下的私生子?而白雪和白成泰隻是他的阿姨和姨父?


溫情還有些懵懵的:“可這些為什麽會是我哥對我好的理由?”


“你說呢?”


“我哥知道這件事兒嗎?”


霍庭深點頭:“當然,上次我試探過了。”


“難道,你是覺得,我哥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是白成泰的孩子,覺得跟我惺惺相惜,所以才會對我心生憐憫的?”


“蠢,”霍庭深溫柔的點了點她眉心。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眉心,“幹嘛呀,我分析的難道不合理?”


“一個跟你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對你好,要麽,他喜歡你,要麽,你對他來說有利可圖。”


溫情惶惑道:“我對我哥來說,並沒有什麽利用價值,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喜……”


她說著,欲言又止。


霍庭深倒是隨性的點了點頭:“終於說到點子上了。”


“怎麽可能,”溫情搖頭,有些不敢相信。


“這是男人對男人的直覺,信不信隨你。”


他說著,將文件收回,對她道:“這也是為什麽,我特別討厭白南誠的原因,以後你給我離他越遠越好。”


溫情沒有做聲。


可她想起了今天白南誠跟她說過的話。


他問她,要不要跟他一起離開這裏。


還有他看自己的眼神……


霍庭深將文件放到了一旁,躺下道:“來,到老公的懷裏,老公給你壓驚。”


溫情沒動,霍庭深直接起身,將她環進了懷裏,壓倒。


“哎呀,”溫情轉頭白了他一眼。


霍庭深狡黠的勾著唇角:“告訴你真相,是為了讓你跟白南誠保持距離的,你沒必要想那麽多,那不是你該管的事情。”


溫情默然的點了點頭。


這不是她想管就可以管的事情,可她吃驚也是真的。


第二天晌午,溫情從教室忙完回辦公樓的時候,遇到了彭南書。


彭南書下車,將車門甩的震天響。


看到溫情,她不屑的笑了笑,挑釁似的走到她身前。


“剛剛在車裏,我還以為是誰在路上橫著走呢,原來是你。”


溫情抿唇:“橫著走?那我隻怕也比不上身為校長女兒的彭小姐吧,畢竟,可不是隨便哪一個社會青年,都能沒事兒就來學校溜達的,有個做校長的爸爸,很得意吧。”


“哼,你不用拐彎抹角的諷刺我,溫情,你這種女人,心機深沉,我鬥不過你。”


“那彭小姐還真是太謙虛了,你可是連自己的朋友都能出賣的人,跟你鬥?我可能還差點兒道行呢。”


彭南書警惕了幾分:“你這話什麽意思?”


溫情冷漠一笑:“彭小姐心裏不是很清楚嗎,你說,如果我告訴白月,是你算計了她,她會怎麽收拾你?哦對了,你恐怕還不知道吧,白月沒事兒,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彭南書強自鎮定:“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你不知道沒關係,霍庭深知道就可以了。”


“霍三爺……”


溫情諷刺一笑:“不然你以為,我是如何知道,白月的事情是你幹的?你該慶幸,霍庭深討厭白月,不然現在,倒黴的可就是你了。”


她說完,冷睨了彭南書一眼,轉身離開。


彭南書的目的,顯而易見。


她中意霍庭深。


所以,不管她是幫著白月害自己,還是打倒了白月,對她來說都有益無害。


隻可惜,她的手段太毒了。


她差點兒害死了白月。


雖然溫情也討厭白月,但她是不會認可彭南書這種卑鄙手段的。


要爭就光明正大。


彭南書隻覺得心驚肉跳。


她沒有上樓去找父親,而是轉身上了車。


她雙手握著方向盤,望著走遠的溫情,心中憤然。


霍三爺答應父親的請求,幫她在富康集團安排了一份好工作。


明知道是她害的白月,可三爺卻連一句責備也沒有。


這是不是意味著,三爺並不討厭她。


不不不,以三爺的地位,他若僅僅隻是不討厭她,隻怕是不會幫她找工作的。


所以……三爺極有可能對她是有些意思的。


想到這裏,她咬牙扯開了唇角。


她還有機會。


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讓溫情從三爺的世界裏消失。


等著溫情自己走是不可能了,可如果溫情做了觸怒三爺的事情,三爺趕她離開了呢?


她拿起自己的手機,點開相冊,找到了幾張照片。


望著那幾張照片,她心一沉,不能守株待兔了,要博一次。


她點開通訊錄,找到了一個記者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您好,我是北師大校長的女兒彭南書,您還記得我嗎?我想給您爆個料,跟霍三夫人有關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