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34章 溫情那個賤人

時間:2020-02-28作者:無盡夏


她轉頭看向身側的霍庭深。


感覺到溫情在看他,他也回以目光:“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麽會在這兒。”


溫情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是真的不知道。


畢竟,他對白家人的厭惡,不比她少。


“那我們還要留在這兒嗎?”


“邀請我的是老爺子,從小,老爺子待我不薄,這份麵子,我還是要給的,”他的手摟在她的腰上,往裏走去。


白月迎麵笑嘻嘻的走了過來,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抹胸短禮服。


因為胸口壓的太低,那兩團肉,似是隨時都能撲出來一般。


溫情看到她這副樣子,心生嫌惡。


可白月卻不一樣,笑的滿麵春風。


她看向溫情:“小情,你也來了啊,真是太巧了,能在這裏遇到,對不對。”


溫情冷著臉,“我倒是覺得,我出門沒看黃曆。”


白月也並不生氣,一副大肚的樣子道:“你這丫頭,怎麽這麽愛生氣,我又沒說什麽,都是個大姑娘了,別動不動就耍小孩子性子,怪讓三爺笑話的。”


她說著,嬌羞的望向一旁的霍庭深:“三爺,好久不見了。”


霍庭深挑眉:“我們見過?”


他話音一落,溫情低頭差點笑了。


他是故意的,肯定的。


白月有幾分尷尬的道:“三爺,你忘記啦,上次,我們在會所見過的。”


“是嗎,我沒印象了。”


白月臉上有幾分掛不住了,忙道:“小情當時也在場,還有您的弟弟,小四爺也在,是吧,小情。”


溫情看向霍庭深:“有嗎?”


霍庭深挑眉:“你問我?我都說了,我不記得了。”


溫情看向白月:“白小姐,不打擾了。”


她說罷,看向霍庭深道:“我有些餓了。”


“走,帶你去吃點東西。”


兩個人繞著白月離開,走到長桌邊去吃東西了。


白月回身,咬牙切齒的,一臉氣悶。


她母親白雪走了過來,低聲道:“怎麽回事,怎麽讓她們走了?”


白月不爽:“都怪溫情那個賤人,她一直在搗亂。”


“這個賤蹄子,竟然敢壞我女兒的好事兒,我饒不了她。”


白月看向母親:“你看嗎,溫情緊緊的靠在霍總身邊,我怎麽去跟霍總培養感情啊。”


“別急,我們要靜觀其變。”


白月氣鼓鼓的跟著白雪回到了父親身邊。


幾分鍾後,老爺子在老管家的攙扶下,從別墅裏走了出來。


眾人圍了上去寒暄,溫情見霍庭深未動,納悶道:“你怎麽不過去?不是說老爺子待你不薄嗎?”


“這麽多人,多鬧,等一會兒,不著急。”


人群漸漸從老爺子身邊散開。


老爺子的目光落到了霍庭深的身上。


霍庭深勾唇,對溫情道:“跟我過來。”


溫情忙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跟著霍庭深走到了老爺子的對麵。


“外公,你最近身體如何?”


老爺子拍了拍他肩膀:“我身體好的很,你這小子,打從上次景琛回來後,有一個半個月沒來看過我了吧。”


老爺子說話間,將目光落到了溫情的身上:“這是你女朋友?”


溫情臉一紅,忙擺了擺手道:“老爺子,我……”


她話音還沒落,身後白安泰豪爽的笑聲打斷了溫情的話。


“連首長,您這身子骨,真的是愈發硬朗了,要說老當益壯,這北城,您首屈一指呀。”


聽到白安泰的聲音,溫情本能的有些反感。


連老爺子對白安泰點頭一笑:“白總客氣了。”


白安泰將回身,拉過女兒,麵帶慈和的道:“首長,這是我女兒白月,聽說今天要來見您,白月這小丫頭,可是高興了一整天呢,她打小兒就特別喜歡英雄。”


白月上前,恭敬的對連奉國鞠了鞠躬:“爺爺,您好。”


連奉國上下打量了白月一眼,點了點頭:“嗯,小丫頭,夜晚天涼,還是要多穿一點的。”


白月笑了笑,“爺爺,沒關係的,我不冷。”


連奉國表情淡了幾分。


一旁,霍庭深唇角露出一抹不屑,這女人,是真不會聽話音。


溫情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這才明白,霍庭深為什麽要讓她穿這麽保守的旗袍了。


原來,是為了迎合老爺子的心思。


白安泰側頭看了白月一眼,忙對白雪使了個眼色。


白雪將自己身上的白色綢緞披風解下,披到了白月的肩上。


“嗨,老爺子,您別介意,這丫頭呀,別的沒有,就是孝順。這不她看天涼了,怕我冷,就把身上的小披風給我了。讓她在您麵前丟臉了,您可千萬見諒。”


白月一開始還想說什麽,卻被白雪掐了一下腰。


雖然不知道自己哪裏做錯了,但卻也噤聲不再說話。


連奉國點頭:“孝順倒是好事兒,不過女孩子呀,還是要穿著得體一些,才夠端莊,看看,這丫頭就穿的很好嗎。”


連奉國指了指溫情。


白月心裏一陣惱怒,連奉國這老家夥,真是個老古董。


她穿的可是當季最新款的小禮服。


溫情算什麽。


看到白月生氣的眼神,溫情倒是笑了,對老爺子鞠了鞠躬:“謝謝老爺子。”


連奉國點了點頭,他看向霍庭深:“庭深呀,我有點話想單獨跟你談一談,你跟我進來一趟。”


霍庭深對溫情道:“你也進來吧。”


溫情搖頭:“不用了,你進去吧,我自己去旁邊吃點東西。”


她又不傻,老爺子都說了,要單獨談。


霍庭深勾唇點了點頭。


兩人進了客廳,坐下,老管家給兩人泡了茶。


老爺子道:“庭深呀,我聽景琛說,你可也還沒有女朋友。”


霍庭深勾唇:“景琛還好意思編排我,他自己不也沒有嗎。”


“那小子天天板著張臉,誰家姑娘敢跟他,我都擔心我死之前還能不能看他娶上媳婦,抱上重孫。”


“外公,別這麽說,景琛的女人緣兒可好的很。”


“不提那混小子,今兒晚上,我之所以把你找來呢,是要還一份人情。”


“還人情?”


“是啊,外公年輕的時候,欠了白家那老爺子一個人情,直到他人走了,這份人情我也沒能還上,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呀,不願意欠別人的。


這不,前幾天,他那個倒插門女婿找上了我,說希望我呀,給他閨女保個媒,我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她閨女看上的人,是你。”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