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66章 願意跟我一起離開嗎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第二天,溫情重新回到了學校。


她一進辦公室,辦公室裏的三位老師瞬間沸騰。


“溫老師……”


李老師最先跑過來,跟溫情擁抱了一下。


這動作幅度不小,害的一旁黃老師都緊張的看了一眼溫情的肚子。


溫情不禁笑了笑:“李老師,今天怎麽這麽熱情。”


“想你了呀,還以為假期前你不會來上班了呢。”


溫情聳肩淺笑:“工作還是要做的啊。”


尹大成問道:“門口沒有記者了嗎?前幾天我看還有記者在校門口蹲點兒呢。”


黃婭點頭:“我也看見了。”


溫情道:“開了記者招待會後,大家的興趣好像從我身上轉移了。”


李蓓蓓點頭:“對對對,現在大眾的注意力,都在昨天自殺的白家小姐身上呢,她呀,當真就是應驗了那句不作死就不會死的真理。”


溫情放下背包,走到自己辦公桌前坐下。


“我呀,不跟你們閑聊了,得先趕緊把自己的工作處理一下了。”


黃婭道:“這幾天,該你做的工作,都被霍霆仁處理的差不多了。”


溫情看向她:“霆仁來過?”


李蓓蓓自然道:“每天都來,這個時間……”


她話都還沒說完,門口傳來了敲門聲,霍霆仁推門進來。


見到溫情,霍霆仁驚訝道:“三嫂,你怎麽來了。”


溫情聳肩,對他笑了笑:“這兩天辛苦你了。”


“可不是嗎,真的是辛苦我了,你要犒勞我。”


溫情點頭:“好,你說吧,讓我怎麽犒勞你。”


“嗯……帶人去我的酒吧消費吧。”


“嗬,”溫情無語道:“你這小算盤打的,可以呀。”


“肥水不流外人田嗎。”


李老師好奇道:“什麽酒吧呀。”


溫情抿唇:“霆仁在外麵開了一間酒吧,玩票性質的,有時間我帶你們去轉轉。”


李老師打了個響指:“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唄。”


“行呀,”溫情點頭,對霍霆仁道:“你今天要接客了,四位。”


“好嘞,老板,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溫情對他擺了擺手。


霍霆仁離開後,李老師喟然:“一直以為,霍霆仁跟三爺一樣,都是冰山男,沒想到,他性格這麽好。”


溫情聳肩,何止是霆仁,霍庭深的性格也很好的好不好。


她拿起文件夾道:“我先去一趟教室。”


中午,溫情跟黃老師一起去校外用餐。


回來的時候,在校門口看到了專屬於白南誠的車。


溫情拉著黃老師快走了兩步,可卻還是被下了車的白南誠給叫住了。


“小情。”


溫情頓住腳步,表情凝重。


黃婭看向她:“要我幫忙趕走他嗎?”


溫情還沒說話,白南誠已經走了過來。


“現在這種時候,你越是躲著我,別人越會以為我跟你之間關係不正當,你不知道嗎?”


溫情仰頭看著他,麵帶不悅。


白南誠看向黃婭:“這位女士,我可以跟小情單獨聊一會兒嗎?”


黃婭看向溫情:“溫老師?”


溫情點頭:“黃老師,你先回去吧。”


黃婭離開後,白南誠指了指自己的車:“上車吧,我帶你去別的地方。”


“我們還是在這裏聊吧,你想說什麽?”


白南誠表情裏帶著一抹傷楚:“經過搶救,小月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溫情點頭:“恭喜你。”


“小情,別這樣,你這樣的態度,讓我覺得很難受。”


溫情輕蔑的笑了一聲:“我這樣的態度,就讓你難受了?那你和你父親昨天質問我的時候,就沒有想過,你們的態度,會給我造成傷害嗎?”


“昨天那種情況,我們也是因為太擔心小月,所以才……”


“你們的擔心我可以理解,畢竟,那是白成泰的親女兒,你的親妹妹,白總,我希望你以後能夠分清楚形式,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有了白月這個妹妹,就不要再來認我了,在兩個妹妹之間左右搖擺,你這擺明了就是在自找苦吃。”


她說完抱懷道:“如果你沒有什麽事兒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小情,”白南誠拉住了她的手腕。


溫情將手甩開:“你還想說什麽就說,別拉拉扯扯的,別人不知道我跟你有血緣關係,這樣影響很不好。”


“如果你和小月之間隻能選擇一個,我選你,”白南誠目光裏帶著真誠。


溫情凝了凝眉心,可想到他這兩次對待自己的方式和態度。


她搖頭:“哥,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也不會輕易的相信別人。”


“我說的是真的,”白南誠有些急迫的道:“小情,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離開這裏?我可以拋下一切帶你離開,我什麽都不要,隻希望你能夠幸福。”


這話,讓溫情覺得很別扭。


她搖頭:“我沒有想過要離開。”


白南誠再次握住了她的手,“小情,我是認真的,跟我走吧。”


溫情正想著再次開口拒絕的時候,從她身後跑出了兩個穿著t恤牛仔褲的高大男人。


他們其中一個上前,將白南誠拉開,另一個對溫情道:“三夫人,我護送您回學校。”


溫情回頭看了白南誠一眼後,轉身離開。


進了學校,她看向那男人問道:“你是霍庭深派來的?”


“是的三夫人。”


溫情看著對方的穿著,疑惑道:“他要你們來這裏做什麽?”


“三爺讓我們做便衣保鏢。”


便衣保鏢……


嗬,真是服了這個男人了。


她人都還沒走到辦公室,霍庭深的電話倒是打了過來。


沒等說話,霍庭深已經不悅的道:“我發現你這個女人,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是誰答應我,要離白南誠遠一點兒的,你是嫌自己的熱度還不夠高是嗎?”


“是他找到門口來的,又不是我去見的他,再說,我多坦然呀,就在校門口跟他談的話,我這叫身正不怕影子斜。”


“坦然個屁,你這個女人,就是沒腦子,你知不知道,那個白南誠到底為什麽對你這麽好?”


聽到這話,溫情好奇道:“難不成你知道?”


“今晚回來,我給你看樣東西,看過你就知道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