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205章 葉晚落懷孕了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下午,溫情正忙著,接到了葉晚落的電話。


葉晚落說,自己在校門外等她,有些事情,想跟她聊一聊。


溫情出來的時候,葉晚落從車上下來,對她笑了笑。


她看著葉晚落身上的駝色大衣,腳步頓了一下。


這不是那天在女裝店,被提前預售出去的那件大衣嗎?


原來,霍庭深不是買給她的,是買給……他嫂子的。


那天,店員分明說過的,這件衣服,是霍先生給她心愛的女人訂下的。


心愛的女人……嗬。


男人們呀,左右逢迎的本事,當真了得。


他要帶她出來住的時候,說是要故意疏遠葉晚落。


虧她還相信了他。


可結果呢?


把她指揮出來,他偶爾回去陪葉晚落的時候,才更加方便吧。


嗬。


葉晚落走了過來。


這種時候,即便她心裏再難過,也不好發作,畢竟,接受禮物的人,沒有錯。


她平複了表情,對葉晚落道:“葉小姐,你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啊,還非得在這個時間,特地找到學校來了。”


葉晚落抿唇,和善的笑了笑:“我想著下了班,你還要去見庭深,我還是不要耽誤你們的二人世界時間,省得庭深又要說我多事了。


溫小姐,前天的事兒,是我有些欠考慮了,是我的問題,我沒有提前跟你溝通好,隻想著給你們驚喜了,以後,我不會再自作主張了。”


葉晚落說著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能原諒我嗎?”


“葉小姐,今天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覺得,你可以不必再為這件事兒耿耿於懷了,那天,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之所以沒有配合你,是因為我覺得,我不該騙他,沒有別的意思,這件事兒,就讓它翻篇吧。”


葉晚落點頭:“好,那就翻篇了,我今天來找你,其實……是想跟你聊聊的,有些事情,壓在我心裏,我覺得很難受。”


溫情凝眉,她不會是要跟自己談她跟霍庭深之間的事情吧。


她實在是看不懂這個女人了,明知道她是霍庭深的‘女朋友’,卻要穿著霍庭深送的昂貴的衣服,來見她。


這……真的合適嗎?


如果是她,一定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還有這個混蛋霍庭深,如果他們兩個真的放不下彼此,那他們就用力愛啊,為什麽要把她和二爺當成傻瓜……


她咬唇:“我覺得,我可能不適合做葉小姐的知心大姐姐,畢竟,我不是個什麽明事理的人。”


“可在庭深的口中,你知書達理,溫婉善良,我覺得,有些話跟你聊,比跟任何人聊,都要安心。”


“我沒有他說的那麽好,你也不必太過相信他的話,畢竟,男人的話,可信度並不高。”


“溫小姐,我來找你,你……不高興了嗎?”


溫情閉目,暗暗的呼口氣:“不是,我隻是還有些忙,如果沒什麽事,我要先回去了。”


她說完,對葉晚落點了點頭,轉身就要回學校。


葉晚落垂眸,聲音不大的道:“溫小姐,我懷孕了。”


溫情忽的就在原地站住,腦子裏轟然炸響。


懷……孕?


葉晚落特地來跟她說這件事,難不成,她懷的是……霍庭深的孩子?


想到這裏,她心裏一陣發緊,拳心緊緊的握住。


不會的,霍庭深不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這可是他的嫂子。


或許,他會給她買名貴的華服,但他即便再愛葉晚落,也不會傷害自己的親哥哥。


這一點,她絕對相信霍庭深的為人。


溫情回身,看向她:“恭喜你,葉小姐。”


葉晚落沉沉的歎息一聲:“可我並不覺得,這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因為這個孩子,我跟庭馳發生了很大的爭執,這是我們結婚以來,第一次爭吵。”


“懷孕是好事兒,為什麽要吵架呢?”


“其實……也不能算是吵架,是我單方麵的,在跟庭馳胡鬧,”她說著,臉上帶著一抹無奈:“我……不想生這個孩子,可是庭馳卻說,必須要生下這個孩子。”


溫情納悶:“那葉小姐不想生孩子,總有什麽理由吧。”


“你也看到我跟庭馳的情況了,庭馳的腿有殘疾,行動不方便,現在這種情況,生孩子,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什麽好事兒。”


在這樣的家庭裏,這也可以成為放棄一個孩子的理由?


她想了想道:“可是,家裏的傭人很多,即便有了孩子,你們也不會太辛苦。”


“既然生了,我當然想親自好好的撫養,如果要養育孩子,我就騰不出手照顧庭馳了。而且……我真的不希望,我的孩子出生以後,全世界的人都嘲笑,他有個殘疾的爸爸。”


“會這樣嘲笑別人的人,多半素質都不高,做人也沒有什麽底線,你何必在意這樣的人的嘲笑?”


“我可以不在乎,可是我的孩子也能不在乎嗎?”葉晚落搖頭:“我擔心,孩子會因為庭馳的腿而受到傷害,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庭馳也會因為孩子而受到傷害,我不想讓這樣的局麵發生。”


“所以,你們就因為這件事兒而吵架了?”


葉晚落垂眸,苦澀道:“我沒有跟他說出我的顧慮,我不想讓庭馳知道我在乎的是這些,他會傷心的,畢竟,我既然選擇嫁給他,就不會在乎他的腿。


他以為……我是因為沒有放下之前的感情,所以才要放棄這個孩子的,我們……是因為這件事兒才發生爭執的。”


溫情想了想:“葉小姐,真的很抱歉,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寬慰你,畢竟,這是你的家事,對於你們的家庭來說,我隻是一個外人。”


“我明白,”她呼口氣:“我就是很糾結,感覺每天都快要瘋了,也找不到可以幫我出主意的人,本來跑回霍家,是想讓庭深幫我勸勸庭馳的。可是後來一想,庭深跟庭馳是一個鼻孔出氣的,我實在是……開不了口。


溫小姐,真的,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糾結過。庭深總說,你是個聰明人,所以,我特別想問問,如果你是我的話,你會怎麽做?”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