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第123章 他侵蝕了她的心

時間:2020-02-25作者:無盡夏


溫情轉頭望向他。


霍庭深要不要這麽幼稚。


這種兩人落水先救誰的千年難題,有必要再拿出來作妖嗎?


“明明我就坐在你麵前,可這麽一個簡單的問題,你還要考慮這麽久?”


霍庭深說這話的時候,口氣裏帶著不悅。


可溫情卻是噗嗤一笑,“你還說我吃醋,你這才是吃醋呢。”


“沒錯,爺就是吃醋了,爺有種認。”


溫情無語,行,你有種。


“溫情,別轉移話題,說,我跟他,誰重要。”


“你,”這次,她不再猶豫。


霍庭深心下一喜:“不是敷衍我?”


“我敷衍你做什麽,現在高默然於我而言,還不如一個陌生人,你跟他比,有什麽意思。”


“那你剛剛猶豫什麽?”


溫情努嘴:“我是在想,這話幼稚的問題,為什麽要回答。”


霍庭深淡定,揚眉:“這跟幼稚有什麽關係?爺隻是打翻了醋壇子而已。”


溫情心中想,不跟他爭。


第二天來到學校,溫情正忙著,手機微信響了。


她打開看了一眼,是霍霆仁發來的信息。


“三艘,我從家裏把程菲的簽名照拿來了,怕你忙,我就好人做到底,幫你交給那群同學了,不用謝。”


她凝眉,這兄弟們怎麽都一個德性呢。


她快速回複:“我去要簽名,你來做好人,這分明就是讓你撿著助人為樂的大便宜了,還想讓我謝你。”


霍霆仁回複道:“三嫂你也不想想,這麻煩是誰給我找的。”


溫情看著這短信,更是堅信了一點。


霍家這些兄弟們,都賊精賊精的。


跟他們耍心眼兒,別管他們是大是小,她都不是對手。


有這麽有猴兒精的兄弟們,真的是活該霍家發財。


第二天,霍庭深緊急去了一趟美國出差。


雖然他一連三天沒能回來,可是他每天不管多忙,都會掐著時間差,給溫情打電話,跟她說晚安。


霍庭深在的時候,她沒覺得怎麽樣。


可是霍庭深走了,溫情竟感覺到了孤寂。


這種寂寞,是從靈魂深處發散出來的。


其實,這也正是她最害怕的一點。


她之所以不敢接受他,就是因為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在適應了他的存在後,他卻又給了自己傷害。


到了那一天,她將不得不把他從自己的靈魂深處,剜掉。


她害怕那種痛,會把她活活痛死。


她打開手機,看著這幾天娛樂新聞的頭條。


因為當事人的不解釋。


霍庭深和程菲的新聞愈演愈烈。


程菲為新劇站台,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記者問及她跟霍庭深的事情,她也隻是笑而不答。


這樣的態度,更給了媒體可乘之機。


在他們的新聞稿中,幾乎清一色的用到了一個詞,疑似默認。


她歎口氣。


如果真的不是,霍庭深為什麽不解釋呢?


她將手機扔到一旁。


她有些在意,這種情緒,很明顯。


顯然,即便她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


霍庭深的確在一點、一點的侵蝕她的心。


她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心髒。


“溫情,別再往前了,前麵,可是一不小心就能粉身碎骨萬劫不複的懸崖。”


清早,她從公交站走到學校門口。


白月又來了。


兩個女人看著彼此的視線,都並不友好。


白月手裏捏著墨鏡,踩著高跟鞋從跑車邊,走到她身前。


“我問你,那個程菲跟三爺的事情,是真是假。”


溫情冷眼:“這種問題,你來問我?我又不是霍庭深肚子裏的蛔蟲。”


白月鄙視的看著她一笑:“怎麽,你被涼涼了?我就說嗎,像你這樣的女人,除了臉蛋之外,一無所有,憑什麽就能霸住霍三爺不放。看來,霍三爺已經玩弄夠你了吧。”


溫情眼神一冷,上前一步:“白月,你給我說話放尊重一點,既然你天天自詡為大家閨秀,就拿出點閨秀的樣子,別活的像是過街老鼠一樣,令人厭惡。”


白月不屑:“惱羞成怒了。”


她得意挑眉:“看來,沒錯了,嘖嘖,真是可憐喲。”


她將墨鏡戴上,“你等著瞧吧,管什麽溫情還是程菲,我一定會把霍庭深,變成我的男人。”


她說完,轉身就往自己的跑車邊走去。


門上揚,她正要上車的時候,溫情已經快一步上前,擋住了車門。


她一副不屑的目光落在白月的身上,抱懷,冷笑:“霍庭深這個男人,你絕對得不到,他可不是你這種膚淺的女人,可以擁有的,不信,那你就走著瞧。”


她說完,冷冷的睥睨了她一記,轉身往學校走去。


白月回頭斜了她一記,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讓她得到。


嗬,這個女人,真的是跟她媽一樣的惡毒。


她越是說自己得不到,那自己就偏要做給她看。


白月上了車,找到了白南誠的電話。


“哥,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好了沒有。”


電話那頭,白南誠滿心不悅:“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絕了嗎,為什麽就偏非要他不可?”


“溫情可以,我憑什麽不可以。”


電話那頭,白南誠沉默了良久。


前幾天,白月來找她,說要嫁給霍庭深。


當時他狠狠的罵了她。


可是她卻執迷不悟,還威脅說,如果沒有人幫她,她就自己倒追,到時候丟臉的,可是整個白家。


本來,這幾天霍庭深跟程菲鬧緋聞,他心裏還覺得很高興。


畢竟,霍庭深能夠將視線從溫情身上轉移開,是件好事兒。


可現在又出了一個白月。


這白家的女兒,都是中了什麽蠱,一個個的,就非要霍家的男人不可。


他凝了凝眉心問道:“你想怎麽做?”


“那個程菲膽敢勾引霍三爺,我要讓她在娛樂圈裏,身敗名裂。”


“胡鬧,問題不是出在程菲的身上,而是霍庭深的問題,他的存在,本來就是會讓女人趨之若鶩的。”


“那我不管,我總要讓那些女人知道,我白月看上的獵物,別人連覬覦都是錯的。”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白南誠心裏一陣惱火,再回撥的時候,白月已經不肯接了。


他在心裏不禁感歎,白家還真是個神奇的地方。


既能生出小情這樣冰雪聰明的孩子,也能生出白月這種出門連腦子都不帶的蠢貨。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