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萬界種田係統第655章 荷花,偷到龍袍

時間:2019-12-07作者:年初


女子咬了咬牙,搖了搖頭,“皇宮這麽大,你肯定不知道在什麽地方,我給你領路。”


林庸有些欣賞這個宮女了。


笑著想要拒絕。


宮女接著說道,“你跟著我走就好。今天晚上,皇上還不知道歇息在那個宮殿裏。我還要去打探一番。”


林庸說話了,“說是去了坤寧宮。”


宮女點頭,“我們先去坤寧宮,恩公像剛才一樣隱身起來。”


林庸給自己拍上了隱身符,頓時就消失了。


宮女看著,瞪圓了眼睛,捂了捂嘴巴,接著往外走,邊走邊東張西望,“恩公,跟上來沒有?”


“我在你身後呢。”


聽著林庸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宮女頓時覺得安心了。


邊走邊小聲說道,“坤寧宮就在那邊,是皇後的住所,我們先去坤寧公問問,如果在,恩公就進去偷龍袍吧。”


到了坤寧宮門口,就有小宮女上前,“荷花姐姐,怎麽這麽晚來坤寧宮啊?”


荷花上前,“我找小花子,他昨天說給我帶桂花糖的。結果到現在還沒有給我。”


小宮女說話了,“小花子跟皇上走了。”


荷花裝作無意,“皇上今天晚上沒有歇息在坤寧宮?”


小宮女把嘴巴附在荷花耳邊,“皇上和皇後吵架了,就去了元毓宮。”


林庸笑著搖了搖頭,如果不是荷花幫忙,還不知道朱元毅去了元毓宮。


荷花笑了,“我去下元毓宮,找找小花子。就是要問問他,為什麽沒有給我帶桂花糖。”


小宮女愣了愣,“荷花姐姐,你桂花糖真是情有獨鍾。”


告別了小宮女,荷花小聲說道,“恩公請隨我來,我們這就去元毓宮。”


在路上,荷花小聲給林庸介紹。


元毓宮是元妃居住的宮殿。


元妃當年,也是有資格競爭後位的人,不知道最後怎麽輸了,成為了元妃。


元妃非常美豔,除了皇後,朱元毅最看重的就是元妃。


荷花給林庸說著,碰見了侍衛,就閉口,對這侍衛點點頭,或者喊聲“哥哥”。


林庸也是發現了,荷花的人緣非常好,作為一個年輕的宮女,還是有些勢力,有些手腕的。


想來,今天晚上是一時不察,受了人的暗算。


對於荷花以後繼續呆在宮裏,林庸也不擔心了。


很快,到了元毓宮。


荷花說話了,“恩公,我進去看看,給你探聽一下,皇上歇息在什麽地方。”


林庸說話了,“你走吧。萬一牽扯上你,你麻煩就大了,已經到了這裏,我自己會解決的。”


荷花毅然搖了搖頭,和守門的小宮女打個招呼,就衝進了元毓宮。


碰到了人,就問小花子在什麽地方。


一個叫做小林子的太監說道,“荷花姐姐,小花子在偏殿服侍皇上呢,你要是找他,我這就去換了他,讓他來見你。”


荷花屈膝,“謝謝林子哥哥。”


林庸對荷花傳音,“我就跟著這個小林子去了。你最好快點離開。”


荷花沒有說話。


林庸跟著小林子去了偏殿。


果然,朱元毅在這裏。


朱元毅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滿臉胡子的男人。


一看,就是性情堅毅,性格強勢的人。


在他身邊,是一個如同梔子花一樣柔弱,白淨的女人。


這個女人說著話,“皇上,皇後姐姐也是太憂心了,你就別怪他了。他生怕其他皇子聯合起來對太子不利。”


林庸都想笑了。


這個女人的話,從表麵上看起來,是替皇後說話,其實字字都指責皇後有問題。


一個,皇後是皇後,後宮不可幹政,這個皇後竟然要管太子和其他皇子的事情,真的有些手長。


第二,太子竟然怕其他皇子聯合起來,可想而知,這個太子地位有多不穩固,和其他皇子的關係有多不好。


這樣的太子,不是太軟弱,就是太不會做人了。


這個女人還真是聰明,就是兩句話,就打擊了皇後和太子。


林庸自然無暇關心這些。


走向了旁邊的衣架。


看了看,朱元毅已經換下了龍袍,穿著常服,坐在那裏。


林庸稍稍感覺了一下,這件龍袍的確是朱元毅經常穿的,上麵的龍氣很足。


林庸抓起龍袍,就丟入了自己的儲物空間。


看看朱元毅,元妃毫無知覺,林庸悄無聲息退出了偏殿。


走到了外麵,就看到荷花在和一個圓圓臉的太監說話。


“小花子,說好了,後天一定給我帶桂花糖,你再不給我帶,我就生氣了。”


圓圓臉的太監說到,“好的,荷花姐姐,我一定給你帶。還有,那個劉眉,鄧選,對你不懷好意,你要小心一些。”


聽兩人的對話,林庸才知道劉眉就是那個白淨臉的太監,鄧選就是那個瘦高個。


就是今天晚上,綁了荷花的那兩個太監。


林庸用手拂了拂荷花的肩膀,荷花就知道,林庸回來了,“小花子,我走了,今天回去還要見黃姑姑呢。改天我們再說話,別忘記我的桂花糖。”


小花子連忙說道,“荷花姐姐,不會忘記的。你慢走,走大路,別走小道。”


荷花就往皇宮的圍牆走去,看到周圍沒有人了,“恩公,得手了麽?”


林庸說話了,“得手了。”


荷花說道,“我送你到宮牆旁邊,想來憑借恩公的本事,翻出牆去不成問題。這段宮牆外麵就是一條小街,恩公走出去,就是大路。來往人很多,也不會有人查。”


“好。”林庸暗暗讚歎,真是一個細心,體貼的女子。


到了宮牆邊上,荷花說話了,“恩公,你先別走,讓我看看你的樣子。我要記下你的樣子。”


林庸笑了,扯下了身上的隱身符。


荷花就盯著林庸的臉看,看著看著就臉紅了,“從此以後,天各一方,恩公一定要多多保重。希望,希望,恩公有機會了,來皇宮看看荷花。”


“不,不,恩公能念叨念叨荷花就好,不要來看荷花了,皇宮裏太危險了。”


林庸沒有說話,沒有允諾,“我走了。”


拍上了隱身符,飛了出去,飛向客棧。


荷花小聲叫道,“恩公,恩公……”


隻有蟲子的鳴叫回應她,她滿心悵然。


第二天,林庸就發現,街道上多了很多巡邏的士兵,很多人在查些什麽。


風聲有些緊。林庸也沒有多做停留,就回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