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91章 三爺成杠精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溫情眼神一冷:“這張臉長成什麽樣子,不是我能決定的,這是我母親給我的,你憑什麽因為這張臉,就否定我的努力。你說你在學校裏努力工作,可我看到的是,你上班時間玩兒手機,逛淘寶,打遊戲。


你自己說,你們班的通知,我幫你發布過多少次?你帶的同學有了困難,你指使我去幫你跑腿解決,明明我也很忙,可我拒絕過你嗎?


我充分的有留校資格,我是憑我自己的努力留下來的,你憑什麽因為你自己的想法,就認定我沒有資格,你憑什麽讓我滾?要滾,也是你滾。”


溫情這個人,鮮少跟旁人置氣吵架,可是她真的接受不了別人汙蔑她。


她真的很努力,即便別人看不到,她也願意努力,可這真的不該不是別人羞辱她的理由。


李蓓蓓見兩人之間,似乎隨時都能打起來,她忙上前道:“劉老師,溫老師,你們別吵了,這種事情,隻要我們坐下來說開了不就好了嗎,其實……”


“你閉嘴,”劉舒回頭看向她:“李蓓蓓,你有什麽資格在這裏做和事佬兒,你以為你是個什麽好東西嗎?當初,溫情分到咱們係,是誰先嫌棄的?”


“劉舒,你瘋了吧,你……”


李老師話都還沒說完,劉舒已經拉開門,出去了。


這下,李蓓蓓倒是尷尬了。


她看向溫情,心虛了一下道:“你剛分來的時候,我是經常偷偷議論你來著,因為那時候,你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話題很多,我這個人又特別喜歡八卦,所以,在黃老師和劉老師麵前,說了你不少的緋聞和壞話,對不起啊,那時候……我們也沒相處過,我不該人雲亦雲的在背後詆毀你。”


溫情看著莫名被引火燒身的李蓓蓓,竟是無語一笑道:“李老師,你也真夠倒黴的,拉個架還能被殃及到。”


見溫情竟然沒有生氣,她鬱悶道:“誰說不是呢,我剛剛是怕你們動手,才會拉架的,早知道,我還不如在一旁站著呢。”


李蓓蓓接著道:“對了,溫老師,我敢對天發誓啊,自打上次我們一起吃過飯後,我再也沒有說過你的壞話,一次也沒有,不信你問黃老師。”


黃婭點頭:“勉為其難的幫你做個證,最近你的確沒有說過。”


李老師自然的挽著溫情的手:“你這小姑娘,我是越看越喜歡的,所以,劉老師說什麽,你也就別上心了,她可能就是嫉妒你美貌。”


溫情呼口氣:“算了,過去的事情了,我不在乎這些,不聊這個話題了,上班吧。”


這一下午,劉舒都沒有再回辦公室。


下午下班回到家,佟管家說,霍庭深已經回來了,正在樓上輸液。


她小跑著上樓,進屋,走到床邊:“你今天怎麽樣,胃有沒有再不舒服?”


霍庭深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將她拽到了床上,扣進了懷裏。


他嘴角帶著邪笑,聲音曖昧,在她耳邊吐氣如:“喲,小女人這麽關心我,這可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呀。”


溫情白他:“你就不能正經點兒嗎。”


“我哪兒不正經了,滿臉寫著正人君子呢。”


“你到底怎麽樣啊,胃還疼過嗎?”


“沒有,輸液隻是為了鞏固一下而已。”


見他沒有提學校的事情,溫情抿了抿唇道:“今天……我在學校的事情,又是你幫了我。”


“嗯,不錯,看來霍霆仁這小子,沒有搶我的功勞嗎,”他說著挑眉:“是不是很感動。”


“你要是再這麽不正經,感動就要被抵消了。”


霍庭深聽她這麽一說,笑道:“第一次聽說,感動還有被抵消的,那你這感動到底是有多不值錢。”


溫情嗬嗬笑了笑,她聳肩:“今天,你給我雪中送炭了,如果不是你和霆仁,我今天可能會被罵的很慘。”


“你們辦公室裏的那個女人,需要我幫忙處理掉嗎?”


溫情遲疑了片刻後才道:“我跟她這種情況,以後應該很難繼續共事了吧,畢竟……已經鬧成這樣了呢。”


“那我找人開除她,”他說著,就開始摸手機。


溫情一把按住他的手:“別,你別這樣做。”


“難不成你還想原諒她?優柔寡斷過頭,就是蠢。”


“我沒這麽不長記性,也沒打算原諒她,我隻是不希望,因為她髒了你的手。我覺得,現在這種情況,留在學校裏,對她來說,才是最大的懲罰和折磨,畢竟,全校師生現在都知道她是怎樣的人了。”


霍庭深讚揚的點了點頭:“可以呀,溫小情,你不錯呀,我一直以為,你是個乖乖小綿羊,沒想到你腹黑起來,跟小爺我有的一拚。”


“你這是誇我呢?還是在損我?”


“當然是誇,不過誇完之後,我還有擔心,你跟這樣的人共處一個辦公室,我不放心。要不,你辭職,來我公司算了,我保證,把你寵成帝徽一枝花,讓你在帝徽集團橫著走,嗯?”


“我才不要,橫著走的是螃蟹。”


聽她這樣說,他爽聲大笑。


她道:“我知道你很厲害,所以,你幫我把她從我們係調出去算了,反正我們學校的輔導員這麽多,隻要不在一個係,平常見麵的機會就很少。


這樣,我既不用擔心以後見著她鬧心,又可以讓她去接受她應有的懲罰,畢竟,想想林嘉茵的確被她黑的挺慘的。”


說著,她努嘴道:“這事兒也有你的責任。”


“我?”


“是啊,那天不是你把人家拒絕了,還說了那麽多難聽的話嗎。”


“不拒絕她,難道把她收了當小?我可沒打算享這齊人之福,女人呀,有一個就夠了,多了容易惹麻煩。”


溫情臉微紅:“我的意思是說,你拒絕人家,也應該找個僻靜的地方單獨聊好嗎,是你當眾拒絕的太狠了,才給了劉舒可乘之機呀。”


霍庭深一臉小傲嬌:“如果你非要這麽聊天,那我隻能說,這事兒,跟你也有擺脫不了的幹係。”


“我?這跟我又有什麽關係,林嘉茵追的又不是我,拒絕她的人,也不是我,”溫情盯著他,這事兒他竟然也能把責任推到她身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