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61章 心動的感覺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看到溫情驚訝的樣子,秦師傅道:“溫小姐,您喝醉以後……嗯……跟平常的樣子,的確不太像。”


溫情臉紅,尷尬一笑,忙抱著小熊轉身進了別墅。


她討厭酒,超級超級討厭。


昨晚她醉了,可霍庭深又是怎麽回事?


他沒醉,怎麽還由著她耍性子呢,就為了一個小熊娃娃就砸了人家的店?他也瘋了吧?


她進了客廳的時候,霍庭深不在。


正好,她也不想丟臉,她快步上了樓梯,回了自己房間。


可是一推開門,她整個人都懵了。


她房間的角落裏,擺滿了各種的布娃娃。


小熊的,小兔子的,喜洋洋的,熊大熊二的,小青蛙的,小烏龜的……


她站在門旁,被這些東西給撐到了眼睛。


隔壁,霍庭深已經換完衣服出來了。


見她站在門口傻愣著,他來到她身後,往裏看去:“怎麽了?”


她有些無語的指了指房間:“這不會是你讓人準備的吧。”


“是我,感動嗎?”


怎麽……她有些無語,感動什麽?丟死人了好嗎。


“你是故意笑話我的嗎?”


“我笑話你做什麽,你不是喜歡布偶嗎,你喜歡,我給你買,有什麽不對嗎?”


溫情看他:“我什麽時候說我喜歡布偶了?”


“難道你不喜歡?”


“我這麽大的人了,幹嘛要喜歡布偶,我不喜歡。”


“你昨晚可是說過,你最喜歡娃娃了。難不成,你說的娃娃,指的不是這種假的?”他看向她的肚子。


她臉紅:“你瞎想什麽呢,我喝醉酒後,大概……腦子有點不清楚,胡說八道呢。”


“腦子不清醒的時候,本能卻告訴我說喜歡娃娃?嗬,我倒是覺得,你說的是你心裏的想法。”


“我說的是小時候吧,女孩子小時候,不喜歡娃娃的應該並不多吧,我小時候也很喜歡,那時候我特別期待媽媽給我買,可惜我們家那時候,條件不允許。”


“正好,我條件允許,我可以給你買。”


“可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別人給我買了,我自己有手有腳,喜歡的東西可以自己買。”


霍庭深揚眉:“那你為什麽不買?”


“長大後,我自己有了能力的時候才發現,布偶對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吸引力了,所以,好多人都說,喜歡的東西,一定在喜歡的時候買,因為如果你不買,以後再遇到的時候,可能就沒有那麽喜歡了。”


“既然不是從一而終會喜歡的東西,何必要買?”


“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對自己喜歡過的人,喜歡過的東西,從一而終呢?女孩子有些時候衝動購物,買的,是當時心動的感覺,雖然過後可能會後悔,可天和自己都知道,當時自己的確是對某一樣東西,深深的心動過,就像這布偶……”


她說著,低頭看向手中的布偶,有些頭疼的道:“小時候我的確為它們心動過,可現在,我已經不會再心動了。”


霍庭深勾唇,微微彎身,臉湊到她的麵前。


兩人距離這麽近,她眨巴眨巴眼,後退兩步:“又怎麽了?”


他邪魅一笑:“剛剛,你說的非常好,小時候心動過的東西,長大後或許就不會心動了,玩偶是這樣,人也是這樣。”


她盯著他的臉,不解,什麽意思?


“當初你喜歡的人不管是洛呈殊也好,李呈殊也好,那都隻是你小時候不懂事兒的一時心悸,現在,你已經長大了,該明白,年少是的喜歡,都算不得數。”


溫情凝眉,手指戳了他愈發靠近自己的腦門一下。


“霍庭深,你腦子裏到底都在想些什麽東西呢。”


她實在是無語,這個男人,還真會見縫插針啊。


霍庭深勾唇:“溫老師這麽聰明的女人,還會不明白我的話是什麽意思?”


他邊說著,站直,走進了她的房間。


溫情無語:“我要換衣服,你跟進來做什麽?”


“你換你的,不用太在意我。”


“你這話還真是……我換衣服,你一個大男人在這裏,合適嗎?”


“有什麽不合適的,我們可是睡過n次又做過兩次的人,該看的我都看過了,還有什麽好介意的。”


她急了,跺腳:“我介意。”


“那我不去衣帽間,你自己進去換吧。”


溫情翻了個白眼,真的是服了他了。


她將小熊放在了床上,轉身進了衣帽間,換上了家居服走了出來。


霍庭深正半躺在她的床上,看她床頭櫃上的書。


“你在讀研?”


溫情上前,將他手中的書抽出,放回了茶幾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你跟進來,到底要幹嘛。”


“你,”他壞笑。


“我怎麽……霍庭深,”麽字沒說完,溫情立刻反應了過來,瞪著他:“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她實在是無奈。


她眼前的霍庭深,跟別人見過的霍庭深絕壁不是同一個人。


她敢發誓。


“我很正經,不是你先問我想幹什麽的嗎,我隻是按照自己心裏的想法,回答了你而已。你可以支持我,畢竟我已經躺好了。當然,你也有權利反對我,畢竟,身體是你的。”


她氣悶,“我不同意。”


“那就算了。”


那他還不出去?


“你還有事兒?”


“當然,今天早上你不是跑掉了嗎,針對昨晚發生的事情,難道我們不該談一談?”


又談。


對跟女人做完這種事情後談話這事兒,他有癮嗎?


“不用談了,我的要求跟上次一樣,這件事,你不吃虧,我們扯平了,彼此都不要再提了。”


“不提了?你覺得可能嗎?”


溫情望著他:“為什麽不可能。”


“上次我沒打算跟你進一步發展,所以當然可以應了你。可這次不一樣,睡都睡了,我們當然要掰扯清楚。”


溫情咬牙:“好,你說,怎麽個掰扯法。”


“按理說,當時你醉了,有些事情呢,我口說無憑,但事實上,昨晚的確是你胡鬧在先的,你可能不記得你的行為了,可我卻記得清清楚楚,所以,這一次,我也要提一個要求。”


溫情盯著他,總覺得,他這泰然自若的神情,有些不對勁。


“你……要提什麽要求?”


“我要求你對我負責。”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