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萬界種田係統第168章 太子扶蘇

時間:2019-12-11作者:年初


想到這點,始皇帝內心恨恨。


扶蘇是他的長子,當年看著這個孩子出生,他也是非常欣喜的。


不過,後來扶蘇親近楚人,親近墨家和儒家的人,讓他不喜,他又忙著政務,忙著征戰六國,就沒有管扶蘇了。


但是,內心,對扶蘇是有愧的,尤其是扶蘇的母親,楚國公主死後,愧疚更甚。


想到林庸說的話,想到自己這個最出色的兒子,竟然被李斯,趙高誆騙自殺了,始皇帝內心的怒火就衝天而起。


看著始皇帝麵上神情變幻,扶蘇也有些疑惑,有些不解。


當然,沒有惶恐。


扶蘇是翩翩君子,從來沒有做過虧德的事情,也從來沒有考慮過自身,所以,一直是君子坦蕩蕩的樣子。


其他的公子,包括胡亥在內,都是有些怕始皇帝的,但是扶蘇從來沒有怕過始皇帝。


看到扶蘇麵上的疑惑,始皇帝說話了,“你母親的事情,你怪朕麽?”


扶蘇搖了搖頭,“母親悲傷,憐憫楚國國君,將士,無力改變,心中憂慮,才病逝的。和父皇沒有太大關係。”


始皇帝點了點頭,“你明白就好。近日,你學習秦律如何了?”


扶蘇說道,“秦六律,兒臣都可以背誦下來了,但是有很多不解的地方。”


始皇帝點了點頭,“有不解的地方,去問問法官。明日,朕會下詔,封你為太子,國事,你也要開始關心了。”


扶蘇愣神了,隨即點了點頭,“是,父皇。”


扶蘇一直被當作繼承人來培養的,而且,扶蘇聲望很高,多數人,包括扶蘇自己,都認為,他會是秦二世。


所以,聽到始皇帝這麽說,扶蘇一點也不驚訝。


始皇帝看著扶蘇,終於把想問的問題問出來了,“若是有人拿著朕的詔書,說你不孝,讓你自殺,你會怎麽做?”


扶蘇麵上升騰起了一股悲傷:難道父皇真的想要自己死麽?


難道父皇剛才說要封自己為太子,都是試探自己的?


扶蘇跪下,兩行眼淚流了下來,“父皇讓兒臣死,兒臣隻好引頸受戮。”


始皇帝大怒,“瓜慫,笨蛋,朕怎麽會讓你死?你記住,任何時候,朕都不會讓你去死。你是朕的長子啊。”


扶蘇臉上的淚還沒有幹,露出驚詫的表情,“父皇……” 始皇帝擺了擺手,“好了,你下去吧。那裏有紫晶米,你拿去一袋,隻你一人,每餐吃一些。常吃這個米,能延年益壽。每月,你去鹿縣,右道鄉,靠山村的仙師那裏,用


黃金買些紫晶米,紫玉豆子回來。”


始皇帝聽林庸說紫晶米,紫玉豆子經常吃可以延年益壽,自然也開始考慮給扶蘇吃些了。


他可不希望扶蘇是個短命的。


扶蘇正色道,“父皇,仙人之說,飄渺虛無,兒臣根本不相信,什麽米,竟然可以讓人長生不老……”


始皇帝似乎一點也不想和扶蘇爭吵,擺了擺手,“你下去吧,米帶回去吃,吃了你就知道了,朕說的事情不要忘記。好了,退下吧。”


扶蘇無奈,隻能告退了。


第二天,始皇帝就下詔,封扶蘇為太子。


趙高神色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李斯沒有什麽特別的表情。


更多的大臣,公侯,都很高興。


可以說,扶蘇成為太子,以後成為秦二世,是眾望所歸。


宦人念完了冊封詔書,始皇帝麵色平靜,看著下麵的一幹人等:朕還有十二年時間,一定不會讓大秦滅亡的。


接著,秦始皇勒令停止修建阿房宮,也減少了修建長城的民夫數量。


還頒下去了數道律令,減輕徭役,減少稅收,鼓勵開墾農田,鼓勵生育。


終於,天下黔首(平民老百姓),可以喘息一下了。


始皇帝頒布了律令後的第三天,就有秦吏騎馬來到了靠山村,宣布了新的律令。


在大秦,就有這麽一些人,他們叫做秦吏,他們的使命,就是騎馬走遍縣,鄉,村,宣布秦律,讓所有的黔首都知道律令。


不僅讓黔首知道律令,不要違反。


也讓下麵的官吏,不能陽奉陰違,隨意苛待黔首,多征收稅,或者隨意驅使黔首。


在大秦,官吏犯了秦律,懲罰更是厲害。


比如,一個官吏,隻要收了一文錢的賄賂,都算是受賄,要丟掉官職,爵位的。


一個主管刑罰的官吏,隻要判錯一例案子,也是要丟掉官職的。


秦律是嚴苛,對黔首嚴苛,但是對官吏,更加嚴苛。


靠山村的人,聽著秦吏敘說新的律令,都露出了笑容。


徭役減輕了,賦稅減輕了,以後家裏的日子能更好些。


開墾荒田,免五年賦稅。


多生孩子,還能減少兩成的田稅。


林庸也笑了,始皇帝終於開始改變了。


不知道,始皇帝什麽時候收拾趙高,李斯這兩個人。


遠在鹹陽宮的始皇帝也在苦惱,這兩個人太難收拾了。


都是狡滑如狐的人,小心翼翼,不觸犯秦律,不惹怒始皇帝。


就算始皇帝是皇帝,也不能隨意殺害臣子,也是需要理由的。


而始皇帝找了十幾天,都沒有找到什麽錯處,可以直接誅殺兩人。


趙高服侍始皇帝,越來越心驚。


他不知道自己怎麽得罪始皇帝了,總感覺始皇帝眼中的殺意越來越盛。


想想,開始改變,就是從始皇帝去了靠山村以後。


“林庸,總有一天,我讓你死……”趙高在內心恨恨想到。


李斯更是閉門謝客,除了上朝,不出家門。


就是他的兒子李由,也被他拘在了家裏。


而這個時候,太子扶蘇押送著三萬兩黃金,來到了靠山村。


看到眼前的村莊,有清澈的溪流,富饒的農田,村民在田間勞作。


讓人覺得一派平靜。


遠處是青山綠水,還有高飛的鳥兒,有蜜蜂嗡嗡,有蝴蝶翩翩,還有那些小小的野花,開放在屋前簷下,真是一派田園風光。


扶蘇看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小山村。


問清楚了林庸的住處,扶蘇帶著人,走到了林庸家門口,敲響了林庸院落的大門。


“進來吧。”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扶蘇推門,就看到,一個人躺在一個很特別的榻上,旁邊的小幾上放著一壺茶。這個人,正在喝茶,捧著幾片書簡,看著。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