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32章 我說我想你了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溫情臉紅:“結了婚才算你的女人,不結婚,就不是,我不跟你說了,掛了。”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霍庭深已經能想象的道溫情此刻紅著臉的樣子了。


隻不過……


他下意識的四下裏看了看,隨即將林少康叫了過來。


“少康,立刻去查一下,白月在哪兒。”


“白月?”


霍庭深道:“你先看看新聞。”


“是,三爺。”


林少康打開手機,搜寻了一下新聞,之後立刻就開始行動。


不到半個小時,就在同一家會展中心,找到了正在閑逛的白月。


林少康派人將白月押到了霍庭深麵前。


這麽近距離的接觸到霍庭深,看到他的神顏,白月禁不住臉紅了。


“三……三爺,下午好。”


霍庭深一句多餘的廢話都沒有,直切重點。


“第一,立刻讓人把你發布的新聞撤掉。第二,立刻從新加坡消失。”


“我不知道三爺在說什麽?”


霍庭深冷笑:“那你是在等我給你出示證據?”


“我隻是來度假的,跟三爺偶遇,僅此而已。”


“是嗎?”霍庭深對身後兩步之外的林少康道:“少康,查,看看是哪家不長眼的媒體,敢亂寫新聞。”


他說完,冷睨了白月一記,轉身就走。


白月忙追上前:“霍三爺,我可以跟您單獨說幾句話嗎?”


霍庭深側眸看了林少康一眼。


林少康回頭淡定道:“白小姐請止步,我們霍三爺沒時間給你閑聊。”


“霍三爺,我到底哪裏比不上溫情,都是我爸的女兒,為什麽你偏要她?”


霍庭深停住腳步,回頭看向白月,眼神裏滿帶諷刺。


“就憑你,囂張跋扈,沒有人性,一臉的假體,也敢跟溫情比?你還真不配。”


他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林少康不禁呼了口氣,三爺懟起人來,真的是直中要害。


這世界上,能讓三爺柔軟的,果真隻有溫小姐一人。


白月站在原地,死死的握拳。


霍庭深,我就算得不到你的心,也一定要得到你的人。


我絕對絕對不能被溫情那個賤人比下去。


她掏出手機,趁機道:“趕緊發新聞,就算被查出來,也要先一步引導輿論。”


她放下手機,看著霍庭深走遠的背影,轉身離開。


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算被查到,也無所謂。


下午,溫情正用心的算題呢,手機又響了起來。


是童好發來的微信。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實錘了,快看照片。’


童好還發了一張照片,是霍庭深與白月麵對麵而立,兩人似乎在聊什麽的畫麵。


溫情凝了凝眉心。


她沒有多想,直接給童好發了一條信息:“是白月追過去的,霍庭深會處理,好好你也別看這些奇怪的新聞了,會影響心情。”


童好真心覺得,這丫頭,就是心大。


當天晚上,所有的熱點新聞都被撤掉了。


可有些事情,撤掉了,但群眾的評論聲卻不會消失。


這些,溫情早就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第二天上午,她一來到學校,看到別人的目光,就知道新聞的事兒還在持續發酵。


來到辦公室,李老師正在喝水,她同情的看著溫情,問道:“溫老師,你沒事兒吧。”


“啊?”溫情懵了一下,才笑道:“你說新聞的事兒吧,沒事兒。”


“我覺得,這新聞一看就不是真的,當事人都沒有出來澄清的事情,真不知道別人為什麽那麽愛議論。”


“李老師,八卦之心,人皆有之,這不是大家生活的樂趣嗎,沒事兒的,隨人議論去吧。”


李老師聽她這樣說,跳到她跟前:“那霍總沒有跟你說什麽嗎?”


“他讓我安心來著。”


“哎,有個有錢的男朋友,也不全是好處呢,對吧?”


溫情聳肩,沒做聲,在座位上坐下了。


她在想,中午霍庭深不會真的過來吧。


一上午,她就這麽在煎熬中度過。


中午下了班,她盯著手機看了幾分鍾。


黃老師起身道:“溫老師,吃飯去吧?”


溫情回神,笑了笑道:“好啊。”


她起身,跟黃老師一起下樓。


還沒等走到食堂呢,就看到學生們蜂擁著往操場前麵的梧桐夾道跑去。


黃老師回頭納悶的看著道:“這又是怎麽了?”


溫情也好奇的四下裏打量。


沒多會兒,一輛豪車在兩人身邊停下。


看到這車,黃老師偷笑,對身邊的溫情道:“嗯,我又要被放鴿子了。”


溫情臉微紅。


還不等溫情說什麽,霍庭深已經先從車上下來了。


他走到溫情身邊,對黃老師點了點頭:“溫情我得先帶走了。”


黃老師謙和的道:“好的好的,祝你們度過愉快的時光。”


霍庭深自然的攔著溫情的腰,將她送上了車。


車門一關上,溫情就急了:“你這人怎麽不聽人勸呢。”


“我來是為了給你撐臉的。”


“你快得了吧,要不是之前你在學校裏曝光了我跟你的關係,我現在也不至於淪落至此好嗎?”


霍庭深抬手敲了她額頭一下:“溫小情,你這女人的毛兒怎麽這麽難捋。”


她撇嘴:“又沒人讓你捋。”


“行,是我自己欠,非要捋的行了吧,老秦,開車,去餐廳。”


溫情呼口氣,轉頭看了他一眼。


霍庭深挑起眉心,也看向她。


她忙將視線移開。


他嗤笑了一聲:“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


“我沒要看你,我是有些納悶。”


“納悶什麽?”


她嘟了嘟嘴:“我們又不是男女朋友關係,我為什麽要跟你上車?”


“哼,你全身上下,隻有這張嘴不肯承認了,所以我才說,你這女人,就是嘴不老實。”


“我嘴哪裏……唔……”她正要反駁,霍庭深已經吻上了她的唇。


溫情臉瞬間紅到了耳根。


媽呀,司機還在車上,霍庭深到底是想鬧哪樣兒啊。


她用力的推開他,紅著臉:“你……神經病啊。”


“那你對自己的定位太不準確了。”


“啊?”


“沒聽說過物以類聚嗎?你說,神經病和男神,誰想你,你會比較高興?”


溫情無語,論鬥嘴,她就從來沒贏過。


霍庭深又抬手戳了戳她腦袋:“想什麽呢,我說我想你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