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五十二 曹休想當英雄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曹休率軍離開了玉門關之後,踏上了西域的土地,從未離開過中原的曹休在這裏感受到了異樣的氣氛。


異域的特殊帶給曹休的是難以想象的新鮮感,他一路疾馳,一路也不忘看看周邊的地形,地貌。


中原之地的耕地,山川河流,小橋流水人家這些,在這裏統統沒有。


風大,幹燥,荒蕪,人少。


感覺這裏就不太適合有人生存,因為這裏的土地看不出來能耕種的樣子。


每到需要停下馬來休息的時候,曹休也會聽向導給他講述曾經的漢人在這裏所發生的事情,在這裏經曆過的戰鬥。


“小人家住敦煌,先人曾經在玉門關戍守,當年曾親眼目睹過耿恭將軍從西域回到玉門關,這件事情家人代代相傳,傳到小人這裏,也不敢忘懷,之後還要傳給後人。”


想到一邊撥弄著一堆柴火,一邊笑著說道。


“耿恭?這個名字有點印象。”


曹休坐在一邊烤肉。


“那是前漢孝明皇帝時候的故事了,家祖那時候在玉門關戍守,親眼看到了耿恭將軍帶著十三個兵回到了玉門關,家祖後來聽說了那一路的艱辛,就算是現在的小人聽說了,也會覺得震撼人心。”


看到曹休很感興趣的樣子,向導就慢慢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了曹休。


當時耿恭擔任戊己校尉戍守金滿城,遇到北匈奴大舉進攻西域,龜茲國和焉耆國跟從北匈奴,打敗了西域都護陳睦,於是整個西域都開始反叛東漢,北匈奴的兵鋒直指金滿城。


耿恭兵少,力戰之後退守疏勒城,在疏勒城堅守不退,北匈奴兩萬大軍不能奈何耿恭。


當時恰逢漢明帝駕崩,朝廷無暇派援兵,於是車師也反叛跟隨匈奴一起攻打耿恭,耿恭的處境非常危險。


但是他沒有認輸,而是鑿山打井取水,煮食弓弩,先後殺傷敵人數以千計。


北匈奴無論如何圍攻都無法攻克疏勒城,隻好派人和耿恭和談,假意勸降他。


耿恭讓匈奴的談判使者上了城樓,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麵殺了他,還在城頭架起火來炙烤他的屍體,以此震懾匈奴。


(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說的就是耿恭)


漢明帝死後繼位的漢章帝銳意進取,不願意失去西域,於是派人帶兵返回西域,去救援正在苦戰的耿恭,上演了一出漢朝版本的拯救大兵耿恭。


經過一番跋涉之後,耿恭派出來求援的部將範羌終於帶兵救援到了耿恭,那時耿恭隻剩下二十六人的兵力。


回程也十分艱險,匈奴人不願意放過他們,一路苦追,耿恭且戰且退,終於回到玉門關。


從戰事發生開始,到他回到玉門關,已經過去了七個月,生死二百一十多天,而跟著他從疏勒城撤退出來的二十六人,隻剩下十三人活著。


玉門關守將十分感動,稱讚他們的義舉將萬古流芳,親自為他們清洗身體,換上了幹淨的衣服,上表奏明他們的功勞。


當時這名向導的先人就在當場,親眼目睹了那個曆史時刻,讓後人傳揚至今。


曹休聽後非常感動,用佩刀連連劈砍地麵以宣泄自己激動的情緒,對百多年前那位用生命捍衛國家尊嚴的英雄欽佩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成為那樣的英雄,如果可以,他很想這樣做。


不過轉念一想,曹休又笑了出來。


魏軍強大的如今,已經沒有誰能算是魏軍的死敵了,要是帶著這樣的軍隊還要落入頹勢,那隻能說是將軍本身的無能。


曹休可不想做一個無能的人。


於是曹休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翻身上馬,帶著一千精銳騎兵再次奔赴柳中城。


在向導的帶領下,延德三年七月二十四,曹休帶著兩千魏軍抵達了柳中城。


風風雨雨數百年,從西漢到東漢再到如今的,柳中城。


感受到了曆史的滄桑,曹休帶兵接近柳中城的時候,還是相當的謹慎的。


結果城中人不知道是什麽情況,居然閉城自守,似乎是把曹休當做了敵人。


“他們不知道我魏國?”


曹休有些奇怪。


“是知道的,大概是不知道將軍此來到底是什麽目的,會不會傷人,將軍帶來的人數畢竟有些多。”


向導有些為難。


曹休回身看了看自己帶來的一千鐵騎,感覺是有點嚇人的樣子。


“把魏旗打起來,稍微後退一段距離。”


曹休一聲令下,魏軍鐵騎紛紛後退,然後曹休讓向導也舉著魏國的旗幟,上前與柳中城內的人交談。


城門打開了一條縫讓向導進去,不一會兒,向導又出來了,這一次還帶出來了城內幾個漢人打扮的壯年男子。


“將軍,他們是城內的居民,居住在柳中城很久了,基本上都是河西四郡出身的,先人是隨同西域長史駐守此處的前漢戍卒,後來就居住在這裏,靠著和西域諸國行商交易為生。”


曹休點了點頭。


“告訴他們,河西四郡已被我魏收複,現在大軍即將駐守在柳中城,準備恢複西域,他們願意追隨嗎?”


向導又走了過去,和那幫漢人打扮的人交流一番,然後走了回來。


“將軍,他們不敢反抗。”


“嗯,這才是正確的選擇。”


曹休滿意的點了點頭:“入城吧,先入城再說,之後我還得和這些人好好的聊一聊。”


於是魏軍鐵騎便在曹休的帶領下進入了柳中城。


不多時,柳中城的四麵城牆上都掛上魏軍的旗幟,宣布這座城池已經被魏軍占據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座小城是真的低矮破敗。


城牆如此,城內也是如此,和中原大城就不用比了,連一些涼州小城都不如。


城牆基本上是用黏土堆砌而成,有一定的防禦力,不過防禦力有限,城牆也不高,一旦打起仗來,守軍的優勢就沒那麽大。


但是考慮到這裏距離玉門關都有一段距離,想來建設這樣一座城池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這些年來,柳中城的生存環境也不是很優越,敦煌太守還能管到這裏的時候,這裏的情況還算可以。


敦煌太守死了以後,敦煌郡也亂了,河西四郡也都先後亂了,駐地官員紛紛返回敦煌內地,柳中城的人們隻能自己求生。


靠著頑強的意誌,城裏的漢人還有一些逃難流竄過來的其他西域人乃至於少量匈奴人都在這裏抱團取暖,一起維持著柳中城的生存規模,靠著給往來客商做中轉站維持生計。


所以這座城池意外的還有挺全麵的功能。


要說也是運氣好,北匈奴和東漢勢力接連退出之後,沒有強大的政權可以影響到西域,西域諸國都得到了自由,放飛自我。


他們也不是沒有覬覦過柳中城,但是因為這些小國本身就人少,兵馬更少,就算覬覦柳中城,反而還不是柳中城自衛軍的對手,屢屢折戟沉沙。


柳中城便屹立到了如今。
小說推薦