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八十三 馬遠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史書記載當年漢武帝賞賜給出征匈奴的功勳之將,出手就是黃金幾萬斤。


可是到了劉秀以後,功臣能得到的黃金就隻有幾斤幾十斤了。


那可是明確記載的【黃金】,不是【金】這種統籌的概念,是真的黃金。


馬遠等人開會研究過這個問題,搞過幾次頭腦風暴,郭鵬也加入進來。


郭鵬提出的看法是這些黃金並非離奇消失,也不是官方記載有誤,而是這些黃金隨著得到它的主人的去世被深埋於地下,當做了隨葬品,退出了流通領域。


因為大量黃金成為了隨葬品被埋藏於地下,所以市麵上的黃金就越來越少。


最後輪到東漢時代,流通的黃金數量極其有限,皇帝出手自然就非常小氣。


郭某人一統江山之後所擁有的黃金數量也不多,為了得到足夠的黃金,還派人去青州找金礦來著。


至於掘墓這種事情,郭某人一度真的想要讓專門管屎的摸金校尉從事一下他們的本職工作,但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為了黃金把人家墳墓破壞了,讓人家不得安息,未免有點缺德。


郭某人這等卑鄙之徒幹的缺德事已經很多了,掘墓這種缺德事還是留給以後缺錢的人去做好了。


魏帝國經濟良好,沒有到非要挖墳掘墓的地步,所以郭某人覺得寧願派人找礦,也好過遍地挖墳找黃金。


但是魏帝國缺黃金這種事情已然不是什麽秘密了。


郭鵬賞賜功臣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出手,生怕出手太凶狠把黃金儲量搞沒了。


現在看到貴霜人富裕的用黃金鑄幣流通,馬遠頓時起了心思。


這可有點意思了。


要是能賺回去大量黃金的話,郭鵬一定很高興。


兩邊互相驗過了對方黃金和白銀的純度,發現純度接近,於是很滿意的決定用黃金和白銀來交易,用單純的黃金白銀的重量來測算貨物的價值。


在大宛王使者的翻譯之下,雙方展開了非常激烈的討價還價。


說起討價還價,世界各地的商旅都是一樣的,爭吵不休,想證明自己的貨物更好,值更多的錢。


比如蜀錦。


馬遠竭力證明蜀錦是最好的絲綢,值得更高的價錢,但是貴霜商人不這樣認為。


在一些中國傳統商品領域,貴霜人似乎並不陌生。


比如對絲綢和瓷器漆器等貨物,他們很了解的樣子,說這些東西在他們這裏賣多少多少,不能賣貴,貴了就沒辦法賺錢,賣給誰都一樣。


大宛王使者則解釋貴霜商人也有去西域做生意的,曾經西域通暢的時候也去過漢帝國的中原地區做生意,這些年也一直通過某種方式得到絲綢等貨物,對這些東西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也就是比較少,所以價格才那麽貴,還想繼續提高的話是很難的,這些貴霜商人也要賺錢,必然壓價。


馬遠覺得自己在這方麵還有些欠缺,對當地市場了解不多,所以很容易吃虧。


所以他隻和這些貴霜商旅做了很少的一部分交易,然後覺得繼續做生意的話要好好的去了解一下當地物價和交易水平,不能吃虧。


得到了一些貴霜金幣和銀幣之後,馬遠就表示不再交易,要去藍氏城,他們如果願意,可以去藍氏城找他們。


貴霜商旅顯然不滿足於那麽小部分的交易數量,所以表示願意帶他們入城並且安排住處。


馬遠覺得也沒問題,於是一行人就一起抵達了藍氏城,接著在城門守軍好奇的注視下進入了藍氏城,來到了貴霜帝國的首都。


藍氏城給馬遠的的第一印象就是髒亂差。


真的是髒亂差。


很看不慣的那種髒亂差。


狹窄的街道,低矮破敗的房屋,還有些積水的爛泥地,莫名的騷臭之氣,來來往往的人甚至有很多是衣不蔽體的,一眼就能看出他們的卑賤和貧窮。


包括馬遠在內的很多聯合商隊的人們都皺起眉頭捂住了鼻子。


之前一路經過無人區趕路的時候空氣還很清新,但是沒想到進入城池之後卻能聞到那麽不堪的味道。


說起來,在魏帝國境內聞不到這樣的味道也就是幾年時間。


郭鵬號召大家把所有屎尿集中到一起轉化為種地需要的肥料,所以各州郡縣都以很快的速度建立起了公共廁所間。


還有專門負責屎尿的摸金都尉存在,專門負責製造糞肥,分發到各地,增加糧食產量。


糧食產量提高了,騷臭之氣也逐漸消失在了人口聚集區。


他們年幼的時候還是能在城池裏聞到濃烈的騷臭之氣的。


當時的人們也沒有那種觀念,一早起來就把家裏的屎尿往街道上潑,那味道,真是難忘。


但是這幾年就幾乎看不到這樣的情況了,城中居民如此,農村內的居民更是如此。


他們視糞便為寶,比起城中居民更加不願意隨地大小便,更加願意去指定地點解決屎尿問題,然後換來可以增加糧食產量的糞肥。


多年之後,魏帝國境內的城池裏和農莊內就很難聞到那種騷臭之氣了,街道也好,路麵也好,都變得幹淨整潔,沒有誰再往大街上潑屎潑尿了。


這樣的行為消失以後,空氣自然變得清新起來,連士人官僚們的熏香行為都因此變得有些多餘和滑稽,變成了純粹的儀式感。


這是他們和老百姓不一樣的重要特色,不能丟棄。


作為帝都,洛陽更是集幹淨整潔嚴肅清新於一體,最開始郭鵬的要求隻是主幹道鋪石板,其餘的街巷小道可以允許使用直道技術,不用鋪石板。


不過後來因為財政有預算沒花完,且帝國官員感受到石板路的好處之後,都認為洛陽帝都應該鋪滿石板,彰顯帝都的地位和氣魄。


於是郭鵬點頭允許,洛陽城內那些街巷小道上都鋪滿了石板。


下雨天不會擔心爛泥路糊的滿腳都是泥,走幾步就要跌跤,天晴了也不用擔心大風一刮刮得滿洛陽城都是飛灰,大家誰也不認得誰。


在洛陽城生活就很舒服。


後來長安城,鄴城,濮陽城,臨淄城等重要大城市都先後開始推進鋪石板行動。


從大城市到小城市,數年間,很多縣城的主幹道都被鋪上了石板,這也大大增加了城池的整潔程度。


就這些商旅們走南闖北所見所聞,甚至可以說中原地區的隨便一個縣城都比藍氏城更加整潔一點,味道也好聞。


爛泥路和味道還是其次,關鍵在於那些衣衫破爛渾身髒汙的來來往往的人們,正在好奇的打量著他們的人們。


看著看著,忽然之間,馬遠和其中一人對上了視線。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呢?


好奇?


不,還有點豔羨。


不,似乎還有麻木和呆滯。


馬遠已經不知道他的眼睛裏到底有什麽了。


但是不知為何,他的鼻子忽然一酸,眼淚忽然蓄滿了眼眶,差點直接掉下眼淚來。


這些人,和當年的他自己何曾相似?


從這些人的身上,馬遠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