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67章 藥香很迷人

時間:2020-02-27作者:無盡夏


溫情無語,白了他一眼:“霍庭深,你就不能有句正經話呀。”


“特別怪,在你身邊的時候,我連半句正經話都不想說,一看見你這張臉,我就想犯罪,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嗎,你身上的藥香,太勾男人魂兒了。”


溫情鬱悶,一把拉起被子,往他身上扯去:“你快別說話了,睡覺吧。”


霍庭深看著她羞澀又焦急的樣子,果真躺下:“溫小情。”


她瞪眼:“又幹什麽?”


“一起睡。”


“我還要再看一會兒呢。”


他將她手中的書抽出,放在了床頭櫃上,伸手一拉她的手腕,將她強行拽進了自己懷裏摟住。


“我發現,你這個女人就是腦子不夠靈光,你念再多的書有什麽用,把我拴在身上不是更靠譜嗎,你看我用處不比你的工作多嗎?”


“工作使我快樂,”溫情想要反抗爬起來。


可他的力氣太大了,他的手臂,像是鋼筋一般把她圈在自己懷裏。


霍庭深道:“前天晚上,你在我懷裏的時候也很快樂。”


溫情仰頭,快速的用手捂住他的嘴巴:“睡覺睡覺,不許再說話了。”


霍庭深勾唇,環著她的手臂鬆了幾分,讓兩個人都能舒適一些。


隻是因為他的力道還在,她始終發從她身上逃開。


她枕在他胸口,聽著他心髒強有力的噗通噗通噗通的跳著,慢慢的,倒也老實了。


一覺醒來,兩人換了姿勢。


霍庭深平躺著,一隻胳膊在溫情脖子下麵,溫情側身,半抱著他。


她一睜開眼,立刻鬆開他,從他懷裏離開。


正要起身的時候,霍庭深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早。”


溫情坐起身,理了理自己完全淩亂的頭發,“早。”


霍庭深起身,左手捂著右側肩頭,右手臂來回轉了轉。


溫情見狀問道:“我壓疼你胳膊了?”


“疼倒是不至於,麻了,”他說著勾唇:“怪不得人都說,養女兒是養千金,你這腦袋……挺重。”


他揉了揉她的頭,“來,給爺捏捏,補償一下爺。”


溫情起身,伸手,放在他的肩頭。


霍庭深正覺得驚訝,這小丫頭今天怎麽這麽乖。


沒成想,她卻是一用力,在他肩頭拍了一巴掌:“該,再讓你有房間不睡,非要睡這裏的。”


溫情翻了個白眼,這個男人,賤嗖嗖的,找罵。


她說完,下床,去了衛生間洗漱。


看到衛生間門關上,霍庭深挑眉,嗬,瞧瞧,他家媳婦兒就是這麽與眾不同討人喜歡。


早上,她來到學校,一路上都被學生們指指點點。


流言總是傳播的特別快,溫情知道是因為什麽。


她沒有理會,昂首挺胸,走自己的路。


反正她又沒做錯什麽,幹嘛要心虛。


進了辦公室,李老師一臉八卦的問道:“溫老師,你可來了,昨天你去了校長室,怎麽就一去不回了呢,你真被選成學生代表了?”


溫情搖頭一笑:“怎麽可能,我都畢業了,選什麽學生代表呀。”


劉老師在一旁,不冷不熱的道:“溫老師,你不厚道呀,這麽大的喜事兒,別人都知道了,我們作為你同辦公室的同事,你何必瞞著呢。”


雖然沒有解釋的必要,但同在一個辦公室,溫情也不願意把關係鬧僵,“這事兒我真的沒有接到通知。”


李老師好奇道:“啊?那校長找你做什麽?”


“因為我們班選了一個男生代表出來,校長讓我去做工作了呀。”


李老師恍然:“你說霍霆仁呀。”


“是啊。”


劉老師看她,斜眼:“那學校裏怎麽會有這樣的流言,溫情,我發現你這個人是真倒黴,怎麽什麽時候都能被流言蜚語濺一身血呢。”


溫情冷清清的笑了笑:“誰知道呢。”


李老師道:“人紅是非多,隻怕女生代表一天不選出來,你就一天沒法兒安生了,現在外麵流言說的可難聽了。”


溫情聳肩:“人言可畏,流言止於智者,她們喜歡說什麽,想什麽,議論什麽,是她們的自由,隨她們去吧。”


“沒看出來呀,你年紀不大,心態倒是很豁達嗎。”


“總不能因為這一點點的小挫折就去死吧,”她拿起桌上的文件起身:“我去一趟教務處,你們先忙。”


溫情離開後,李蓓蓓看向劉舒道:“你剛剛那是什麽口氣呀,多讓人下不來台呢。”


“我口氣怎麽了?”劉舒挑眉:“別人都在議論的事兒,我就不能問問啦。”


“可你的口氣很酸。”


“李老師,你可少來了,之前就數你議論溫老師議論的最凶,你不會是昨天收了一條人家的圍巾就全都忘了吧。”


“你這話什麽意思,”李蓓蓓不爽。


劉爽哼了一聲,站起身,邊往辦公室外走去邊道:“我說什麽,你心裏清楚。”


她摔門出去,李老師罵了一句‘神經病,自己眼紅,還說別人。’


半晌午的時候,學校公布了參與拍攝宣傳冊的師生人員名單。


溫情並不在冊,倒是新晉金融係的係花被選中了。


關於溫情的謠言,一夕間起,一朝間滅。


有些傳聞,真的是來快,去的也快。


看到名單公布了的那一刻,溫情給霍庭深發了一條短信:“有能力的資本家,你的辦事效率真高,多謝啦。”


很快,霍庭深就打來了電話。


她接起,霍庭深道:“怎麽樣,要不要請我吃個飯?”


“昨晚你都已經提前把謝禮取走了,請你吃什麽飯,才不。”


“我發現,你的錢包可比你的貞潔重要多了。”


她想,廢話,錢是她的萬能之神。


她可以一輩子不結婚,但卻不願意一輩子沒有錢。


“你是怎麽跟校長說的啊。”


“我說我的女人不能拋頭露麵,讓他少打你的主意。”


溫情撇嘴:“你少逗我了,你到底是怎麽說的。”


“你就確定我是在逗你?”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讓別人瞎猜我們的關係,怎麽可能會這樣說。”


霍庭深揚眉:“看來,你還有點良心,知道我是真心對你好,事事會為你著想。”


溫情一頓,她當然知道,畢竟,這世界上,真心待她好的人,並不多,所以,她是真的感恩於他。


不管什麽時候,她都願意為他刀山火海,兩肋插刀。


可有些感恩的話,不適合用來掛在嘴邊說。


她道:“所以,你到底是怎麽跟校長說的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