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60章 醋是吃的妥妥的飽

時間:2020-02-27作者:無盡夏


溫情凝眉:“你別找茬,我都說了,那時候我很喜歡他,因為見的次數少,當然記得很清楚。”


“不許再重複喜歡這兩個字,”他冷眼,醋是吃的妥妥的飽:“繼續說。”


溫情鬱悶,不是他要自己交代的嗎。


難不成現在,還要她說一半藏一半嗎。


那時候她就是喜歡呈殊哥哥,她理直氣壯。


“那一年,我見過他兩次,第一次是在過年的時候,他代替他爸媽來我家送了點東西。以前,叔叔阿姨經常接濟我們。第二次,是他高考結束後,來我家蹭飯,說自己要去國外讀大學了。自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這一別就是十幾年。”


“看來,你覺得一別十幾年,很惋惜呀。”


她白他:“你別含槍夾棒的。”


他氣悶:“那你們是什麽時候聯係上的。”


“我們就沒有聯係過。”


“撒謊,沒有聯係的話,你今天會被我抓到?”


“什麽被你抓到,你別把話說的那麽難聽,這是緣分,說起來,這還真是你給連的緣分呢。”


溫情有些賭氣:“要是你今天早上告訴我,我脖子上有吻痕,那我肯定會回家換一件高領的衣服。如果我換了衣服,就不會因為被人笑話,而不得不戴著我們辦公室黃老師的圍巾。


如果不是戴了黃老師的圍巾,就不會因為李老師要試戴,我卻不敢摘,說了一些得罪李老師的話。


因為得罪了李老師,大家又在一個辦公室工作,沒辦法,我隻好說,這條圍巾顏色不適合李老師,我有一條新買的圍巾,不適合我自己,卻很適合李老師,明天要帶去學校送給她。


為了圓謊,我隻能下了班來買圍巾,結果就是這麽巧,買完圍巾,我在等……哎呀壞了。”


她說著,一拍自己的腦袋,好像恍然想起什麽大事兒似的。


“怎麽了?”霍庭深凝眉。


溫情鬱悶:“都怪你,催我催的那麽急,我排隊買的果汁還沒來得及拿呢。”


霍庭深無語,“怎麽又扯到果汁了?”


“我買完圍巾有些口渴,所以排隊買了杯果汁,就是交完錢,等著取果汁的時候,偶遇到了呈殊哥哥啊。”


霍庭深有些不置信:“所以,你們是偶遇?”


“當然啊,所以我才說嗎,跟呈殊哥哥的新緣分,是你給牽的線。”


霍庭深暗自不爽:“所以呢,你們剛剛交換了電話號碼?”


溫情抿唇一笑:“當然啊。”


“手機給我。”


溫情將包往旁邊藏了藏:“你想幹嘛?要刪我號碼?”


“我要看看,他在你手機裏,存的是什麽名字。”


溫情淡定:“不用看了,我存的呈殊哥哥。”


霍庭深惱火,所以,有錢的大哥哥,校長家的傻兒子,和地主家的三少爺,是她對自己跟那兩個令人討厭的男人的稱呼。


她喜歡的男人,就叫‘呈殊哥哥’?


霍庭深冷眼看向她,“在你眼裏,那個洛呈殊就是你喜歡的人,我卻跟白南誠和高默然一樣,是你討厭的人?”


她坦然:“我並不討厭我哥啊。”


他這是什麽邏輯,她幹嘛要討厭自己的哥哥。


霍庭深臉一黑,咬牙:“這麽說,你隻討厭我和高默然?”


溫情盯著他:“我什麽時候說過我討厭你?”


沒有說,可她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手機拿來,”他的手掌在她麵前攤開。


他上火了,真的火很大。


人生中,頭一次被一個女人氣的有些想罵人。


溫情知道,她要是不給,他一定會想辦法弄到,索性,她就直接將手機交給了他:“我沒騙你。”


霍庭深找到了她的電話簿,找到了‘呈殊哥哥’這四個字。


他點了編輯,很快的將名字改成了‘鄰居家的兒子’,這才將手機交還給她。


溫情看了一眼,蹙眉:“霍庭深,你幹嘛動別人手機啊。”


“不許改回來,一旦我發現你偷偷改了,昨晚的事情,我會讓你做一百次。”


她瞪他,可他卻霸氣的勾唇,拉開車門下車,去了駕駛座。


他回頭看向她:“到我身邊來坐。”


溫情凝眉,不爽:“不去。”


“還是,你想坐在這裏一整晚?那我奉陪。”


溫情斜他,下車,去了副駕。


車子發動,離開商場門口。


霍庭深道:“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提起呈殊哥哥這四個字,你已經不是十歲的小女孩兒了,別學自己十歲時的樣子叫男人,聽著肉麻,惡心,知道了沒?”


溫情看他:“你怎麽毛病那麽多。”


霍庭深眉心揚起:“我就這樣兒。”


溫情歎口氣,她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怎麽會認識霍庭深這麽矯情的男人。


回到別墅門口,提前打車回來的老秦,就等在門口。


見車開到,他忙上前,幫溫情和霍庭深開門。


霍庭深下了車,對要進別墅的溫情道:“對了,你妹子我給你帶回來了,放在後備箱,你自己去取。”


“什麽?”溫情納悶,看向他:“什麽妹子。”


“自己去看。”


霍庭深說著,已經先一步推門進去。


溫情納悶,走到了後備箱處。


老秦上前幫忙將後備箱打開。


幹淨的後備箱裏,放著一隻小熊布偶。


這……不是今早在大城家園的沙發上看到的布偶嗎?


當時她雖然覺得這小熊有些眼熟,但為了開溜,也沒多想。


現在再看到這小東西的時候,她腦海裏莫名的閃過一些奇怪的畫麵。


她將布偶拎出,盯著看了片刻。


她看向旁側的秦師傅,昨晚好像就是他送霍庭深去的會所。


“秦師傅,昨晚……是你送我和三爺去的大城家園嗎?”


“是的,溫小姐。”


“那你知不知道,這小熊是怎麽回事?”


“溫小姐,這小熊是您的,昨晚您喝多了,跟三爺要的。”


溫情指著自己的心口:“我要的?”


“是啊,當時店門都關了,你非要不可,三爺答應給你後,就給秘書打電話,讓他找店家來開門,結果你說三爺言而無信,答應給你又讓你等。三爺不想讓你失望,所以就用磚頭,砸了店裏的玻璃,這才把這小熊給你取了出來。”


她驚的完全說不出話,她當時是瘋了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