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36章 霸道又不要臉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白月揚起下巴:“怎樣,你還能吃了我不成。”


溫情冷笑:“吃了你這種人,我怕心會變黑了,白月,你這臉既然都已經整過了,那沒事兒的時候,就多照照鏡子,你不會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麽德性吧。”


“我德性再不好,也是正室生的,你呢?小三兒生的。”


“嗬,那又如何,起碼我媽沒把我生成還需要去整容的歪瓜裂棗,。”


“你……”


溫情眼眸微揚,上下打量著白月,傲嬌道:“霍庭深不要你,你來跟我糾纏有什麽用?他追我追的這麽緊,我可還沒決定要接受他呢。”


白月知道她的話是什麽意思,被氣的心口劇烈起伏。


她抬手就要打溫情。


可她卻一把握住了白月的手腕。


她將白月的手甩開:“我再說一次,我叫溫情,不叫溫瑩瑩,想欺負我,先擦亮你的眼睛,白月,真惹急了我,咱們一起下地獄。”


她說完,拉開車門下車,頭也不回的離開。


白月冷眼睨著溫情的背影,握緊拳心。


她掏出手機,撥打了白雪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白月就哭喊道:“媽,那個賤人打我。”


“你說溫情?你去找她了?”


“沒錯,我不服氣,所以來找她算賬了。”


“小月,你呀,做事兒就是太衝動了。”


“再不趕緊行動,三爺就真的變成溫情的了,媽,我不甘心。”


白雪想了想:“沒錯,我的女兒,不能輸給那個賤人的女兒,我們不能再聽你爸和你哥的了,你回來,我們合計一下,到底該怎麽做。”


溫情回到辦公樓門口的時候,李老師和黃老師正一起在等她。


看到她出現,兩人一起走了過來。


李老師對溫情豎起了大拇指:“溫老師,你也太火爆了吧,手撕小三兒啊。”


溫情有幾分無語的看向李老師道:“李老師,我跟霍庭深還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哪兒來的小三兒。”


“那白家小姐來找你幹什麽?”


溫情聳肩:“神經病唄。”


黃婭擔心的看著溫情道:“你真沒事兒吧。”


溫情搖頭:“真沒事兒。”


三人一起回了辦公室,溫情隻覺得頭暈眼花的,各種想睡覺。


她喝了一杯水後,將自己的折疊躺椅支開,躺下,準備要休息。


李老師還想著八卦,隨即坐在了溫情身側道:“溫老師,再聊一會兒唄,我現在對你的事兒,可好奇了,比明星的緋聞還好奇。”


溫情望著她,眼瞼打滑的道:“李老師,我太累了,真心想睡覺。”


“你昨晚沒睡好?”


溫情凝眉……


昨晚其實早早的睡著了,半夜隻起了一次,雖然睡的的確不安穩,但睡的時間不短也是真的。


最近她是真的覺很多,這太不符合她一貫風格了。


“嗯,”她點頭道:“所以,我先睡了,午安。”


李老師也隻好失落的支開椅子,玩兒手機了。


下午下了班,霍庭深果然來了。


回到霍家別墅,吃完晚飯後,霍庭深道:“周末,二哥說要帶晚落出去散散心,邀請我們大家一起過去。”


“我不去,”溫情想也不想的拒絕了他。


“哦?理由呢?”


“好好要來北城找我,我們約好了一起出去散心了。”


霍庭深凝眉:“你確定你不是故意要躲開我們的?”


“當然不是,”她從餐桌前起身:“我又沒做虧心事兒,幹嘛要躲著你們。”


她是不想見到他跟葉晚落相處。


以前,她總是抱著看戲的心態。


可現在……她的心態發生了變化,看到葉晚落跟他眉來眼去的,她總覺得惱火。


她這麽說,霍庭深也沒再說什麽。


溫情上樓洗了個澡後,就如往昔一般,趴在床上看起了書。


不過半個小時,霍庭深進來了。


他已經在隔壁房間洗完了澡。


他在床邊坐下,溫情毫無反應的將書翻了一頁,看的入迷。


霍庭深惱火,這書的吸引力就當真比他還大。


他稍一抬手,將她的身子翻轉,半截身子壓在她的身上。


她身體旋轉後,驚呼一聲,“哎呀……”


待反應過來,她推掖他:“你幹……唔……”


他吻上了她的唇。


她掙紮了幾下,好不容易才躲開他的唇,喊道:“霍庭深,你幹嘛呀。”


霍庭深捏著她的下巴,滿臉的欲望:“我中午的時候不是說過了嗎,我想你了。”


“想我就可以這麽肆無忌憚的吻我?你也太不講理了。”


“跟一個隻想扒光你的男人講理,你是哪兒來的勇氣,”他說著,再次埋頭吻上她。


溫情真心覺得,這男人……霸道又不要臉。


可她竟然……又一次著了她的道兒。


眼看著她身子慢慢變軟。


霍庭深的吻,慢慢的向下移去……


溫情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粗喘的道:“別。”


霍庭深凝了凝眉心,湊到她耳畔:“你到底打算什麽時候對我放下戒備,嗯?”


溫情眼眸楚楚的望著他,聲音也依然有些喘息。


其實,她本來已經打算繳械投降的。


可是每次一想到葉晚落,她就害怕。


她是真的怕。


看到她的表情,他無奈道:“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什麽嗎?”


溫情未語,隻看著他。


“我想灌你幾杯酒。”


溫情臉紅:“你……”


他再次霸道的吻上她。


她怕他失控,索性就推掖了他幾下。


他在她耳畔道:“放心,我隻吻你。”


兩人就這麽纏纏綿綿的吻了近十分鍾,他才不舍得的鬆開了她,重新去了浴室。


過了半響,他重新從浴室回來,一臉沒事兒人似的躺在了床上,哼了一聲。


她轉頭看了他一眼,“我又沒得罪你,你幹嘛這麽看著我。”


“我早晚讓你憋廢了,這柏拉圖式的相處方式,是我現在最痛恨的。”


她垂眸一笑,拿起筆,繼續翻看起了書,在上麵備注著什麽。


霍庭深望著她,眼眸裏滿是期待。


這樣的速度不行。


天天看著到嘴邊的肉卻吃不了,太痛苦。


他必須要做點兒什麽,來加快兩人之間的進度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