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萬界種田係統第16掌 《亂披風拳法》,瞬間學會

時間:2019-12-07作者:年初


吃完了午飯,林庸搬了凳子,坐在在屋簷下看天空,看白雲。


這個平行世界,似乎比地球世界天更藍,雲更白,空氣更好。


看著豆秧就要結豆莢了,林庸滿心都是滿足的感覺。


摸著黑玉的腦袋,給黑玉說著小牙,說著地球世界自己的家,說著自己過世的爺爺,失蹤的父母,也不管黑玉是不能能聽懂。


歲月靜好如畫,如果沒有不遠處走來了一群人,一切都會很好。


林庸緩緩起身,該來的還是來了。


看來這個張二狗也是不放隔夜仇的人。


迎麵而來六個人。


三個人,就是早上來過的,張二狗三個,還有三個人,穿著一身練功服。


領頭的人穿著白色的練功服,另外兩人穿著黑色的練功服。


林庸突然發現那個穿著白色練功服的人,給他以危險的感覺。


這種感覺,從他開始修煉,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過。


林庸推測,這個人的實力,肯定是不如羅老頭,宋老頭的。


但是,羅老頭,宋老頭,實力太過強大了,收斂了全身的氣息。感覺像是尋常人,反而不給人危險的感覺。


老薑頭也看到了這些人,也起身走了過來。


麵上帶著擔憂,帶著惶恐。


林庸輕聲說道,“別怕,有我呢。”


老薑頭點了點頭。


六人靠近,那個穿著白色練功服的人開口了,“你就是那個外鄉人?就是你折斷了我堂弟的手臂?年輕人,出手如此狠辣,今天不給你點教訓,我就不是張濤。”


林庸都想“哈哈”大笑了,終於明白,什麽是惡人先告狀了,“你堂弟做的事情,你都知道麽?”


張濤稍稍詫異了一下,“什麽事情?”


林庸接著說道,“這十多年來,你堂弟持之以恒,毫不懈怠,毀壞老薑頭家的莊稼。估計老薑頭的損失有幾十萬元了。這個你怎麽說?”


張濤看了一眼張二狗,“賠給他錢就是了。不管怎麽樣,你不該折斷我堂弟的胳膊。你知道不知道,這樣折斷了胳膊,就算是養好,也不可能和從前一樣了。”


“所以,今天我來,是要折斷你兩條胳膊。給我堂弟報仇。”


林庸“哈哈”大笑,“好啊,你來啊……”


張濤看道林庸如此光棍,反而內心有些疑慮了。


他聽張二狗說,林庸抓起了張二狗的小弟,直接扔出去十幾米。


內心就有些慎重。


他自忖,他雖然也能做到這點,但是絕對做不到如此輕鬆。


現在看到林庸,看到林庸如此不以為然,內心更是打鼓。


但是,他在林庸身上,根本感覺不到武者的氣息,感覺不到林庸身上有靈氣湧動。


林庸早就從係統那裏得知,係統出於對林庸的保護,會幫助林庸隱藏氣息。


尋常人不會感覺出來林庸身上的靈氣。包括羅老頭,當時都沒有感覺出來林庸身上湧動的靈氣。


除非是比林庸強大太多的人。


還有,林庸修煉的根本不是武道,而是修仙。


不管是《大力種田訣》,還是《點豆引思訣》,都是修仙的功法。


所以,這個張濤自然感覺不出來林庸的武者氣息。


林庸也不大意,麵上不顯,全身肌肉都緊繃了起來,而身上的靈氣,也在汩汩流動。


張濤伸開拳頭,擺開了《虎形拳》的架勢,就對林庸攻擊而來。


林庸看到張濤的攻擊,稍稍閃身,就避開了。


但是,姿勢十分怪異,看起來有些狼狽。


張濤內心詫異,就這一招之下,張濤也發現了,林庸的反應,速度,非常快速。


但是,感覺好像沒有修煉過武技的人。


張濤內心大定。


林庸開始想要罵娘了。


破係統,都不給他一部武技功法。


整天讓他種田,數豆子。


他已經感覺出來了,自己的實力比這個張濤要強上那麽幾分。


但是,問題是,自己沒有攻擊,防禦的招式啊。


自己根本沒有修煉武技功法啊。


張濤第一次攻擊雖然沒有湊效,但是以為自己探到了林庸的底,信心大增,對著林庸,第二招攻擊而來。


這一次,林庸又閃避過去了,但是,依舊,姿勢非常難看,樣子十分狼狽。


“怎麽辦呢?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叮咚,宿主可兌換武技《亂披風拳法》,醍醐灌頂,瞬間學會,一千積分。”


林庸又想罵娘了。


《大力種田訣》雖然是種田的功法,但是好歹是修仙功法,才要一百積分。


這個不過是一部武技,就要一千積分。


真是搶積分啊。


係統也很委屈。


雖然這個《亂披風拳法》不過是武技,但是畢竟是從萬千世界裏選擇出來的,威力很大,很實用的拳法。


而且,醍醐灌頂,瞬間學會,一千積分其實一點也不貴好不好。


林庸咬了咬牙,“兌換。”


“叮咚,宿主兌換《亂披風拳法》,花費一千積分,積分減少一千。”


積分隻剩下一萬八千二百了。


林庸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信息,衝擊過自己的腦海,自己的神魂。


一個個影像,在自己的腦海裏閃現而過。


頓時,林庸了解了《亂披風拳法》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要點,每一點的攻擊,每一點的防禦。


這個《亂披風拳法》是一套大開大合的招式。


和張濤使用的《虎形拳》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


但是,比起來張濤使用的《虎形拳》,要高明太多了。


畢竟,這可是係統從萬千世界選擇出來的功法。


林庸整理著腦子裏的信息,稍稍愣神,差點被張濤攻擊到。


張二狗看到林庸木木呆呆的樣子,內心也是憤恨不已。


就是這麽個生瓜蛋子,竟然折斷了自己的手臂。


真是丟人哪。


想想,自己可是跟隨堂哥張濤練過幾天的。


而老薑頭,看到林庸木木呆呆地樣子,內心擔憂極了。


生怕林庸不敵,被折斷兩隻手臂。


就是黑玉,在旁邊,也屏住了呼吸。


它知道,自家主人在對敵,它不能叫喚出來免得主人分心。


但是,它也做好了準備,隻要主人不敵,它隨時上前,咬那人的手,讓他不能對主人下手。


黑子可是沒有想過,就是林庸都不是對手,它又怎麽可能是對手呢?就在這個時候,林庸笑了,“一直都是你攻擊,現在,我要開始攻擊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