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隱婚大叔超暖甜第二百九十三章 隻要你回去,陪在我身邊

時間:2019-10-06作者:蚊子


第二百九十三章 隻要你回去,陪在我身邊


第二百九十三章 隻要你回去,陪在我身邊


蘇淺醒來的時候,睜開眼便看見一張放大的俊臉,這張俊臉完美至極,濃眉鳳眸,長睫修長,眸光正一瞬不順的盯著她。


她下意識撐著手臂坐起身,忽然覺得哪裏不對,然後她發現身上隻穿了一件又寬又大的潔白襯衣,而裏麵……什麽也沒有穿!


“你醒……”


“啪!”


蘇淺下意識便一巴掌拍過去,然後那張帥氣的俊臉上出現鮮紅的五道巴掌印。


賀澤川愣在那裏!


他的眼底漸漸冰冷,這一巴掌很疼,這個世界,除她之外,沒有人敢這樣對他動手!


是誰給她的膽子?


蘇淺感受到他那雙,就像要即將吃人的眼神,她驚恐的往後退。


“都是你的錯,是你又動我的……”


她說的自己都沒有底氣!


為什麽她連這一點骨氣也沒有?


那天晚上,從真正意義上而言,是她的第一次!


而他卻對她用強!


每當想起那天晚上,他那雙猩紅的眼神,她都會忍不住渾身僵硬。


有時候午夜夢回,也是一身冷汗!


雖然先前有過兩次,但一次賀澤川為她解藥時,她根本就是神誌不清。


而第二次,到底有沒有發生,到現在她還不清楚!


她也曾幻想,等到她準備好了一切,一定會主動將自己交給他。


可她為自己編織的美夢,那天晚上徹底被他打碎!


那天晚上她才看清楚,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什麽山盟海誓,都抵不過他的名聲,那些甜言蜜語,都是騙她的!


她隻是不小心,她不想將他在意的東西弄丟的,她知道錯了,可他卻依舊一腳,將她踢進地獄,讓她永生永世,不可以翻身!


他將她當成什麽,泄穀欠工具嗎?


賀澤川對上她仇視的目光,見她緊張的,不停將襯衣往下拽,像是要遮擋住什麽,不給他看。


他眼底的冷意,漸漸的散去。


“昨晚,你發燒了,那些濕衣服不能再穿,而我沒有衣服給你換,所以隻能給你穿這些!”


他認真的對她解釋。


蘇淺聞言,整個人呆住!


是因為發燒了,他才給她換衣服的嗎?


那麽昨晚,一定也是他將她抱到了這裏!


為什麽,他還會救她?


“淺淺,雖然你和我說我們分手了,但你卻沒有說我不可以再追你!”賀澤川垂眸,聲音很低,一字一頓的響起。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她說。


總之她能聽清粗他說的每一個字。


“其實我沒有逼你,隻是想,從新和你認識,一切的一切,過去讓它過去,我們從新開始,一切還能回到從前,隻是想,還能和你在一起,至於其他,我想不清楚,也想不到,我隻知道,沒有你在身邊,一切對我而言,將再無意義……!”


說到最後,賀澤川像是語無倫次一般:“我隻想,找回我的淺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該去做什麽,隻是這個要求,僅此而已……”


“我說過了,誰能讓你回心轉意,讓我做什麽都可以,如果要錢,多少我都給他,將盛世拿走也可以,還有我的命……”


這些話,雖然聽上去淩亂,但每一個字都狠狠砸在她的心髒。


她的眼眶發熱,才明白,原來他裝作陌生,隻是想要從新開始!


可是,真的還能回去嗎?


這一秒,蘇淺堅強的心忽然開始動搖。


仿佛一座厚實的堤壩,被強行打開一道缺口,一發不可收勢!


她咬著嘴唇,盯著他俊臉上鮮紅的巴掌印,眼淚順著兩旁掉下來,像是晶瑩的珍珠。


賀澤川眼眶也微微發紅,他沙啞開口。


“你知道,對於感情,我從來都是,不善言辭,我不知道該怎樣挽留你,我知道我錯了,錯的離譜……”


“可我,真的不能沒有你,那天晚上,是我不對,不該喝了太多酒,將你傷的那麽深,我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你不原諒我,也是應該的,不,我還是希望你原諒我,我的希望,別無所求……”


他說的卑微極了,像是一個在向她乞求糖果的孩子。


他那麽大一個男人了,居然像是馬上就要哭的樣子。


蘇淺心裏發酸,腦海裏不停回轉著,過往的點點滴滴,那些日子,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你,真的不嫌棄我了嗎?”


這些話她問的小心翼翼,盡管如此,她說出之後還是後悔了。


那件事從一開始,她和他之間都是絕口不提。


彼此都明白,隻要提出來,剛剛看似愈合的傷疤,便會被掀開,露出裏麵的鮮血淋漓!


賀澤川輕輕靠近她,雙手輕輕放在她消瘦的肩膀。


感覺那裏的骨感,瘦的都沒有一點肉了,他心髒狠狠刺疼。


“我又有什麽資格去嫌棄你?”


那件事是一場誤會,是他自己得知之後,第一時間受到萬般打擊,不顧她的感受,沒有去調查清楚!


是他錯怪了她,被旁人玩弄在股掌之間!


是他該死,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沒有站在她的身邊。


是他放任她,一個人在外麵流浪,沒有完成當初的諾言,沒有保護好她!


是他親手,將她的根挖掉,讓她變成無根的浮萍!


如果不是他強行將她娶回家,即使她在白家會受一些委屈,至少也能順利完成學業,也能平安的活下去!


是他將她,帶入這個泥潭,在她承受不起的時候,而他,卻選擇袖手旁觀!


終究,她還不到二十歲,剛剛成年沒多久,沒有社會經驗,隻是一個從小就被打壓的小可憐!


她不比尋常人,從小便沒有人告訴她,該怎樣活下去,也沒人教導她,人心有多麽險惡,她善良,單純,缺愛,遇見至親之人,像是遇見最後的生命稻草,拚命的抓住!


她從小便學會了忍氣吞聲,除此之外,她別無選擇,隻能逆來順受,她能活到今天,全靠她頑強的意誌力!


而他賀澤川,自命不凡,卻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你跟我回去,我發誓,從此之後,隻要你想做的,大叔都不會再阻攔你,害你的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隻要你回去,陪在我身邊,你說什麽都好……”


蘇淺的眼淚打濕了衣襟,她咬著嘴唇。


“能,先給我買一套衣服嗎,用我自己的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