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八十六 皇帝和皇帝之間就不能相比較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馬遠放下了自己的愁緒,隨著貴霜商隊一起進入了藍氏城。


不過這邊愁緒放了下來,藍氏城裏彌漫著的騷臭之氣可是真的受不了。


看著貴霜商人一臉淡定的模樣,馬遠忍不住的向大宛王使者薩奇抱怨。


“你不覺得這裏很難聞嗎?騷臭的緊,這些貴霜人怎麽感覺完全不在乎一樣?”


薩奇看了看馬遠臉上難以言說的表情,還有隨行的周圍的商人們也是一樣的表情,隻好搖了搖頭。


“這是非常正常的,可能他們都已經習慣了吧?雖然我也覺得這裏的味道比我國國都的味道還要重。”


這倒是實話,在大宛王都的時候,大概是比較幹燥的原因吧,那種味道反而還好,他們互相交易的地方也比較幹淨,沒有怪味。


當然最重要的是人口少,地廣人稀,味道不會太濃鬱,也濃鬱不起來,不像那些動輒幾十萬人的大城市。


藍氏城顯然是個數十萬人口的大城市,有味道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薩奇其實也覺得這些中原帝國的商人們有點矯情。


不就一點臭味嗎?


這難道不正常?


他們生活的地方到底是多幹淨?


難道那些幾十萬人的城池裏的人們都不用排泄的嗎?


還是說他們實在是太有錢了,所以刻意用這樣的說法來表示自己很有錢很幹淨?


薩奇對他們很不滿意。


不過也的確,這裏的味道確實比較重,熏得薩奇有點呼吸不暢。


於是薩奇就上前詢問那些貴霜商人,問他們這裏的味道那麽重,他們怎麽可以承受住的。


“味道?啊,是有一點,不過已經好多了,昨天下了一場雨,把味道衝淡了一點,要是等太陽出來了,那個味道就更加難聞了,現在還算是好的,趁現在多吸幾口氣吧。”


貴霜商人如此笑著說道。


饒是薩奇也終於被這樣的說法給震驚了。


這還算好的?


那要是糟糕的時候,是什麽樣子的?


貴霜可是曾經征服過大宛,玩過羈縻統治的大國,結果國都居然是這種德行?


那他們的皇帝不也是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裏?


想了想,薩奇覺得自己也是想多了。


皇帝當然有特殊待遇,熏香搞衛生什麽的,絕對幹淨,臭著誰也臭不到皇帝,皇帝肯定是香香的。


馬遠捂著鼻子上前詢問薩奇他們說了些什麽,薩奇就把貴霜商人說的話告訴了馬遠,馬遠於是一臉震驚。


此地不宜久留!


他瞬間想到了這六個字。


他以為這裏作為國都至少也應該有些王者氣象,誰曾想王者氣象沒看到,屎尿的騷臭之氣倒是滿滿。


其實,他也該想到,如果不是郭鵬強力推動衛生計劃和糞肥製作計劃,以此改善魏國國內的衛生條件,此刻的魏國也是這個樣子。


沒有郭某人一力推動衛生條例,再過一千多年,帝都也還是那個樣子。


天子腳下一旦放晴刮風就是飛沙走石,人人都像是走在迷霧裏一樣。


一下雨,那爛泥巴路走的人都要崩潰,沒有誰能堅持不換鞋的。


屎尿滿街亂灑,走在路上都要擔心被隨時潑過來的屎尿給濺到身上。


鼻煙壺這種東西大行其道就是因為太臭了。


隻有“縱情山水之間”才是王道。


因為人少,不臭,也沒有飛沙走石,空氣才會相對清新。


所謂的踏青,不過是為了呼吸幾口新鮮空氣罷了。


馬遠是不知道這些隻有郭某人才知道的事實,他隻是單純的為自己效忠的帝王是一位如此偉大的帝王而感到驕傲。


走過了藍氏城最外圍的貧民聚居地之後,之間深入到了藍氏城的內城位置。


進入內城之後,馬遠就發現內城的整個環境條件就和外城完全不一樣了。


地麵相對整潔,臭味也淡了許多,街道相對寬敞,房屋排列整齊,來來往往的人大多衣著考究,車馬之類的東西也很多,基本上腳不沾地。


那些人的眼中沒有迷茫,沒有麻木,隻有精明和好奇以及高傲。


可以想見,能住在內城裏的不是達官顯貴就是有錢的豪商巨賈,隻有他們才能享受如此耗費人力物力成本的清潔和衛生。


洛陽雖然也有外城皇城和宮城之分,但是無論是哪一部分,至少都是聞不到那種彌漫著的臭味,而且也是鋪了石板的。


刮風下雨都不會出現飛沙走石和爛泥巴路,整個人會顯得很幹淨很衛生,也不用花費更多時間去打理自己的外表。


要不是如此,怎麽會有那麽多地方郡縣的官員寧可做個不起眼的小官,和黎民百姓一起住在外城也要進入洛陽呢?


因為天子對待黎民百姓也是相當的仁慈啊,洛陽城真的住起來很舒服啊。


外地人來洛陽居住那是真的不便宜。


建安元年以來,至今為止,雖然不斷擴建房屋和拓寬洛陽城的占地麵積,洛陽城的房價還是連續七年上漲,一般外地人都買不起,連外地入京的小官都買不起,隻能租住。


但是好就好在洛陽的糧價被壓得死死的,其他一些生活必需品的價格也相當合理。


東市西市南市北市四大市各種商品種類齊全,價格合理,未來隨著絲綢商路的暢通,一定會有更多外國商品進入。


那商業必然更加繁華。


倒不如說天子對黎民百姓太仁慈了,經常想著減稅,對官員和豪商巨賈倒相當的不友善,一天到晚都在想著怎麽加稅怎麽收稅。


看看魏國的黎民百姓,再看看貴霜國的。


馬遠抿了抿嘴唇,嘴角向下,表示了自己的哀傷。


皇帝和皇帝之間就不能相比較,一比,能把人氣死。


馬遠等人在貴霜商旅的介紹下住進了十幾套還算不錯的套房裏,一行數百人又租了好幾個大院子放貨物,然後就開始籌備做生意的事情。


不過比起做生意,馬遠更想要見到貴霜皇帝,想代表魏國和貴霜皇帝見一見,想要達成一些通商的協議,邀請貴霜商旅也去中原做生意,兩國互通有無,互相往來。


所以馬遠向幫助他們的貴霜商旅提出了這樣的請求,想問問是否可以。


薩奇就在中間做翻譯。


貴霜商旅一開始很驚訝,因為馬遠沒說過他們是魏帝國的使節團。


馬遠則表示的確不是魏帝國的正式使節團,但是他本身有官職在身,這支商隊也是半官方的商隊。


一半的原因是來做生意,一般的原因也是希望可以和貴霜互相通商,邀請貴霜的商人去魏國做生意。


魏國皇帝陛下想要和貴霜帝國展開互相之前的通商貿易,以促進兩國之間的經濟交流和經濟增長。


“你是魏國的官員?”


問清楚了魏帝國的國號,貴霜商人普提艾相當驚訝。


“對,我是官員,我有官員的證明,和皇帝陛下交給我的符節,這是我作為官員的信物,也是我統領這支商隊的原因,雖然也是來行商,但是更希望可以和貴國達成通商。”


馬遠如此表示,為了證實這樣的說法,還拿出了自己的官服。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