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八十 馬遠的大宛之行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在魏帝國內地,這個計劃實施的還是不錯的。


但是離開了神州大地去往了那麽遙遠的西域,駐防輪換時間變長,那麽這個問題顯然就不是簡單的放假可以解決的了。


郭鵬為此調查過前漢資料,得知兩漢時期,麵對同樣的問題,兩漢政府也是允許西域戍卒的家眷隨軍跟從的。


當然估計也有著順理成章移民,增加人口占據當地的想法。


最開始或需耗費比較大,但是隨著人數的增加和屯田土地的開墾,當地的人口承載力絕對會上漲。


再貧瘠的土地也是有一定的人口承載力的。


所以郭某人就決定這樣做。


而且就近開墾土地進行軍屯的策略已經是郭鵬決定實施的策略了,平推西域之前,總要在西域有幾個站得住腳的據點,不然怎麽平推呢?


修路不需要太長的時間,平推西域也就在數年之內,現在不加緊投入,到時候大軍西進出了問題的話,誰來負責?


於是董昭和棗祗無話可說,表示了對曹休請求的認同,願意派人去辦這件事情,把西域駐軍士卒的家人送到他們身邊團聚。


這件事情就這樣敲定下來。


很快,郭鵬下發了聖旨,將這件事情通報下去,著各部門通力協作完成此事。


接著又把消息送到了雍州和涼州,讓陳宮和毛玠注意一下,運送後勤物資的時候予以特殊照顧。


同時,郭鵬再次下發聖旨,讓西域駐軍所在地國家允許西域駐軍在駐地附近就近開墾荒地屯田,增加農作物生產,以減輕內地後勤運輸的負擔,並且也要求駐地各國相對應的承擔一些這方麵的費用。


他召見了前後車師兩部的在京使者,還有龜茲、姑墨和焉耆三國使者,召集他們商量這件事情。


郭鵬要求他們每一國承擔一地駐軍的部分生活費用,提供一些糧食和生活必需品,具體的內容和份額去和兵部商量。


或多或少,都要提供,不準不提供。


這邊剛剛確立藩屬國的名分沒多久,郭鵬就開始行使宗主國天子的權力了,要求他們為魏國駐軍提供便利,還是強製性的天子詔令,不得反對,否則視作叛逆。


幾國使者唯唯諾諾的答應,然後各自回去整理消息,並且派人送回去交給本國國王,讓各自的國王去心煩。


他們反正是沒想到的,好處還沒有享受多少,商旅還沒有大規模的進入魏帝國做生意,結果就要麵臨大魏皇帝交給他們的任務。


這種事情他們又如何敢回絕呢?


眼看著好日子就要到了,要是為了這種事情讓魏天子不高興,誰知道魏天子能幹出什麽事情?


他們可不敢冒險。


藩屬國和宗主國的名分確定之後,郭鵬自然就開了邊境,允許西域各國商旅攜帶各自的商品來到中原做生意,對他們給與一定的關稅優惠。


西域各國非常高興,幾乎是立刻就組織了成規模的商隊開始前往魏帝國做生意,主要目標是長安和洛陽這兩座巨城。


人口多,有錢人多,生意做起來一定規模很大,對他們很有好處。


小國寡民,能去做生意的一般都有官方背景,做成一單生意就夠他們歡快奢侈一陣子了,要是生意做得更大,那好處就越多。


不過,就算賺了很多的錢,也要有地方花,他們那小地方可沒有那麽多商品可供消費。


所以這個時候,魏帝國的聯合商隊就派上用場了。


攜帶數量巨大的商品前往西域各國做旅行行商,在整個西域繞一個大圈子,把所有西域國家都給囊括進去,讓他們有東西可以買,有地方可以消費,可以過上奢侈的生活。


除了這次規模巨大的聯合商隊之外,還不斷地有民間商隊因為沒有趕上第一波商隊的出發而十分懊惱。


他們一開始感到憂慮,不太相信皇帝會帶他們做什麽有意義的事情,懷疑皇帝會坑他們,結果當魏帝國順利的重返西域,和西域諸國確定了全麵的宗主國藩屬國關係之後,他們才感到後悔。


但是這就不是郭某人的錯誤了,郭某人可真沒坑他們,所有消息透明公開,誰都知道,雖然有所選拔,但是這也沒有參加的也有不少是有資質的,自己跟不上,怪誰呢?


後悔肯定是沒有意義的,於是他們接二連三的向朝廷交了保證金,換取了出關令牌,得到了去西域做生意的機會。


曹休率領三千軍隊進駐五座城池的同時,更多的私人商隊也從玉門關出發。


他們進入了西域大地,跟著各自的向導前往西域各國,擺開陣勢大做生意,不僅賣,而且自己也買。


買一些在中原不常見的緊俏的商品,然後運回魏國去賣,去的越遠越好,越偏僻越好,要是能到江東啊荊州啊那些地方,那可就真的賺翻了。


中原商隊進入西域的大勢已經形成,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消息會傳播到河北,青徐沿海,還有江南。


而作為這一波趨勢的排頭兵,馬遠率領的龐大的聯合商隊已經完成了他們一半的使命。


從延德三年十一月到延德四年二月,三個月的時間,他們已經抵達了疏勒國。


在疏勒國進行了為期七天的行商自由貿易之後,他們才開始繼續前進,而這一次前進的目標是大宛。


大宛並沒有隨著西域諸國一起投向魏帝國作為藩屬國,因為此時此刻,大宛根本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它臣服於莎車國,而莎車國隨著西域諸國一起投靠了魏帝國成為藩屬國。


所以大宛國算是藩屬國的藩屬國,感覺很是奇妙。


馬遠最開始得知的時候也覺得驚訝,據說大宛國比莎車國還要大,結果大宛國居然臣服了莎車國,可見大宛國是多麽虛弱。


大宛國也不是一開始就那麽虛弱的,當然也不是那麽強。


曾經,貴霜帝國建立之前,統治中亞的是一個希臘式的國家,這個國家被稱作大夏。


建立這個國家的是亞曆山大東征時期因為種種原因沒能回到祖國的一批軍隊,亞曆山大死後,他們就在這裏建立了希臘式的大夏國。


當時,大宛曾經受到這個國家的影響。


中國曆史進入漢朝之後,大夏國開始衰弱,後來遭遇到了受到匈奴壓迫而不得不西遷的月氏人的襲擊,這個希臘式的國家就此滅亡。


月氏人在大夏的廢墟之上建立了如今的貴霜帝國。


貴霜帝國的建立讓大宛國擺脫了大夏國的影響,得到了自主,而此時,中國曆史進入到了漢武帝反擊匈奴時期。


為了聯絡月氏人建立的貴霜帝國一起反擊匈奴,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途中發現了大宛國的存在。


隨著和大宛國的交流日漸頻繁,大宛產良馬這件事情被漢朝官方得知。


漢武帝為了反擊匈奴需要更好的馬種,大宛國產的汗血寶馬就被漢武帝所看重,為此漢武帝專門派使者去大宛國求購汗血寶馬,以得到良好的馬種,改良中原馬種。


結果當時的大宛國王頭鐵,認為汗血寶馬是大宛的國寶,不能隨便給,拒絕了漢使的要求,漢使大怒,怒罵大宛國王,大宛國王也大怒,仗著天高皇帝遠就殺了漢使,奪取了所有的財物。


漢武帝大怒,為了震懾人心,樹立漢朝的威望,漢武帝派遣將軍李廣利兩次跨越整個新疆出擊大宛。


第一次因為準備不充分,路途中間的小國都不接納漢軍,不給提供食糧,李廣利一邊打一邊走,軍隊損耗很大,抵達大宛之後,已經精疲力竭,不得不退卻,請求漢武帝停戰。


漢武帝更加生氣,把李廣利所部囚禁在敦煌不準退卻,然後準備了一支滅國大軍,交給李廣利統帥,嚴令他必須收拾大宛,樹立威望。


李廣利隻好率領這支準備充分的滅國大軍再次前進。


這一次,因為準備充分,軍隊數量多,所以沿途沒人敢阻攔,李廣利順利進軍,打到了大宛,把大宛打的慘兮兮。


大宛貴族不願意亡國,集體殺了惹怒漢武帝的大宛國王,提著他的腦袋向李廣利求饒。


李廣利接受,然後從大宛國選走了上等寶馬數十匹,中下等戰馬三千餘匹作為戰利品。


這件事情郭鵬一開始也不知道,後來才在史書上看到。


由此他感覺到他的魏帝國如今那麽順利的在西域開拓統治,真的和兩漢四百年漢軍在西域流的血脫不開關係。


這些小國從來都不是那麽老實,隻是因為中原帝國太強,所以才不得不臣服,不得不作為藩屬國撈撈好處。


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惹怒了中原帝國,中原帝國是真的有實力消滅他們的。


前漢不曾把西域作為真正的領土,顯然也是認為整個新疆地區地廣人稀,用來作農業地區不太合適,隻有少數分散破碎的綠洲可以發展農業,承載量也很有限,且地形不利於掌控。


但是郭某人這裏就完全不同了。


和漢武帝一樣,郭某人擁有極強的進取之心和報複之心,同樣也對大宛國擁有的優秀馬種很感興趣。


他這邊完成了騎兵革命,增強了騎兵的戰鬥力,並且在國內大肆養馬,也自行進行了優中選優的馬種培育,精選優秀的種馬,爭取培育出更加優秀的高頭大馬。


不過成效有限,短時間內看不出什麽變化。


所以之前鮮於銀曾經上表給郭鵬,建議郭鵬仿效漢武帝故事,向擁有優秀馬種的大宛國索取優秀馬種,用來給中原戰馬改良血統,以增加魏軍騎兵的衝擊力。


郭鵬深以為然。


以中原地區圈養馬匹的習俗和劣勢地理環境,馬種不改良,就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日漸退化,從善於奔跑和忍耐的高頭大馬變成隻能拉車的駑馬。


這一點,宋朝人應該最明白。


北宋初期,某個天才編了一個段子,說他親眼看到一匹戰馬因為和生下它的母馬進行交配而感到十分痛苦,最後自殺了,以此掀起了輿論。


他說這是滅絕倫理的行為,應該立刻叫停,人有人格,馬也有馬格,人不能辱馬,不能讓馬做出如此倫理喪盡的行為。


於是朝廷迫於壓力,對當時宋軍中自主進行的戰馬血統維係進行了叫停。


宋初時,宋軍騎兵普遍瞧不起遼國戰馬,認為遼國戰馬低矮,爆發力弱,血統低劣,繳獲之後都當做駑馬來用。


後來就再也沒有這種說法了。


郭某人深深感到改良戰馬血統的重要性。


於是在馬遠率領聯合商隊出發的時候,告訴他不僅要找到貴霜帝國和貴霜帝國做貿易,更要找到大宛,從大宛得到優秀馬種,帶回魏國。


郭某人深深感到改良戰馬血統的重要性,於是在馬遠率領聯合商隊出發的時候,告訴他不僅要找到貴霜帝國和貴霜帝國做貿易,更要找到大宛,從大宛得到優秀馬種,帶回魏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