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不死仙帝第75章 林妙音

時間:2019-10-23作者:上將司令


第75章 林妙音


溪水潺潺,琴音繚繞,如同一幅絕美的畫境。


而在那畫境之中,一絕美的妙齡女子正靜靜的撫琴,心無旁騖,沉寂其中。


“竟然如此年輕。”


葉塵幽幽感歎,本以為能彈奏出如此琴音者,必是經曆了人世滄桑,看透了世間百態的老者。


卻不料,竟是一妙齡女子。


真不知她究竟經曆了怎樣的往事,才會彈奏出如此琴音。


或許,是心靈至純,心中有愛才會如此吧。


葉塵心中感慨,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隻是安靜的聆聽著,腦海中回想著紫瓊,臉上露出無比柔和的笑。


直到琴音飄遠,漸漸消散,葉塵依舊沉寂著。


“閣下如此窺探,不覺失禮嗎?”那妙齡女子收琴而立,回身看向葉塵兩人所在方向,聲音溫文爾雅,如琴音般悅耳動人。


“誰?”


隨著她話音落下,數道身影忽然出現無比警惕的盯著葉塵他們。


葉塵回過神來,漫步而出,笑道:“琴音至深,情不自禁,還望勿怪。”


那妙齡女子看著葉塵那清澈的眸光,警惕之心這才減緩許多,道:“琴音已逝,閣下可以離去了。”


另外幾位武者無比警惕的盯著葉塵他們,仿佛隻要靠近,就會蓄力攻擊。


葉塵看了眼那幾位武者,一位真武八重,兩位真武七重,氣息有所波動,似乎有傷在身。


他沒有過問,隻是停下腳步,看向那妙齡女子,道:“我無惡意,隻是被這出塵的琴音所引,我能聽出你心懷向往,卻又不得,有些好奇,不知為何。”


那妙齡女子美眸中閃過一縷異色,竟有人能聽出她琴音的意境!


抬起頭,她純淨無暇的眸光,深深看了眼葉塵,道:“這不關你的事,你走吧。”


“撫琴而奏醉於心,雲遊八方了於情。”


葉塵悠悠一笑,道:“打擾,告辭。”


話音落下,他與舞青雪便漫步而去,不帶一絲留念。


而那妙齡女子,則是玉麵微顫,隨即露出一縷濃濃的笑容。


人生在世,能有一知音,何其幸福,即便這知音隻是匆匆一麵,不再有交集。


“妙音,我們走吧,秋家之人恐怕很快又要追上來了。”待得葉塵他們走後,那三位武者才放下心來,隻聽那真武八重看向妙齡女子道。


“好。”名為妙音的女子將長琴收取,一行人疾步而去。


另一邊,葉塵和舞青雪繼續前行,朝北寒宮方向而去,但忽然間葉塵停下了腳步。


“塵少,怎麽了?”舞青雪疑聲問道。


“有殺氣。”葉塵微微凝眉,隨即眸光閃爍,道:“我們回去。”


兩人折返,不多時,便有打鬥聲傳來,很快,兩人來到戰鬥之外。


隻見前方有十餘位武者,將四人圍困在內,不斷爆發殺招。


那四人,正是葉塵之前遇到的妙齡女子四人。


此刻,四人形勢堪憂,被攻擊的險象環生,怕是無法衝破圍殺。


“林妙音,你們逃不掉的,乖乖隨我們回去,否則,你們都得死。”圍攻林妙音四人的武者其一,冷然開口。


“我林妙音即便是死,也不會入你們秋家。”林妙音神色決然,她的修為也是不弱,真武六重巔峰,但圍殺之人盡皆真武八重,甚至還有一位真武九重難以抗衡。


“冥頑不寧,男的殺掉,林妙音帶走。”那真武九重冷冷出聲,仿佛徹底失去耐心了。


“妙音,我們助你突圍。”


林妙音身邊的武者決然出聲,準備以死撕開一條血路助林妙音突圍。


“沒用的,你們誰也逃不掉。”


十餘位武者圍殺而來,裏外兩層,不給林妙音他們絲毫逃離的機會。


無數殺伐,如同風暴,一同席卷而來,仿佛要將護住林妙音的三人直接絞殺。而那三位武者,卻是毫無畏懼,正麵迎上,欲用血肉之軀撕開血路。


“不……”


林妙音玉麵頓變,發出一聲絕望嘶吼。


咻!


就在林妙音痛心絕望之際,隻見一道劍芒如同閃電般急速墜來,可怕的劍氣呼嘯而下,將數十位武者的殺伐風暴瞬間破碎。


劍威餘波繼續擴散,直接將敵人全部震退。


下一刻,舞青雪的身影禦空而來,讓得林妙音和秋家之人紛紛色變。


“禦空而行,皇武境!”


能夠禦空而行,不是皇武是什麽!


“是你們?”林妙音看向舞青雪,又看向漫步而來的葉塵。


沒想到這兩人中竟有真武,而且,在如此關鍵時刻出手相救。


“閣下是何人?”對方那真武九重凝視著舞青雪,雖有些凝重卻並無忌憚,低聲道:“望憂城秋家辦事,還請莫要插手。”


望憂城秋家?


不僅葉塵沒聽過,舞青雪同樣不知。


難道很強?


林妙音玉麵沉重,急忙道:“朋友,此事與你們無關,快離去吧。”


“聽你美妙琴音,做為回報,此事,我為你做主了。”葉塵漫步而來,淡然說道。


悅耳的琴音很少,能勾起他回味的琴音更是少之又少,在這下位麵更是難得。


就憑一首琴曲,此事葉塵管定了。


“做主?”


那真武九重眉宇輕挑,低沉道:“朋友,莫非你要與秋家為敵?”


“秋家,也配為本座之敵?”葉塵報以冷笑。


他之仇敵千千萬,但並非所有人都有資格做他敵人。


秋家也配?


秋家十餘位武者麵麵相覷,隨即放聲而笑。


秋家可是望憂城之主,稱霸方圓百裏之境,在這望憂城境內竟有人敢無視秋家。


甚至自稱本座。


白癡吧。


就連林妙音同行的幾位武者,都露出異色。


而林妙音則憂聲道:“朋友,秋家乃是望憂城之主,背靠北寒宮,莫說在這望憂城境內,即便是整個縉幽疆域也少有人敢為敵,你們快走吧。”


“若是如此,此事我更加要管了。”葉塵輕聲道。


此行縉幽疆域,就是為北寒宮。


既然北寒宮的走狗在此,他何須放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