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53章 你到底想幹什麽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白南誠的車開的很快。


過了不到十五分鍾,就輕易的甩開了跟著開過來的記者的車。


溫情一直緊張兮兮的回頭看著,眼看著寬敞的馬路上,後麵一輛車也沒有,她這才安心了幾分。


她轉頭看向白南誠,“哥,謝謝你,不然今天我就攤上大事兒了。”


白南誠的麵色凝重,沒有應聲。


看到他的表情,溫情心想,壞了,忘記這尊大佛也很難對付了。


“哥,我……”


“別說話,我現在什麽也不想聽。”


溫情凝眉,真的完蛋了。


車子一路開到了北淮高速。


溫情納悶:“哥,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白南誠還是沒有做聲。


溫情急了:“哥,在前麵服務區停一下,我們談一談吧。”


白南誠依然冷著一張臉,不說話,也沒有任何表示。


溫情沉默,正在想該怎麽辦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她將手機從包裏掏出來,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忙接了起來。


才剛說了一個‘喂’字,手機就被白南誠一把搶過。


因為他的身體動作幅度太大,車子往路邊側了側,不過很快又被他回正了方向。


白南誠將手機直接掛斷,關機後,將手機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裏。


溫情急了:“哥,你這是幹什麽。”


白南誠喝道:“不想跟我一起死在這條高速路上,就給我閉上嘴巴。”


溫情瞬間噤聲,手不自覺的就護在了小腹上。


她當然不想死,她不能帶走這個孩子。


她賭氣,在副駕駛座上坐好,也不再跟他說話了。


兩個小時後,白南誠將車停在了淮城新區郊外的一棟別墅門口。


他下車,走到副駕座門口,將門打開。


溫情仰頭望著他,有些擔心的道:“哥,這是哪兒。”


“下車。”


他說完,已經轉身往別墅裏走去。


溫情猶豫了一下,邁步下車,跟了進去。


別墅裏一個人也沒有,不過卻出奇的幹淨。


白南誠將領帶扯下來人,扔到了門邊櫃子上後,走進去隨意的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溫情走到他對麵,與他之間隻隔了一個茶幾。


“哥,我知道你看到新聞後很生氣,白家和霍家有隔閡,現在白氏集團因為帝徽集團的算計而動了根本,這些我都知道,可我不覺得我嫁給霍庭深有什麽不對的,因為我不是白家人,我跟霍庭深之間,並沒有任何恩怨。”


白南誠聲線玄寒:“所以呢,你還認為你做對了?”


溫情垂眸,猶豫了片刻後,點頭:“嫁給對自己好的人,本就是對的。”


“他對你好?嗬,我的傻妹妹,你還沒有搞清楚嗎?據我所知,你之前在霍家做了好幾個月的家教,但在那之前,他並不知道你是白成泰的女兒,所以也從未對你投入半分關注,你跟他之間,是從他知道了你是我的妹妹才開始的,你明白了嗎?”


聽到白南誠的話,溫情仔細回憶了一下。


她跟霍庭深,是從她喝醉酒,睡了他一晚開始的。


可是也是在第二天,他就看到了她跟哥見麵,所以一開始的時候……霍庭深的確是誤會過她跟哥的關係的。


“小情,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讓你跟他保持距離,你明明都答應我了,為什麽卻沒有聽我的話?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被他置於萬劫不複之地了?”


溫情搖頭,拒絕去聽這些負麵的話。


“哥,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麽嚴重。”


“怎麽沒有,你說,如果現在別人知道,你是白家的私生女,那別人會怎麽說?霍庭深針對白家,快要把白家弄垮了,這件事兒人盡皆知,你做為白成泰的女兒,難道還能獨善其身嗎?


他身邊那麽多女人不愛,為什麽偏偏選你?你是真的覺得,他是非你不可嗎?小情,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除了我,沒人是真心待你的,你為什麽要這麽單純,高默然那個前車之鑒,還傷你不夠深嗎?”


“你別說了,”溫情轉身,背對著他:“哥,我的感情問題,是我自己的選擇,即便最後被傷害,也是我的事情,我自己的決定,我自己承擔後果。”


“這後果你要怎麽承擔?像阿姨一樣,用那種決然的方式嗎?小情,你太不聽勸了。”


溫情輕咬唇角,握拳:“哥,你是我哥,我尊重你。你對我好,我感謝你。但這不是讓你來介入我人生的理由,我不喜歡自己的人生被人主宰。”


白南誠望著溫情的背影,雙拳緊握。


見白南誠一直沒有開口。


猶豫了幾秒種後,溫情轉身。


可她人都還沒有站正,就已經被站起身衝上來的白南誠,緊緊的抱在了懷裏。


溫情愣住了:“哥,你別……”


“別跟他在一起,他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敵人,你跟他結婚,那你也就成了我的敵人,小情,我不想跟你為敵,你明不明白。”


溫情輕輕歎息了一聲。


她抬手,想要將白南誠的手鬆開。


可是白南誠卻抱的更牢了。


溫情無奈:“你勒的我喘不過氣了。”


“小情,答應我。”


“我沒有辦法答應你,”溫情索性放棄掙紮,她堅定的站在原地,聲音柔和:“我跟他已經結婚了。”


“霍庭深到底有什麽好,你為什麽要這樣自甘墮落?”


溫情不悅:“嫁給他就是自甘墮落?你放開我。”


感覺到她的怒氣,白南誠緩緩鬆開手。


溫情轉過身,後退兩步,跟他之間保持了些許距離。


她呼口氣:“我知道你心裏有多討厭他和霍家,可是白家跟霍家的事情,跟我有什麽幹係?我是溫情,我姓溫,我是一個恨白家入骨的女人,我巴不得白家能夠出事兒,我巴不得白成泰,白雪還有白月能夠流浪街頭。


我想為我母親報仇,我想狠狠的把他們三個踩在腳底,所以,霍庭深能夠幫我對付白家,我求之不得,能嫁給霍庭深,不是自甘墮落,而是我溫情的福氣。”


溫情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白南誠站在原地,在她要拉玄關門的時候,他冷淡的道:“小情,別費力氣了,你走不了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