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九十九 運河之爭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對於程田黨爭,當時,郭鵬抱著看戲的心情等著朝局的變化。


結果一連等了兩個月,都沒什麽動靜。


郭某人正覺得這幫人是不是雷聲大雨點小,還是自己這邊出了什麽大問題之類的,然後就在四月份,還就真的等到了這次爆發。


程昱和田豐的激烈爭鬥正式擺上了台麵。


之前曹操和田豐奉命聯合討論大運河的可行性和具體操作細節,本來談論的挺愉快,雙方從實際情況出發,達成了很多共識。


但是風雲突變,崔渠案之後,曹操站在程昱這邊,和田豐成了對頭,於是這種共識被推翻了不少。


內閣和工部之間的矛盾開始爆發。


從延德四年二月到四月,這種共識更是徹底消失,變成了針鋒相對的異議。


郭鵬要開鑿大運河連通南北交通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滿朝堂的人都知道。


雖然很多人覺得郭鵬這是勞師動眾得不償失,奈何皇帝為了“二三十年後的後人”一定要辦,他們也沒辦法。


關於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度更冷這種很奇怪的理由他們也不是很明白。


可誰讓郭鵬是皇帝呢?


而且從客觀意義上看,就算完全拋掉那個虛無縹緲的所謂未來二三十年間糧食大規模減產的說法,單單是連通南北交通,那也是一件大好事。


首先最重要的,是增強魏帝國對江南的控製。


魏帝國的根基在青兗二州,在冀州,後來又增加了豫州,總體來說,在關東一帶,還有河北平原上,不在江南。


江南甚至不是西漢和東漢的重心。


西漢和東漢曆代帝王都對開發江南興致缺缺,使得江南空有沃土而無法開發。


大瘟疫和戰亂之後,江南的漢人人口數量銳減,不複當年的數量。


人口少了,不能開發,自然也會多出很多不在掌控之中的勢力,比如山越,比如五溪蠻族,比如武陵蠻之類的,為禍江南。


這就更讓士族和地主階級興致缺缺,沒有興趣付出高昂的成本去開拓荒地。


開拓荒地是需要付出巨大高昂的成本的,人力成本,物力成本,糧食成本,時間成本。


一塊荒地不是隨便刨幾下土就能種糧食的,剛種下去的糧食也不是第二天就能收獲的。


長達一年甚至兩年乃至三年的開荒時間裏,需要給農戶提供口糧,提供農具和一定的耕牛,維持他們的生活,這種高昂的成本根本就不是大地主們願意承擔的。


伺候一塊土地真的很難。


他們隻想占據開發完善的,擁有完整的排水功能和灌溉功能的立刻就能上去耕種的土地。


荒地不在他們的眼中。


當然要是有人努力去開墾了荒地,他們當然不介意順手把那塊曾經的荒地拿過來。


願意付出高昂的成本去開墾荒地的隻有國家,隻有國家有財力和組織力去安排大量農民大量墾荒,大量開發,增加國家土地。


這種事情有且隻有郭某人能去做。


郭鵬空前強化了魏帝國的力量之後,對江南進行了大規模征伐,並且集中農戶力量大規模屯墾江南荒地,大力發展江南農業。


專項投入資金以億計算,而且眼下看來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收回成本。


有一些官員覺得郭某人那麽大手大腳的花錢開發江南是腦袋有問題,太好大喜功了。


而郭某人這一行為給更多朝臣的印象就是郭鵬決定要開發江南了,要把政策重點轉移到江南去了,未來江南會發展的很好。


而且現在魏帝國在江南的軍隊還超過十萬,這十萬人的糧秣除了可以自給自足的部分之外,還有很多是從江北運輸的,這也需要很多人力物力。


開鑿一條大運河,似乎真的可以省下很多事情。


從他們的私人角度來看,這也沒什麽,這樣明顯是有好處的。


從洛陽到江南的大運河可以幫助他們的商旅團隊更快更好地進入江南新興市場搶占份額。


水路運輸超過陸路運輸十數倍的運力以及可以減少的大量時間都能幫助他們的商隊走的越遠,回來的越早,賺取更多的錢。


這樣就不用擔心去江南還要長途跋涉了。


商隊可以直接從洛陽出發,走大運河的道路直接南下,抵達揚州,然後可以順著長江水道西進,抵達荊州。


江南雖然人口損失嚴重,但是好歹也有數百萬人口的剩餘,荊州和揚州被整頓之後的人口也不會少,數年發展下來,積累的財富相當可觀。


他們很想去那裏賺大錢。


這幾年已經有人去了。


隻是往返不便利,路途遙遠,獲利有限罷了。


江南的陸路交通到底沒有中原那麽發達。


但是中原那麽發達的交通網路一方麵限製了商品貨物價格的增長,一方麵大量收費站也壓縮了他們的利潤空間,讓他們需要支出的成本增加了。


可要是走水路,就能避開不少收費站了。


雖然不知道郭鵬會不會在運河上設收費站來攤平開發成本就是了。


盡管有那麽多疑慮,可是從他們自己的角度出發,這種可能依然是值得慶幸的。


曹操和田豐也早就不把開鑿於否當做爭論的重點了,他們現在的重點在於這條運河到底要不要越過黃河,修到冀州去。


從揚州到洛陽,這條路線已經被他們認可了。


充分利用自然河與先人開鑿的人工河道,將這方麵的優勢發揮到極限,可以大大縮短工期,減少成本支出。


然後隻要從潁水上遊溝通黃河周邊的東漢時代修繕的水渠道,就能實現南北大貫通了。


一旦實現南北貫通,將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中央政府對江南的控製力和影響力將大大增強。


從此江南若想對抗中央,就沒有那麽容易了。


中央大軍可以很快順著運河南下,不用長途跋涉,也會縮短行軍時間,一旦江南有變,中央軍隊可以用很快的速度抵達江南。


這對任何離心勢力都是極強的威懾。


國家商業的發展也將很快受益,江南市場就不會和中原市場割裂,而是會進一步融為一體,使得魏國的商業更加繁榮。


而田豐卻在這個共識之上,提出了能否將運河修到冀州的想法。


田豐認為,這將進一步貫通南北交通,把河北、中原和江南連成一線,成就一個史無前例的交通大命脈,真正意義上的貫通南北,天塹變通途。


田豐是冀州人。


曹操是兗州人。


一個在河南,一個在河北。


田豐家族的大本營在冀州。


曹操家族的大本營在兗州。


大運河一旦溝通完成,將大大加強江南與中原的聯絡。


中原和江南的商業將進一步融合,揚州、徐州、豫州、兗州和司隸地區將連成一片。


中原各大豪門家族將進一步占據江南市場,大吃特吃,大發其財。


而限於交通帶來的成本增加,冀州幽州等河北商旅若要南下做生意,就比中原商旅多出了一段成本支出。


雖然冀州和幽州也有沿海海運的優勢,但是海上風浪大,受自然狀況影響強,需要更堅固更大的船隻和更多的人力物力,海水的腐蝕性也遠比淡水要強,他們支出的潛在成本遠比內陸運河要大許多。


內陸運河就沒有相關的威脅。


這必將壓縮他們的利潤空間。


若要保利潤,就會降低他們在河南以及江南市場上的競爭力。


明眼人都知道,郭鵬溝通南北交通,目的就是為了進一步開發江南。


未來江南之地必然有大量中原移民進入,當地市場會擴大,消費力也會增強,提前占據市場,就能吃到那部分政策紅利。


這部分政策紅利曹操能看到,田豐自然也能看到。


若要團結可以團結的力量來對抗程昱和曹操,田豐需要展現自己的才能。


光有崔琰的背書還不夠,光有橋蕤的加盟也不夠,實實在在的好處,要讓大家看到。


身為冀州人,首先要為冀州人謀取福利,冀州人是田豐的天然支持者,就和兗州人是曹操和程昱的天然支持者一樣。


現在大運河必然會通過兗州,兗州人當然大力支持曹操和程昱。


在這個危機關頭,田豐也必須要展現自己的能力,如此才能穩住冀州大本營,進而穩住河北,再往河南擴充勢力。


大運河要連接到冀州,一定要,不僅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冀州。


懷著這樣的想法,田豐上表給郭鵬,請郭鵬思考從洛陽連接大運河到鄴城的可能性。


在奏表裏,田豐列舉了很多這樣做的好處。


比如將來河北也會遭到糧食減產的危機,若是可以把運河連通到冀州,必然可以大大減少這方麵的運力擔憂。


將來冀州向並州和幽州乃至於平州供應糧食,可能會出現糧食不足的情況,這個時候有了大運河,則一切都方便了。


然後說大軍向並州幽州前進的時候,也能充分利用運河。


將來郭鵬還有北伐鮮卑的計劃,要是有大運河,則省時省力,不知道可以爭取多少優勢,這難道不是好事?


而且把河北、中原和江南一起連成一線,這是前所未有的大工程與大成就。


將來後人們談論起這件事情,一定會盛讚郭鵬的英明神武,功在當代,利在千秋,這難道不是郭鵬所渴望的事情嗎?


郭鵬看了田豐的奏表之後就覺得很想笑。


真正辦成這件事情的人可沒有被後人歌頌,反而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修這樣的大運河需要多長時間和多少錢,你田元皓真的不知道?


素來以正直著稱的你田元皓何時也開始學會選擇性看問題了?


有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