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75章 聽聽我心跳,多快呢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看著她驚訝的表情,他的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不是要睡覺嗎?”


“你出去,”她臉一甩,指著門口的方向。


“為什麽?我也要休息。”


“我堅決不跟白月有糾纏的男人曖昧不清,你給我出去。”


“生氣了?”他眼神微揚。


“我讓你出去。”


他驚訝,她真生氣了?


“你這女人真小氣,不是你先氣人的嗎,我不過是迎著你的話,逗逗你,你怎麽還好意思先生氣呢。”


溫情哼了一聲,轉身,拉著被子,往自己身上一扯,拒絕搭理他。


霍庭深跳上床,從後麵抱住她。


溫情掙紮,可他卻抱的更緊了。


她生氣喝道:“你放開我。”


“不放。”


“霍庭深,你討厭,不許親我。”


他在她後腦勺上吻了一下:“誰家女朋友這麽潑辣,男朋友親一下都要炸毛。”


“你去找白月,白月不是要跟你訂婚了嗎,她才是你女朋友。”


霍庭深一翻身,繞到她麵前,寵溺的看著她:“好了好了,算我剛剛說錯話了,我不跟她訂婚,她可是白家人,我收拾她還來不及呢,我這輩子都不會娶她的,放心啊,我隻娶你。”


他說著,將她扯進懷裏,讓她的頭側著貼在他胸前:“你聽聽我的心跳,有多快,我們認識這麽久了,看到你,我還是會心跳加速,你說,放著能讓我心動的女人我不娶,為什麽要去娶一個整容臉呢?”


溫情臉紅,這男人,怎麽這麽會哄人,嘴巴上是抹了蜜嗎?


可是,即便他說的再好聽,她也還是能想起今天葉晚落的話。


她咬唇,遲疑了片刻後問道:“霍家跟白家,到底是有什麽恩怨啊。”


霍庭深沉默了下來。


良久後,他揉了揉她的發:“不聊這些煩心事兒,不是困了嗎,睡會兒吧,我陪你。”


溫情的呼吸沉重了幾分。


他說,他越來越愛她了。


可是這麽久以來,他對她累積的愛,還沒有過往他對葉晚落年少時的愛來的濃烈。


所以……他的秘密,不會跟自己分享。


想到這些,她心裏有些不舒服。


新一周的工作,在忙碌中,幾乎要落下尾聲。


周五中午,她去食堂吃飯,發現今天食堂裏的人格外的少。


不,應該說是今天的女老師格外的少。


她納悶的對黃老師道:“今天食堂的人怎麽這麽少。”


黃老師悄聲道:“三十歲以下,未婚的女老師們,都去做準備了。”


溫情想了想,這才有些懷疑的問道:“不會是為了下午霍三爺的課做準備去了吧。”


“不然你以為呢?”黃老師不禁笑道:“今天下午,咱們學校裏,絕對會比校慶的時候還熱鬧。”


溫情搖頭一笑:“我其實已經能夠想象到,今天下午多媒體教室裏,爭奇鬥豔的畫麵了。”


黃老師垂眸一笑:“下午你要不要去湊熱鬧?”


“去啊,為什麽不去呢,我倒是挺好奇,這個霍三爺,到底會講什麽東西。”


黃老師聳肩:“正好,我也想去見識見識,一會兒一起吧。”


“行,吃完飯我們回去休息一會兒,一起過去。”


溫情趴在桌上睡了一會兒起來,見李老師和劉老師都還沒回來。


她納悶的問道:“嗯?李老師和劉老師還不回來呀。”


黃婭道:“剛剛李老師發微信給我,她人都在多媒體教室了,現在那邊人山人海的,擠不動。”


“啊,是我記錯時間了嗎,霍三爺的課,不是下午三點開始嗎?”


“是三點開始,好多人不是怕沒座位,都提前去排隊了嗎,”她說著看了看時間道:“兩點了,我們要不要現在過去?”


“去那麽早,還要多等一個小時,再等等吧。”


黃老師也是佛係,她點了點頭:“那行吧。”


兩點五十,溫情挽著黃婭的胳膊,兩人聊著天,來到了教學樓。


走到教學樓一樓,多媒體教室的走廊裏時,溫情和黃婭都不自覺的停住了腳步。


這是……什麽情況……


剛剛窗外一堆人也就算了,這會兒連走廊裏都擠滿了人啊。


兩人站在人群外,往多媒體教室裏麵看了一眼,全是人頭,黑乎乎的一片,遠遠看去,還有點兒怪嚇人的呢。


溫情不禁驚歎:“黃老師,你還真說對了,比校慶還熱鬧啊。”


黃婭揚眉:“怪不得李老師在微信裏跟我說,她不能跟我多說話了,擠的快要喘不過氣了呢。”


溫情無語的搖了搖頭:“這熱鬧,咱們兩個還湊嗎?”


黃婭看向她:“你說呢?”


“嗯……要不咱們別湊了吧,太擠了。”


“那算了吧,我們回辦公室幹點正事兒算了。”


溫情點頭。


兩人前腳剛離開,霍庭深後腳就在十幾個保鏢的簇擁下出現了……


四點零五分,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霍庭深。


看來他講完人生中的第一堂課了。


她起身,出了辦公室,將手機接起:“喂。”


“你在哪兒……”


“我呀,你猜。”


霍庭深有些不高興:“為什麽不來聽課,我不是說了嗎,讓你來聽我的課。”


“我在啊。”


“胡說八道。”


溫情聳肩,人山人海的,她就不信他能從人群裏找到她。


“我騙你幹嘛,我真在多媒體教室,人太多了,擠得我快要喘不過氣了。”


“溫小情,誰教給你撒謊的。”


溫情心虛:“吭,你看不到我,不代表我沒去吧,這麽多人,你也找不到我。”


“哦?那你既然在教室,我念你的名字的時候,你為什麽不應聲。”


溫情驚訝,他念她名字了?


那他不是讓全校的人知道,他們認識了嗎?


她喊道:“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兒,你念我名字幹什麽,瘋了吧。”


“溫小情,你是想讓我懲罰你是嗎?”


溫情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這個混蛋,詐她呢。


“吭,我是真的去了,還是跟我們辦公室的另一位老師一起去的,可是人實在是太多了,窗外和走廊裏都人山人海的,我們根本就擠不進去啊。”


“那你為什麽不跟別人一樣,早點來。”


“我不是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嗎。”


霍庭深不悅:“我看你是壓根兒就不想來聽我的課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