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56章 誰家少年呀,長的好帥呀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兩人進了家門,霍庭深將她攙扶到了沙發上坐下。


她坐著,他彎著身。


兩人此刻的距離……很近,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他本來就已經有些按奈不住自己的情火。


偏生,此刻溫情又這樣人畜無害的,一雙大眼盯著他的臉團團打量。


“看什麽呢?”此刻,霍庭深說出口的話,已經有些嘶啞了。


他知道,這是因為什麽。


溫情的手,輕輕的抬起,在他眼睫毛上戳了兩下,眉眼彎彎的一笑。


“你的眼睫毛真長呀,真好看。”


霍庭深呼吸沉重了幾分:“隻有眼睫毛好看?”


溫情往後靠去:“嗯……眼睛也很好看,沒有幾個男人,能有這麽漂亮的眼睛。”


“還有嗎?”


她的手指,慢慢的下滑,移動到他的唇上:“你的唇,真紅潤。”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是擦過口紅一樣呢。”


她說著,咯咯輕笑了一聲,視線 又落到了他的眼上:“你是誰家少年呀,長的好帥呀。”


她說著,仰頭喊道:“喂,我家來了個大帥哥兒,都快來看看呀,他是誰家孩子呀,走錯門……唔。”


啦字還沒有說出口,她的唇,就已經被他的吻結結實實的堵住。


她的頭向後靠去,枕在了沙發椅背上。


她的唇後移,他的身子也就跟著移動。


他的手,不安分的握住了她正要推掖自己的雙手。


他的唇,滑到了她的耳畔:“這麽帥的男人,你要嗎?”


溫情望著他,臉頰升起更好看的紅暈。


“要錢嗎?我媽說,這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是無償的。”


“免費贈送,”他說著,再次吻住她。


隻是,這一次,他的吻,可就沒有那麽安分了。


畢竟,他想要攻下的,不僅僅隻是她的唇。


霍庭深將她自然的放倒在了沙發上,不安分的對她上下其手。


溫情的一隻手,一直緊緊的拽著那隻布偶小熊。


霍庭深的觸碰,讓她一點點丟盔卸甲。


她慢慢的環住了他的脖子,這對於霍庭深來說,就像是鼓勵一般。


他完美的引導著她,一點點的點燃她,讓她對自己,無法抗拒。


溫情的腦子,本來就是糊的,這會兒倒是更加暈了。


她完全分清不清楚這裏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


可不管是夢境還是真實,她都欲罷不能了。


她隻覺得,好酥,好累,好困。


睡夢中,似是有人抱起了她,給她擦洗了身體,將她送到了床上。


睡夢中,似是有人,輕輕的環著她,對她說‘晚安’。這聲音很熟悉,卻又似乎很陌生。


睡夢中,似是有人,在她快要滾落到地上的時候,一把將她勾回了懷裏,說‘你這睡相,還真是要命’。


睡夢中……


她不記得了。


手機鬧鈴響起的時候,她翻身,到處去摸手機。


可是手機沒摸到,卻摸到了一具軀體。


她的手順著軀體向下滑去,瞬間震驚地睜開眼。


映入眼簾的,是霍庭深那張睡的俊美無暇的側臉……


她收回手,猛的坐起身。


他睡在自己身邊,已經不是什麽稀奇事兒了。


可是……他光著睡在自己身邊,未免有些……


她咽了咽口水,看向他。


霍庭深淡定的睜開眼睛,像是昨晚什麽都沒發生一般,“早上好。”


溫情咽了咽口水:“早。”


她指了指他身上:“你……你怎麽沒穿衣服。”


“你穿了?”


溫情這才覺得身上涼颼颼的,她低頭一看,忙用被子捂住自己,向後縮去,她也沒穿。


不動不要緊,這一動,身下的骨頭都像是散了架一般。


這種滋味,不用說,她自然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麽。


畢竟……她有過一次經驗了。


她閉目,隻想起昨晚她跟校長一起去跟他吃飯。


然後席間……她喝了酒。


隱約記得,他答應了校長的請求,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麽……


完了,她真的完全斷片了。


她咬唇,明知道自己酒品不好,怎麽偏偏非要在霍庭深麵前喝酒呢。


霍庭深坐起身,手揉了揉她的頭:“別一副後悔不已的樣子,你這樣,會讓我覺得昨晚沒有伺候好你。”


“別說了,”她聲音帶著幾分尷尬和害羞,視線觸及他之後,又慌忙移開。


霍庭深笑:“又完全斷片了?”


溫情咬唇:“你不知道……我喝完酒以後什麽德性嗎?”


“很榮幸,見識過三次,每次都了令人十足震驚。”


她覺得有些難於啟齒:“昨晚……又是我主動的?”


“做為男人,我覺得我應該告訴你,我們算是一拍即合吧。”


溫情歎口氣:“你……你明知道我喝完酒以後的德性,幹嘛……幹嘛不丟下我一個人呀。”


“明知道你喝完酒是這個德性,難道還丟下你不管?讓你滿大街的到處亂跑,去撲別的男人?你橫豎都是要耍酒瘋的,我們又不是沒睡過,跟了我,總比在大街上隨便抓一個男人靠譜吧。”


溫情撓了撓眉心,好尷尬。


霍庭深淡定一笑,揉了揉她的頭:“別太有壓力,我不會因為昨晚的事情,就強迫你跟我怎麽樣的,隻要你不願意,我以後依然不會逼你,昨晚……我也有錯,可當時,你畢竟是自願的,所以,我就不跟你道歉了,你覺得呢?”


她垂眸,盯著被子上的牡丹花,手心裏全都是汗。


他笑:“我知道,我坐在這裏你也尷尬,那我先去洗澡,你冷靜一會兒,我洗完你再洗,嗯?”


她點了點頭,看都沒敢看他一眼。


霍庭深起身,絲毫不遮掩的就這麽走進了浴室。


溫情連眼都不敢抬。


浴室門一關上,她就用力的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


又跟他睡了一晚上,這可怎麽辦。


喝醉酒就出幺蛾子,她到底是要鬧哪樣呢。


一想到昨晚兩個人有了肌膚之親,她連想想都覺得臊得慌。


跟他的糾纏,就是從她第一次喝多,睡了他開始的。


本以為,慢慢的兩人的關係就可以疏遠了。


可是……現在又來一次。


她實在是不知道,以後到底該怎麽辦了。


聽到浴室裏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她想了想,直接撩開被子下床,穿上了衣服,背著包離開了家裏。


也別管什麽三七二十一了,逃了再說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